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修仙从沙漠开始 > 第六百五十二章:前辈不讲武德!【八千字章节】

第六百五十二章:前辈不讲武德!【八千字章节】

FD,误订阅的话,三点半后再看)

陈平安的洞府,位于白驼峰靠近山顶的区域,再往上,便是陈家老祖的洞府了。

这座洞府分为内外两层,位于山体内部的洞府,是陈平安独居修行之所,外面山体上修建的一片占地数十亩的宫殿阁楼,则是他的后人居住之所,也是日常待客之所。

周家三人跟着陈平安走进其在地面上的洞府外府后,忽然目光一凝,不禁看向了站在一座大殿前的几个陈平安后辈。

“七姐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既然没有陨落,为何不回家族?”

周阳脸色惊疑的看着那个螓首低垂不敢看自己三人的女子,声音微微有些恼怒。

原来,那大殿前站着的几个陈平安后辈,有两人他都熟悉认识。

其中一个便是当初他刚到白沙河绿洲之时,用一顿饭坑了他上百灵石的陈平安儿子陈方平,另外一个,则是在沙匪袭击白沙河绿洲之时,失踪的周家女性修士周元霞。

而现在,这两个他熟悉认识的人,竟然是手牵手的站在一起,周元霞手中甚至还牵着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

见到这种情况,周阳哪还不明白这两人现在是什么关系。

感情周元霞并不是失踪陨落了,而是攀上高枝做了陈平安的儿媳,难怪不愿再回到周家。

此刻听到周阳带着怒意的质问,周元霞娇躯一颤,根本没有勇气回答,只是紧紧抓住了旁边陈方平的手掌。

陈方平见此,不由轻轻拍了拍道侣的手心以示安慰,然后一脸笑容的上前两步对着周阳一拱手道:“周前辈息怒,让元霞留在陈家,全是晚辈的主意,您要打要罚,晚辈一力接着便是。”

“陈前辈究竟是何意?”周阳没去理会陈方平,而是直接把目光看向了一旁脸色淡然的陈平安,他知道陈平安把自己等三人叫来,肯定是已经有了打算。

陈方平见到周阳直接无视自己的话,脸上笑容不由一僵,心中滋味别提有多难受了。

这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曾几何时,周阳在他面前,还是一个任由他如何戏弄也不敢翻脸的小家族子弟。

而今才过去短短几年时间,当初的那个初出家门的小练气期修士,已经成长到了可以无视他的地步,成为了和他椅为靠山的父亲一样的筑基期修士。

这个中滋味,不是他这样亲身经历的人,还真无法体会得出来。

“霞儿和这小子在一起的事情,陈某事前也不知道ꓹ 等到陈某知道这件事之时,两人的孩子都已经三岁了,陈某就算可以棒打鸳鸯拆散他们,总不能连孙子也不要了吧?”

陈平安脸色淡然的扫了儿子一眼ꓹ 先是把事情的始末说了一下ꓹ 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然后他目光一肃,一脸正色的看着周家三人说道:“大家都是家族修士出身ꓹ 陈某也就不说那些虚伪废话了ꓹ 直接给三位说一下陈某的决定吧。”

“你们周家立族时间还短ꓹ 又没有出过三阶阵法师,【血脉神禁】怕是还没有本事布置出来,这是我们双方能够就这件事达成妥协的基础。”

“所以陈某现在可以给你们两个选择ꓹ 其一是陈某拿出一张三阶丹方给你们周家作为赔礼,其二是陈某可以欠你们周家一个人情,以后你们周家只要使用这个人情ꓹ 就可以让陈某做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

周家三人面面相觑,没想到陈平安会是这样说。

三人的脸色ꓹ 都不怎么好看。

这不是说陈平安开出的条件不好ꓹ 恰恰相反ꓹ 不管是三阶丹方ꓹ 还是他这样一个大家族出身的筑基九层修士人情,都是万金难求的东西。

周元霞一个下品灵根资质的练气五层小修士,能换来这两样东西中任何一种,对于周家来说都是赚大了。

可是账并不能这么算。

周元霞资质再差,修为再低,那也是周家的修士。

她不通知家族就和外人结婚生子这件事,已经对家族形成了事实上的背叛,作为家族的族长和太上长老,周阳他们三人若是纵容这种背叛,日后还怎么统领家族?

而且若是让外人知道,他们周家把家族女修嫁入陈家,又会怎么看他们?

知道内情的,可能会理解他们的苦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周家是卖女求荣,想要攀附陈家才这样做呢!

总之这件事,真的挺让人难办的,周阳身为周家现任族长,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这件事。

好在这时候,经验丰富的周明翰,再次用他的经验帮周阳解决了这个难题。

只见周明翰双眼忽然一瞪,瞪眼看着周元霞喝问道:“元霞,你的选择呢?你要是愿意跟老夫回家族,今日便是和陈兄交恶,老夫也会带你回家族!”

听到周明翰这样说,陈平安双眼一眯,没有说话。

陈方平则是惊愕无比的看着周家三人,眼中闪过不可思议之色,完全没想到周家三人竟然真的敢不给他父亲面子。

而当事人周元霞,也是一脸震惊的抬起头来看着周明翰,眼中满是惊慌失措之色。

陈方平信誓旦旦的和她保证过,只要有陈平安在这里,周明翰等人绝对不敢强行带她走的,所以她才敢出来露面。

更让她没想到的是,她和陈方平倚为靠山的陈平安,这时候双眼一眯过后,非但没有对周明翰不客气的话语有什么不悦,反而一脸和颜悦色的看着她说道:“没事,霞儿你可以放心的回答明翰兄,若是你真的愿意回周家,为父也不会阻拦你的。”

“我,我不要和鑫儿分开。”周元霞紧紧牵住儿子的小手,语气颤抖的说出了自己的选择。

而她话音刚落,周明翰便怒声说道:“好,既然你这样说,就休怪老夫不客气了。”

说完他双目一瞪,对着周阳高声说道:“周家修士周元霞与人私奔,背叛家族,老夫以周家第一太上长老的身份,请族长开除其族籍,永不恢复!”

“在下周家第二太上长老周玄灏,附议。”周玄灏这时候也回过了味来,跟着出声附议了周明翰的提议。

周阳见此,也是深深看了一眼那边俏脸发白的周元霞,轻轻点了点头道:“既然两位太上长老有此提议,经查证确认,此事又确实属实,我便以周家族长的身份同意此提议,并立即执行。”

说完他当着陈家几人的面,直接从储物袋中取出家族族谱的副本,当场抹去了“周元霞”三个大字。

陈平安见到这一幕,不禁轻轻点头说道:“从今以后,只有陈家的陈霞儿,再也没有周元霞此人!”

“陈兄,告辞!”

“几位慢走!”

离开陈家,周阳三人暂时回到了平安坊市中的“玉泉楼”落脚。

“父亲,为什么你先前传音让我不要选丹方?陈平安的人情虽然值钱,但是三阶丹方关乎你突破三阶炼丹师的事情,这对我们周家现在来说,应该更重要才是吧?”

“玉泉楼”中,周阳三人落脚后,他马上就向父亲周玄灏表达了自己的疑问和不解。

周家的修仙百艺,只有炼器一道有着三阶以上的完整传承,其余如阵法、制符、炼丹、灵植、驯兽等技艺,都只有二阶传承。

“灏阳窟”那里的三阶阵法“戍土金戈阵”并不算完整传承,因为炼制这套阵法的周谦老人,在炼制出阵法就去世了,根本没来得及留下相关传承,只留下一张二阶上品阵法师也很难看懂的残破阵图。

所以,在周阳看来,父亲周玄灏若是能够凭借陈平安给予的三阶丹方突破三阶炼丹师,对于周家而言,绝对是比他突破三阶炼器师还重要十倍的大好事。

“阳儿你还年轻,不懂这些也正常,此事你便是不问,为父也要和你细说的!”

周玄灏轻轻一叹,然后满脸苦笑的说出了原因来。

“你觉得身为炼丹师的为父,不想要三阶丹方吗?可是你根本不知道,白沙河修仙界附近能够炼制常见三阶灵丹的灵草灵药,基本上都被陈家和黄沙门给垄断了,只有那些他们都用不上的灵草灵药,才会流出来被其他人得到。”

“所以陈平安愿意拿出来的丹方,要么是那种材料难觅根本无法凑齐的废丹方,要么就是作用偏门没有什么用处的偏门丹方。”

“咱们周家是缺少三阶炼丹师没错,但也没到那种病急乱投医的程度,根本没必要上他这个当!”

周阳这下不说话了。

他是炼器师不是炼丹师,炼丹这方面的事情,他还真没有什么发言权。

既然父亲周玄灏都这样说了,那肯定不会错的。

这时候,一直没说话的周明翰也跟着点头说道:“玄灏说得没错,三阶丹方的事情,咱们以后可以慢慢谋划,反倒是陈平安的这个人情,在当前魔道修士入侵的情况下,指不定哪天就能发挥出大作用。”

说完他又是微微一笑道:“元霞这件事,表面看起来是一件让我周家丢脸的事情,其实却正好说明了一件事,随着玄灏和小九你们父子先后筑基成功,随着魔道修士入侵,我们周家在陈家的眼中,已经由以前那种可有可无的不重要小跟班,变成了一个值得他们重视和拉拢的重要盟友。”

“不然的话,以他们陈家的势力,完全可以把元霞藏起来不让我们发现,又何必主动暴露出来让我们知道,何必以此为由头给予我们好处?”

周阳听到此处,不禁跟着点头赞同道:“曾祖父说得没错,陈家现在确实是急了,金霞山一战,他们陨落了三个筑基修士,这次和魔修一战,他们又陨落了一个筑基修士,而上次他们三枚筑基丹用下去,只筑基成功了一人,再加上先前陨落的陈平芝,如今只算筑基修士,他们陈家堪堪只有八人了。”

“就是如此,陈家筑基修士人手不足,日后势必会对我们这些同盟家族的筑基修士更为倚重,一些以前不对我们放开和严格控制数量的三阶宝物,这次怕是都要放开口子拿出来收买人心了,这对我们周家来说,绝对是一件大好事啊!”

周明翰抚须一笑,脸上满是欣喜之色。

“确实是好事,我们周家终究是立族太短,家族底蕴上面别说是和陈家这种紫府家族比较,就是和赤霞山刘家、金泉谷杨家这两家传承五六百年的筑基家族相比,都是多有不如。”

“如今我们周家有着三个筑基修士,正是立族以来最鼎盛的时候,又恰逢魔修入侵,修仙界动荡,这种时候若是不抓住机会,多为家族积攒些底蕴,以后等局势稳定下来,想再让家族底蕴实现跨越式增长,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周阳也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没筑基之前,除了筑基丹这种宝物没有外,他感觉周家什么都不缺,要什么有什么。

可是等到他筑基后,方才明白,周家的自给自足,只是在低阶修士身上可以做到罢了,对于周家的筑基期修士来说,家族中可以给自己提供的有用东西,除了法器外,基本上是什么都缺。

这就好比他前世的那些国家,一些小国家关起门来也可以养活本国的国民,可是也只限于养活罢了,那些已经脱离饱腹之欲的国民要想用上高技术产品,则基本上只能靠进口购买。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周阳筑基成功后,就没有服用过一次增长修为的三阶灵丹,从这就可以看出周家在家族底蕴这块上面有多差了。

像赤霞山刘家,就算家族中也没有三阶炼丹师,可是因为其家族每代都有人筑基的原因,其家族宝库中一直都有不少三阶灵丹储存,筑基修士使用灵石就能以优惠价格从宝库中兑换灵丹使用。

刘家动用家族公款购买高价灵丹放在宝库中让家族筑基修士以平价兑换,看似让家族财务出现了赤字,可实际上却通过这个稳定了家族筑基修士的人心,提升了家族筑基修士对于家族的认同感和凝聚力。

而只要家族的筑基修士继续留在家族为家族效力,那些被平价兑走的灵丹,不还是以另一种方式留在家族吗?

人都是现实的,一个家族如果不能再给家族高阶修士提供修行上的帮助,那么家族高阶修士也会渐渐不在乎家族了,毕竟他们脱离了家族也能过得很好,家族那时候对于他们而言反倒是成了负担,而可以选择的话,没有人愿意背负负担前行。

周阳可以保证自己对家族的忠诚,也相信老族长周明翰和父亲周玄灏对家族的忠诚,可是忠诚并不能当饭吃。

他们三个经历了家族困难时期,受过众多家族前辈修士恩德的人,可以“用爱发电”帮扶家族,但是他们的后辈,那些在家族兴盛时期成长起来的家族后辈筑基修士,还能像他们一样“用爱发电”忠于家族么?

周阳前世的见识经验告诉他,绝不可能!

所以,为了不让家族以后出现人才流失的情况,他这个族长,一定要在那些后辈修士成长起来前,把家族底蕴提升起来。

黄沙门。

黄沙门的山门位于一个巨型绿洲上面,这个巨型绿洲好似一只贝壳紧闭的扇贝,南北长五千余里,东西宽四千余里,绿洲上的凡人数量,足有四五百万,其中大多数都是历代黄沙门修士留下的后裔。

黄沙门从上到下的上万名修士,只有大约一成是门中修士的直系后代,剩下的九成,一半来自麾下各个附庸家族和散修,一半就是来自于巨型绿洲和其他黄沙门直属绿洲上的凡人当中。

张云鹏当初就是出身于黄沙门所在的巨型绿洲上一个普通凡人家庭中,然后因为检测出了上品灵根资质,直接被黄沙门内的一个紫府期修士收为徒弟,从此飞黄腾达,一路往上修行到了如今这个境界。

因为这份经历,张云鹏对于培养自己的黄沙门是很感激的,个人感情上面就是将黄沙门当成了自己的家,对于宗门的事情也很是上心。

这次发现魔道修士入侵无边沙海修仙界的事情后,他深知这件事情对于黄沙门的影响有多大,故而在战斗结束后,他也顾不上休息,直接是一路急赶的强打着精神飞越数万里路程,直飞回了黄沙门的山门。

到了山门,他也顾不上休息半刻钟,直接就是飞到了宗门内的两位金丹老祖洞府门前,给两位金丹老祖发送了面见请求。

黄沙门的金丹期修士有两人,一人名为曹文金,已经修行八百余年,金丹六层修为;另一人名为蒋明,修行五百余年,金丹二层的修为。

这两位金丹期修士的洞府,都在黄沙门山门所在的五阶上品灵脉上,两座洞府互相之间相隔的距离,不到一百里。

收到张云鹏的传信后,金丹二层的蒋明,当即就出关赶到了曹文金洞府门前,与张云鹏一同进入了曹文金的洞府中。

金丹期修士寿元千载,曹文金虽然实际寿龄高达八百余岁,面相看起来却仍旧是一副中年人样貌,蒋明更是看起来比张云鹏还要年轻。

张云鹏和蒋明走进洞府后,就看到一个头戴束发金冠,身穿金色法袍,手执白玉如意的中年修士正盘坐在一张千年寒玉塌上,正目光炯炯的看着他们。

“见过曹师伯!”

“见过曹师兄!”

两人纷纷行礼,不同的是,张云鹏行礼之时微低着脑袋,不敢直视曹文金双眼。

而蒋明则只是一脸微笑的随意拱了拱手,并不畏惧和曹文金对视。

能够凝结金丹的修士,都是一时人杰,哪个没有自己的傲气,除非是元婴期大能当面,否则无人能够让他们低下高傲的头颅。

“蒋师弟。”

“张师侄。”

曹文金面色含笑的对着两人微微点头,然后手中玉如意一挥,一团散发着浓郁生机的青色灵光便落到了张云鹏身上,瞬间融入了他身体中。

青色灵光一入体,张云鹏原本疲惫的精神,如沐春风一般瞬间为之一振,整个人都一下轻松了许多。

一旁的蒋明见此,不由啧啧称赞道:“啧啧啧,师兄就是师兄,这【青华玄灵咒】我也能施展出来,可要想和师兄这般信手粘来,却是再修行两百年也未必能够做到!”

“师弟寥赞了,不过是借助法器之力才能如此,当不得师弟如此称赞。”

曹文金笑着摆了摆手,对于蒋明的称赞并不以为傲,然后他眼中精光一闪,目光凝重的看着张云鹏问道:“张师侄,你不是去白沙河绿洲帮助陈耀辉调查沙匪袭击绿洲的事情了吗?怎么突然如此急着赶回来?可是事情有了什么变化?”

张云鹏面色一肃,然后深吸一口气,声音沉重的把自己白沙河绿洲之行的经过全部说了出来。

可以看见,当听到张云鹏说起血煞魔宗入侵无边沙海修仙界的时候,曹文金和蒋明脸色齐齐一变,眼中满是惊疑之色,若非是两人修行多年,养气功夫早就到了一定程度,恐怕早就失声惊呼了起来。

等到张云鹏将事情经过全部说完,两个金丹期修士一时间竟是相顾无言,尽皆沉默了。

“那血煞魔宗被流云洲修仙界仙道各派剿灭一事,数十年前罗师侄从流云洲修仙界回来的时候就说了,老夫记得罗师侄当时说过,血煞魔宗金丹期以上修士几乎全部被一网打尽,就算偶尔有一两个漏网之鱼,也该是吓破胆的躲起来才是,怎么会敢如此大张旗鼓的入侵我们无边沙海修仙界?这里面会不会有诈?”

沉默良久之后,终究还是曹文金首先出声,他一开口,就对张云鹏带来的消息表达出了疑问。

张云鹏听到他这话,连忙说道:“师伯明鉴,此事师侄也不敢断定,只是看那血摩罗的样子,应当不像是说谎,何况他手中的五阶法器和替身血偶也做不得假。”

一旁的蒋明闻言,也是面色沉重的点头说道:“不管他是说谎还是事实果真如此,这件事都必须引起我们重视,我建议马上下令各地宗门修士和宗门下属的修仙家族,对他们各自的辖区内散修和凡人进行排查,若是魔道修士真已经大规模入侵我们无边沙海修仙界,不可能完全一丝行迹都不露!”

“那就按照蒋师弟说的去办,我这就签发宗门乙级动员令,凡我黄沙门附庸修仙家族,每家必须抽出一个筑基修士和五个练气修士到附近大型绿洲上听候宗门差遣,另外凡是发现魔修踪迹上报者,宗门可根据实际情况对其发放功勋奖励。”

曹文金略一沉吟,便点了点头认同了蒋明的建议,当即便雷厉风行的将命令下达了出去。

他做出决定后,又看着张云鹏说道:“张师侄这次也辛苦了,你消耗的那张【天罡神雷符】,宗门暂时无法为你补充,但是老夫可以为你补上相应的宗门功勋值,你可自行到宝库中换取入眼的宝物。”

“多谢师伯。”张云鹏脸色一喜,连忙行礼道谢。

这对他来说,可真是个意外之喜,心中顿时对曹文金和宗门充满了感激。

这才是他所热爱和守护的宗门啊!

“张师侄先别忙着道谢,白沙河绿洲那边,仍旧还得你过去一趟,老夫将一只【子母金螺】的子螺交给你保管,若是能够找到那个血摩罗的踪迹,你马上动用此物将消息通知老夫,届时老夫亲自过去将他拿下。”

曹文金口中说着,袖手一挥,一只拳头大小的淡金色金螺便被他扔到了张云鹏手中。

“谨遵师伯吩咐。”张云鹏双手接过金螺,一脸郑重的将之收进了储物袋中。

这“子母金螺”可不简单,其乃是一种珍贵堪比五阶法器的奇物,只要一方手持母螺在手,另一方即使在数万里外手持子螺说话,也能将声音无损传进手持母螺之人手中。

他退出曹文金的洞府,马上就去了宗门宝库,准备挑选几件宝物再去白沙河绿洲。

而在张云鹏离开后,洞府中的曹文金却是看着蒋明说道:“这是一个机会,血煞魔宗虽然衰落了,但不妨碍我们借助这件事和流云洲修仙界那边加深联系,那边的人只要不蠢,就应该知道血煞魔宗一旦占据我们无边沙海修仙界后,会给他们造成多大的麻烦。”

“所以还得劳烦蒋师弟你去一趟流云洲修仙界,直接去和血煞魔宗有着深仇大恨的玄阳仙宗,告诉他们我们需要支援,如果他们不肯派金丹修士过来帮我们除魔的话,就让他们以五折的价格,出售五十枚筑基丹和三份用于开辟紫府的【紫心玉髓】给我们。”

“我记得宗门药园内还有一株药龄已达两千年的五阶中品灵药【玄阳金芝】,你去的时候,将这株灵药带上送给玄阳仙宗的玉阳上人,请他帮忙说情一下。”

黄沙门掌握着一条比较安全的通往流云洲修仙界的秘密通道,这是无边沙海修仙界众所周知的事情,不过知道这条秘密通道的黄沙门修士,却不会超过十指之数,甚至一些资历不够的黄沙门紫府修士都不知道。

而通过这条较为安全的秘密通道,黄沙门每隔数十年都会派人前往流云洲修仙界进行贸易,把一些无边沙海的特产灵物出售给流云洲修仙界的修士,然后换取筑基丹、紫心玉髓等可以用来帮助修士筑基、开辟紫府的珍贵灵物。

不过在以往的时候,流云洲修仙界的人,并不愿意大量出售这些珍贵灵物给黄沙门修士。

一来他们自己宗门对于这些珍贵灵物需求量也很大,二来他们也不愿看着黄沙门做大,以免日后大而难制。

这次血煞魔宗入侵无边沙海修仙界,在曹文金看来,即是一场危机,也是一个机遇,若是能够化解危机,抓住机遇,黄沙门的势力,必将因此更上一层。

“师兄放心,我明白该怎么做的!”

蒋明眼中精光一闪,一脸了然的点了点头,当即便离开曹文金的洞府,直接携带着数十万灵石通过秘密通道赶往了流云洲修仙界。

黄沙门内发生的事情,周阳当然不会知道,他这会儿正在和老族长周明翰以及父亲周玄灏一同分赃。

这次他们虽然只杀了一个筑基期的沙匪,可是收获到的东西还真不少。

不算被陈平安过手拿走的那部分东西,落到他们手里的宝物也价值超过两万灵石。

其中包括三阶上品法器“平山印”一件,三阶中品法器“镇魂钟”一件,三阶下品法器“碎岳锤”一件,另外还有五千多灵石和价值数千灵石的二阶法器、灵符、丹药。

这些东西里面,“平山印”和“镇魂钟”都是那“千机洞天”原主人的宝物,两件宝物都是难得的精品。

经过商议,周明翰拿走了威力最大的“平山印”,“镇魂钟”这件可攻可防的法器则是给了周阳,剩下的那件“碎岳锤”则是归了周玄灏。

至于剩下的那些灵石灵物,三人只平分了灵石和一些用得上的灵物,其余东西全部捐献充公到了家族宝库中,惠泽那些家族后辈。

而他们分配完收获的宝物后不久,一道传音符就飞进了房间中,落到了周明翰手中。

“是钰儿发来的传音符,她已经到白沙河绿洲外面了。”

周玄钰就躲藏在白沙河绿洲百里外的一个无名沙丘下。

周明翰在收到她的传信后,当即就和周阳以回归家族得名义离开了白沙河绿洲,然后暗中来到了她藏身的地方。

为了掩藏身份,两人也都戴上了周阳炼制的面具,这样即使万一被人发现三人密会,只要不被当场抓个现行,就还有缓和的余地。

于是,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三个带着龙、虎、凤面具的人聚在一起交谈了一会儿后,便一起御剑向着玉泉湖绿洲飞了过去。

和周玄钰交谈了一会儿后,周阳和周明翰最终还是决定先带她回一趟家族,起码让她再看一看自己的儿女亲人,再看一眼生她养她的那片山水。

血摩罗刚被重创,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这时候出来找她,要带她回家族,现在是最好的时间。

不过周玄钰现在的身份终究是太敏感了,为了防止消息走漏,她甚至都不敢当面和女儿周元春相见,只能躲在暗中看着。

mimiyuedu
修仙从沙漠开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修仙从沙漠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