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撑腰 > 30、第三十章

30、第三十章

订阅不足30%的小天使请三天后再查看, 请谅解。  阿星话音刚落, 电话就响了。

两人对视一眼, 严暖示意,让她先接。

是安然基金那边打来的,阿星有些紧张,“喂, 你好。”

“噢你好, 于小姐, 我们已经确认过了, 严暖小姐的捐款数额的确是十万元, 并不是一百万元,我们……”

听到这句话,阿星差点连手机都握不稳。

见她神色, 严暖也已知道结果, 但她并没有太惊讶,似是早已猜到。

跟着严暖的三年, 阿星也经过不少事, 印象最为深刻的是某次时尚慈善晚宴上, 若无季天泽老婆的提醒,严暖差点就着了周千惠的道,要被时尚圈拒之门外。

人越来越红, 是非也就越来越多, 可这种瞬间能将数年名声毁于一旦、置人于死地的事, 她是第一次见。

而且这一次……

阿星忍不住问, “姐,是不是穗姐她……”

“不是。”

严暖很快打断她。

闫穗这个人,控制欲强,有些伪善。

但共处五年,严暖知道,偷挪善款这种事,她绝对不会做。

即便约满分道扬镳,闫穗也应该清楚,她严暖一朝跌至谷底,她这个曾经的经纪人谁又会待见?

再说了,一旦被发现,这可是要坐牢的事。

***

#严暖诈捐#在十一点就爬上了话题榜第一。

这个速度快得惊人,没有幕后推手几乎不可能做到。

严暖问阿星,“闫穗新接手的艺人是谁?”

阿星回忆,“张小满吧。”

“那桃子现在也在跟张小满?”

“不,桃子在跟姜姜。”

姜姜。

阿星解释了句,“听说,姜姜知道桃子以前你的助理,就一定要桃子跟自己,姐你也知道,她是董事女儿,现在和耀一心想捧她,桃子…也没办法吧。”

毕竟也共事过一段时间,阿星替桃子说了句话。

严暖不出声。

她站在窗边站了很久。

阿星心里着急,“姐,我们该怎么办?”

严暖靠着窗,答非所问。

“阿星,你知道吗,明月里这套房子,是我二十岁生日的时候,花光所有积蓄买下的,一百八十度全景阳台,可以俯瞰帝都南面夜色,对面那一套同样户型,能俯瞰北面景色的,现在都没卖出去,因为价格已经翻了四倍,堪称天价。

“那个时候啊,身边人都劝我先别买,买也别一气儿付了全款,可我没听,就,很想要个属于自己的房子。”

她抬手摸了摸落地玻璃,声音很轻,听起来有些缥缈。

“这里很高,我就是喜欢站这么高的地方,既然站上来了,那我就不会轻易下去了。”

屋子里安静了一阵。

她慢慢蹲下,靠坐着窗,若无其事地说道,“让里元给我写一封道歉信吧,就说是工作疏忽,再告诉基金会那边,我会马上补齐一百万捐款。”

这不就等于是承认了没捐一百万吗?

“这……”

“就按我说的做吧,没关系。”

***

这一次严暖的回应很快,上午出的事,下午两点就出了道歉信,言辞诚恳。

随后安然基金会转发并表示,剩余九十万款项已补齐。

照着里元写的稍作修改发了微博后,严暖就直接卸载了app。

她才懒得看评论,给自己找不痛快。

毕竟,用脚趾头都能想出网友会说些什么。

“太不要脸了,不被扒出来这九十万是永远不会补了吧,呵呵。”

“所以是真的诈捐咯?蹭国难热度一生黑!”

“怪不得被男票甩,嘴脸rio难看。”

的确如她所料。

她不出来回应,外界骂得沸沸扬扬,出来回应,骂声愈烈。

回应的次日便有公知出来,指名道姓驳斥她这种行为的不正当性,并由此发散,批评整个娱乐圈虚假慈善作秀慈善盛行的不健康状态。

可不管外面如何流言蜚语,严暖都置若罔闻。

阿星拿着一沓合约过来找她时,她还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

“姐,这几个合约都到期了,饮料这个,本来约了今天谈续约,但他们……”

严暖只“嗯”,也不接茬。

阿星坐下,也叹了口气。

一开始她不明白,为什么严暖要这么快出道歉信,可后来一想,除了及时道歉,表示这仅仅是工作疏漏,也没有别的办法。

难不成把过错推到一个植物人身上?

这样子,大家肯定会更反感吧。

她也没了心情谈工作,忍不住问严暖,“姐,这件事就这么吃亏了吗?”

严暖觑她一眼,“你几时见我吃过亏?”

这个…倒也是。

“在圈子里混呀,有起有落,正常。关键就在于,落了之后还能不能起。”

严暖支着下巴,轻轻搅动瓷勺,咖啡沫随之打转。

“对了,《长情岁月》约的是什么时候签约?”

阿星马上回答,“明天上午。”

严暖正想说话,手机就震了震。

沈思耀发来微信,“晚上八点,老地方见,有事跟你商量。”

这是订婚之后重获自由了?竟然还能出门。

正好,她也想见见沈思耀,给张韵发的信息一直没有回复,也不知道张韵现在怎么样了。

她轻轻挑眉,回了个“好”字。

虽然她现在不宜在外晃荡,但她跟沈思耀杨萧奇往常都在私人会所见面,私密性很好,不会被拍,再说了,地方也不远。

***

七点半的时候,严暖才出发。

好久没开车,握着方向盘竟生出些陌生感。

帝都的夜与雍城的夜截然不同。

正是华灯初上之时,即便不是中心城区,也热闹非常,霓虹在远处渐次晕染,点点光斑闪烁。

今晚车倒是不多,等红绿灯交替的间歇,严暖开了电台。

也巧,随手打开的电台又在放那首男女对唱版《好心分手》。

明明没有失恋,为什么总要给她放这首歌?有点好笑。

不过,不可避免地又让她想起了程朔川。

他开车的时候,好像喜欢用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方,从侧面看,面部的轮廓线条很精致,她默默观察了,等红灯时,程朔川会舔舔唇,就像小猫舔食,慵懒又可爱。

她下意识模仿了一下这个动作,却尝到唇膏的水蜜桃味。

直到跟在后面的车按喇叭催促,严暖才发现红灯已经转绿。

她回了神,专注开车。

前头右转就要到了。

她打右转向灯,向右侧行车道并,并过来后,又打了一次右转向灯。

开了一小段,毫无防备地,前头不远的右侧岔路上,有车似是直接要往行车道上并,车速很快,也不打灯,严暖一直鸣喇叭人也没有要听的意思,她踩刹车也刹不住,马上就要撞上了——

那一刻,心几乎就要从嗓子眼蹦出,完全是听从本能,她往左打方向盘。

“砰!——”

***

帝都第三医院。

严暖伸出手,让护士给她包扎手腕。

上过药还是火辣辣的疼。

可她连眉头也没皱一下,只看另一只手拿着的手机。

微博话题榜,全是与她车祸相关的消息,诈捐都被刷到后面去了。

这才多久,坐火箭也不是这个速度啊。

护士帮她处理完伤口,偷偷看了她一眼,觉得她心情好像不大好,好沉默。

严暖心情能好起来就奇怪了。

车祸才过去短短两个小时,全网的风向都是“紧急避让又怎样,紧急避让就能随便往左边打方向盘啊,撞了别人别人多无辜啊,学没学过驾照?这种马路杀手回去再考两年成不成?”

“这种时候被旁边车撞也不能往左边避吧,还亏得没出人命。”

是的,在她往左打方向盘的时候,撞了左侧车道的车。

如果是普通人,这不算大事,车碰坏了点,人没受重伤。

可她作为一个明星,违反交通规则,出了车祸,这就是大事。

交警判了她全责。

右边突然冲出来的那辆车没有挂牌照,暂时还没追踪到。

可她的紧急避让造成了左侧行车道的车无辜被撞,车主不是善茬,当场就叫嚣着明星又怎样,明星就能随便撞人吗?这件事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婚事告吹,诈捐,车祸。

一档接着一档,就像是约定好的,一幕幕登场。

她敏感的察觉到,这背后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操纵。

明明这些事即便是发生了,她也可以利用强大的公关团队引导风向的,可总有人先她一步出手,在她还没有作为的时候就让舆论扩散到难以妥善收场的地步。

脑子里有很多烦心事在搅和,譬如她和沈思耀婚事告吹媒体会怎么说,她应该怎样先控制舆论方向且不与悦动正面对上,是再签公司还是就此独立做自己的工作室……

可她现在什么对策都不愿去想,看着手机,她脑海中突然跳出一个名字。

chengshuochuan。

她不知道是哪几个字,索性就打了拼音。

在信息如此发达的时代,只要稍微做过点什么,名字又稍微特别一点,搜索引擎一搜,就能得到不少信息。

像她自己这种知名度,输入“严暖”二字,搜索出来的相关信息大约有……一亿条。

ranwena.net

只要有心,大家都没有隐私,只是站在聚光灯下,难免更受人关注罢了。

可让她意外的是,打出这串拼音,并没有搜到相关结果。

还有时间,她试着换了几个名字,成烁川,成硕川,程硕川……

撑腰》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撑腰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