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撑腰 > 41、第四十一章

41、第四十一章

订阅不足30%的小天使请三天后再查看,请谅解。

她现在只希望这个没眼色的周千惠少说两句话, 省得把自己也拉下了水。

知道这是谁吗……这可是华兴启程的程二少爷, 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金大腿!

她一个半红不紫随时可能flop的女明星不上赶着讨好,竟然还多番出言讥讽, 是不是钱赚够了想回家跳广场舞啊?

周千惠被负责人倏然改变的态度弄得有些发怔, 刚刚不是还招待得挺热情的么。

她好一会儿没出声。

而程朔川双手插兜, 显然已经没什么兴趣再说废话。

他先往前走,声音淡漠,“时间到了,开始吧。”

走了两步,他突然停顿,跟负责人交代道, “对了, 这个女人,不配来试我的游戏, 请她回去。”

这个女人,显然指周千惠。

周千惠脸色变了几变, 颇为精彩。

站在严暖身旁的阿星,表面不动声色, 心里却有上万匹小羊驼肆意奔腾, 这…这个帅哥厉害了, 这一开口就让人想下跪啊。

她拉了拉严暖的袖子, 严暖没有动, 只看着程朔川的背影。

“周小姐……”

负责人的话还没说完, 周千惠就沉不住气冲人家喊道,“他刚刚说什么?让我走?他凭什么,不过就是个开发部总监罢了!你们先搞搞清楚,是你们盖世邀请我来参加选角我才来的,凭什么他说不行就不行,哪里不行?我告诉你,我认识你们启程的老板,今天他不跟我道歉,我让你们统统收拾铺盖卷儿滚蛋!”

那您很棒棒啊。

负责人内心颇为不屑,就这个态度,她愿意出一百块赌周千惠一年之内必然糊穿地心。

再说了,小程总都不待见她,自己也没什么必要给她好脸色。

于是负责人不再理了周千惠,直接走向严暖,很快便展开笑容,“严小姐,麻烦跟我这边走,对了,你的手受伤了,等会儿我帮你去拿医药箱吧。”

严暖弯弯唇,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谢谢你,麻烦啦。”

哎呀长这么好看你说什么都对,外面传的那些肯定都不是真的!

负责人殷勤地引着严暖往试镜房间走,彻彻底底将周千惠晾在了一旁。

周千惠气得快要炸开了,偏生她经纪人刚刚还不在场,没人帮她。

只是经纪人和她想法不同,这才过了多久,再来找她,试角的事就泡汤了。

经纪人一时间只觉得脑仁发涨。

好好的试角说没就没了?!

这种没文化双商还跌成负数的艺人真是一两分钟不看住就能给她捅无数娄子,蠢笨如猪!

两人吵了几句,不知怎的,不欢而散,周千惠自己一个人怒气冲冲地离开了。

***

另一边,策划组的负责人给严暖拿来医药箱。

阿星很快就给严暖做了简单的消毒处理,用纱布将手包了起来。

阿星有些心疼,一边包扎还小声念叨着:“周千惠实在是太过分了,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让你…”

她的话还没说完,严暖就递来一个眼神,示意她不要再说。

人多嘴杂,阿星也意识到自己差点说了不该说的话,识趣地不再开口。

虽然是两点开始试镜,但雪妖这个角色被安排在了最后。

盖世早就对拟邀艺人进行了初步筛选,到今日试妆,三个角色都是各请两人,周千惠直接被程朔川叉了出去,倒便宜宋亦然,只换身衣服,试下妆,摆几个pose拍张照,就白捡下巫女这个角色。

宋亦然拍完,严暖便去后台换衣服了,竞争雪妖一角的另一女星杨安安也跟在后头去换衣服。

杨安安便是周千惠口中已经内定的启程娱乐新人。

严暖记不大清,现在新人实在太多了,这姑娘…好像还不满二十岁吧,脸上满满都是年轻女生才有的胶原蛋白,清纯小妹妹的气息掩都掩不住。

不知是这位清纯小妹妹本身就比较高傲的缘故,还是看不起严暖如今落魄,面对前辈,竟然连声招呼都不打,还先于严暖拿走了一套衣服。

2k小说

那套衣服本来是阿星要拿给严暖的,就慢一步,被杨安安抢了先,阿星有些不开心。

严暖倒无所谓,这里的三套裙装都是雪妖游戏里的时装还原版,人长得好看,穿什么不是穿。

等严暖换好衣服时,杨安安已经开始拍试妆照了。

阿星帮严暖撩开帘子,严暖就靠着墙看场内。

鼓风机在一刻不停地吹,指导老师站在台下教杨安安怎么做动作,可新人到底还是新人,没经过什么磨炼,动作都把握不到要领,硬照摆拍能力显然一般。

严暖觉得有些无聊,目光逡巡一圈,最终落在监视器后的程朔川身上。

他今日仍然是一身休闲打扮,像个干净的大男生,如果没有人说他是游戏开发部总监,严暖也会像周千惠那样,认为他是新进公司的员工,甚至是实习生。

杨安安比之前拍摄的人都要拍得久,迟迟抓不住神/韵。

严暖一直看着程朔川的侧脸,也看到他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随后便开口,“可以了,下一个。”

指导老师和摄像都还不满意,就被程朔川叫停,可想而知杨安安的表现有多差劲。

下一个自然就是严暖,她提着裙子,慢腾腾走到摄像机前,整个屋子突然安静了几秒钟。

她选的那套衣服是银白交错的。上身无肩带的白色抹胸收得很紧,两条手臂都裸着,却配了两个广袖丝带,腰部雪花状镂空了一段,下摆是繁复的层叠长裙。

网游里就是这样,女性角色不是这儿露一点,就是那儿露一点,偏偏雪妖这个角色还要表现空灵纯净的一面。

她散了一头乌黑柔软的长发,锁骨于其间隐隐绰绰,分外诱人。

今日她的妆容很淡,弯眉轻扫,如雾如远山,她的唇本来就小而精致,为了与游戏角色的cg形象更神似,还用遮瑕遮小一圈,轮廓阴影倒是比平日稍微加重一些。

她一站到那儿。

不少盖世的工作人员就感叹。

是了是了,这就是雪妖啊。

神秘又空灵。

鼓风设备开始工作,那股子仙气也一下就出来了,不用指导老师教,严暖就往前双甩广袖。

这是游戏里雪妖打出第三控制技能时会做的动作。

大家一看心里就明白了,这是做了准备工作的呀,起码是看了游戏官网的预告视频,心里不由得对她的认同感又多了几分。

今日参与过雪妖建模的技术人员也来看了选角,对她很满意,严暖不管是从形象气质还是表现力来看,都完全符合雪妖的特质,清纯,也勾人。

严暖的拍摄时间不长,动作指导几乎不用说话,她就能抓住摆拍动作的要领,摄影师也很满意,私心觉得,她的试妆照完全可以当定妆照来用了。

此刻严暖并没有注意到,台下有个人不再看监视器,只看着她。

等到严暖自己都不知道还有什么造型可摆的时候,那个人终于喊停,“可以了。”

他的声音不高不低,也听不出情绪。

两人视线在空中交汇,停留了一会儿。

程朔川突然说话,“严暖,你留一下。”

严暖淡定地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就放起了小礼花,砰砰砰地往上窜。

这好像,是他第一次叫自己的名字呀。

严,暖。

从他的口中说出这两个字,怎么感觉都高级了好几个档次?

严暖一个人很安静的窝在沙发上。

想想,自己的人缘也是够差。

倒也没有太大感触,圈里人本来就是这样,换做是她眼观别人如此,也会选择无动于衷。

***

另一边,阿星在工作室忙得焦头烂额。

里元那边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表示公司太忙,暂时不接合约外的公关事件。

是了,严暖的很多合约都是跟和耀的经纪约时间同步。

和耀的到期了,其他合约大部分也都刚好到期,只是工作室跟里元都约好了续约事宜,分手、诈捐,这些事他们也都接了,出个车祸就不肯再接,这很奇怪。

没有公关团队,就意味着无法及时控制舆论。

更糟糕的是,在分手、诈捐、车祸纷扰不断的时候,各大论坛也开始开扒严暖。

有人列出多条她买通稿艳压别人的证据;还有人拿出她出道早期的照片与现在的照片做对比,言之凿凿说她一定是微调了;更有甚者,爆出她是被水表圈某富二代包养才红起来,这次被沈思耀甩,也是因为沈思耀知道了她的黑历史……

曾经把你捧上天,今日也能将你踩入烂泥。

一些捕风捉影的所谓证据,虚虚实实列在一起,竟令人深信不疑。

她的粉丝暖宝宝倒是一直都很支持她,可奋力反抗的支持在这种时候又给她抹了一笔黑。

有人截图几张比较激烈的粉丝留言,大肆批驳暖宝宝没素质,有什么样的粉丝就有什么样的真主,让他们跟着严暖一起原地爆炸。

十六岁出道,至今八年。

这是严暖被骂得最惨的一次。

苦心经营多年的小仙女人设,一朝崩塌。

现在用来骂她的词汇大多是:绿茶婊,贱人……还有更难听的,不提也罢。

阿星正忙着联系其他公关公司的时候,男朋友姚子岸的电话就拨了进来。

看到电话就知道姚子岸要说什么,她不想接,直接按了挂断。

随后姚子岸就发来微信,“你再跟着严暖,我们就分手吧。”

看到这条微信,阿星憋了一整天的怒火到达顶点,她立马回拨了电话,“姚子岸,你要分手是吧?分就分,从今天起咱们一刀两断!”

电话那头,姚子岸也很火大,“于星,你说吧你是不是被那个严暖下了咒,品行那么差的人你还跟着做什么?你知不知道同学听说我女朋友是严暖助理打量我都用的什么眼神啊?”

“我不准你这么说严暖姐,你懂什么?!”

“我是不懂,不懂你跟着她天天在忙什么,问你你也不说,你让我怎么懂啊?”

阿星揉着太阳穴,强迫自己冷静,“我跟你说过多少次,我签过保密协议,不能跟你谈工作,你就不能理解一下我相信一下我吗?”

“你让我相信你,那你什么都不跟我说是相信我咯,一周都见不到一次人,这恋爱谈着还有什么意思?你是国家主/席还是谁啊,一个小助理忙得和陀螺似的人家记着你好了吗,啊?!”

听他这么说,阿星心灰意冷。

“姚子岸,你摸着你良心说说,你读研究生的钱是哪儿来的!你以为我一个助理能赚多少,如果不是严暖姐,我们负不负担得起帝都的房租?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严暖姐她不是那种人,你现在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多说无益,你是高材生,看不起我这种当助理的,看不起演戏的戏子,你清高,学费自己付去吧!分手!”

吼完一通,阿星挂了电话,把姚子岸的电话拖进黑名单,其他联系方式也统统拉黑。

她喘着气,眼圈泛红。

平日里,阿星算是随了严暖的性子,很安静,多数时候只做事不说话。

这一次,是真的,很生气很生气。

三年前她大专毕业,去影视基地找活干,各种小剧组跑场务,做杂工,偶尔演演小尸体。

是严暖偶然间看中她细心,留了她在身边当助理,日子才好过起来。

严暖外冷内软,没有苛待过身边人,也没让她干过什么脏活累活,知道她唯一的亲人奶奶去世的时候,什么也没说,给了她十万块去处理奶奶的身后事。

小地方的葬礼,完全用不上这么多。

严暖却说,生前没享福,走的时候就让人风风光光的走吧。还让她不要有心理负担,就当是提前预支工资了,说是这么说,此后的工资却一次也没少发过。

撑腰》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撑腰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