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撑腰 > 43、第四十三章

43、第四十三章

订阅不足30%的小天使请三天后再查看,请谅解。  离她试镜只剩一刻钟的时候, 她才懒洋洋地下了保姆车, 往休息室走。

tsxsw.la

刚进门,就有人殷勤地为她引座,助理桃子也恰巧买咖啡回来。

严暖接过咖啡, 浅啜一口。

焦糖的甜腻在舌尖打转, 她皱起眉头, “怎么不是美式?”

桃子撇了撇嘴, “没有美式了……”

桃子的话音未落,门口又是一阵骚动。严暖无意理会, 只放下咖啡, 对桃子说了句, “我要的是美式。”

语气有些冷淡,也有上位者不容反驳的坚定。

桃子再次撇嘴, 口头颇为不情愿地应了声“好”, 身子却丝毫没有要动的意思,仿佛是在等严暖说一句:这次算了。

只可惜严暖未再开口,她这才慢吞吞地往外挪步。

桃子甫一出门,引起刚刚那阵骚动的人踩着恨天高已经走到严暖面前,一副居高临下看好戏的样子,“刚刚是在教训助理?”

严暖坐在椅上,不搭话也不起身, 只随手翻阅着杂志, 一派悠闲。

在一众新人面前被彻底无视的周千惠有些抹不开面子, 放柔声音再次开口,“新来的助理吧?不懂事就好好教,犯不着发这么大的火。”

挽尊加抹黑,这一手周千惠倒是使得好。

严暖合上杂志,抬头看她,眼里一片迷茫,似是刚刚无理的忽视没有存在过。

“千惠姐,你来试镜?试孟依依吗?”

她的声音温温柔柔,似是认真关切,可周千惠被她这么一问,有些语塞。

严暖又弯唇笑道,“千惠姐,你试孟依依一定没问题的,形象气质都很符合呀,对了,我来试常悦,相信我们很快就能合作了。”

说完,她低头看时间,复而笑眼弯弯地望着周千惠,“到点了,千惠姐,我先去试镜了,剧组见。”

严暖起身,眼尾末梢扫过周千惠那张阴晴不定的脸,她漫不经心地笑了一声,似是轻蔑。

角落里三三两两站着来试小角色的新人,大家目送着严暖离开休息室,心里纷纷感叹:气质真好,那脖子那锁骨那脸蛋!小仙女果然就是小仙女,真好看。

周千惠一口气憋着不上不下,当着一众新人,也没心思做什么表情管理了,脸色颇为难看。

等严暖彻底走出视线范围,新人们才回过神,知道自己看了不该看的东西,表面上都默契地安静如鸡,心里却是不由得默默脑补了一场小花明争暗斗的大戏。

在这儿的人都知道,女一号常悦早定了严暖,试镜不过是走过场。

偏生制片方打出了“公平选角”的名号,还邀请了好几个小花来试常悦一角。

有点儿门道的都知道人选已经内定,却也不会在明面上与苏莉过不去,便纷纷婉拒了,只有周千惠不识趣,还要来凑这个热闹。

而严暖明知她来试常悦,非要说她是来试苦情女二孟依依,还说她形象气质很符合,这不是在讽刺她前段时间被富二代男票甩了的事吗?

新人们心里有些看笑话的意思,也有些唏嘘。

娱乐圈果真是风云变幻只在瞬息。

今时不同往日,若说前两年严暖周千惠还是势均力敌的对手,到现在,周千惠已经落了严暖不止一个梯队。

现如今提起四小花旦,谁不先提严暖?

况且严暖男票比周千惠也不知道靠谱多少倍,听说都快结婚了。

小萌新暗自羡慕,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和严暖一样好命。

***

午时风带着热气,微微吹动耳侧碎发。

严暖试镜出来,从桃子手里接过美式,微眯起眼,看保姆车由远及近,稳稳当当停在面前。

阿星探出头,“姐,桃子,上来吧。”

严暖还未动,桃子就先一步坐上了副驾,拨动空调扇片,嘴里还在不停抱怨,“这才五月份,怎么就这么热了。”

阿星转头看她,欲言又止,见严暖还站在原地,她忙下车,给严暖开车门。

阿星:“姐,快上车。”

严暖朝阿星递了个眼神,这才缓缓钻进车里。

***

帝都的路况越来越差了,没开出多远,就堵进了大部队。

阿星看了眼后视镜,严暖没睡,她便随口起了话头,“刚刚试镜没什么问题吧?”

桃子接话倒接得快,”能有什么问题,不过那个周千惠也来试常悦了。“

周千惠啊。

听到这个名字,阿星眯起眼,没再说话。

不过心里却想着:今天周千惠没少吃憋吧。

她再了解严暖不过,周千惠当初做了那么多不上道的事,今时今日不给她来个孽力回馈才怪。

前面队伍挪动似是遥遥无期。

桃子等得有些不耐,又问,“对了,我们这是去哪儿啊?我忘了今天的行程了。”

阿星正想告诉她,严暖就开口反问,“你是助理吗,我没给你发工资?”

听出了严暖语气里的冷淡和不耐,桃子脸色有些不好看,她不敢看后视镜里严暖的神色,只小声回了句,“行程表在穗姐那儿……”

又搬出闫穗。

阿星在心里为她默默上香。

果然,严暖下一秒就发作了,“下去。”

桃子没听懂严暖在说什么,傻愣着看阿星。

阿星斜了斜眼,看向门把。

桃子仍是反应不过来,看着门把看了好一会儿,终于懂了。她有些不可置信,“严暖姐……不至于吧。”

严暖轻轻蹙眉,已是不耐。

阿星秒懂,麻溜地下车开了副驾驶的门,也不同情,只让桃子快下来。

桃子终于被轰下车了。

严暖觉得耳边清净许多。

可阿星略微有些担忧,“姐,真把她扔那儿吗?”

严暖漫不经心地撩了撩头发,“她不是很能吗,走几步路算什么。”

“我不是担心她走不了路,我是担心她会到处乱说。”

严暖轻哂,“你以为我忍她,她就会乖乖闭嘴?天天搁我眼前指点江山,我不让她多走两步路体会体会什么叫实事求是脚踏实地,她怕是连马克思主义哲学观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阿星默默在心里给桃子点了根蜡,倒也不再劝。反正经纪约也马上到头了,除了她,严暖连闫穗这个经纪人都不会要,的确是没必要去忍一个仗着裙带关系分分钟能日天日地的小助理。

堵过三环一段,前头的路变得顺畅。

阿星看了眼时间,“姐,到那儿估计要迟到了。”

“没事。”

严暖看着窗外,若无其事地应道。

不过是首映观礼,迟个十来分钟也没什么大事。

再说了,若不是她想着好聚好散,卖公司一个面子,这种全片只有一个镜头的电影首映她根本就不会去。

***

严暖到达首映观礼的放映厅时,电影已经放到她出场那个片段。

她穿一袭白色雪纺长裙站在海边,海风吹乱一头乌黑长发,清晨阳光温柔,海水泛起一片灵金色,摇摇晃晃漫过白皙的脚踝。

在电影镜头考验下,严暖的肌肤仍是通透冰白,没有瑕疵。

她垂眼,睫毛长长,根根分明,柔软地掩住眼底情绪,就连声音也很轻,短短五个字让人心头一颤——

“我们分手吧。”

说完这句话,镜头给了她的侧脸五秒特写,而后切到男主视角,最后慢慢拉远成全景,成为一片模糊的回忆。

这是她在这部电影里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出现。

特别出演男主的前女友,大部分时间活在男主的记忆与描述里,海边分手是唯一一场戏。

细细算来,类似这般初恋、白月光的角色,她演过十来个了。

严暖静静站在角落里,直到看完这一段,才坐回自己位置。

落座后,她望向屏幕,神色恬淡,表面上是在继续欣赏男女主的对手戏,心里却想着:这剧别的不行,灯光师和服化倒还有点水平,值得加鸡腿。

演技什么的太玄学了,她比较肤浅,就喜欢简单粗暴的美美美,恰好这部电影里,自己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冒着仙气。

不过,严暖向来只欣赏自己的美颜盛世,对于男女主,实在提不起兴趣,况且这还是做作的爱情片,看了一会儿,她有点困。

可公众场合昏昏欲睡的样子被拍到,到底不大好,她只能打起精神,摆出认真观影的模样。

电影快要结束的时候,右边空位有人落座。

严暖下意识偏头,一只骨架偏大的手进入视野,拿起矿泉水瓶。

放映厅内光线昏暗,严暖用眼角余光打量对方。

这个男人…不,应该说这个男生有点好看啊。

他穿一件黑色英文字母t恤,左手手腕戴一块电子表,手背隐约可见青色血管。

严暖看着他微仰起头喝水,喉结上下滚动,有些出神。

很奇怪,他的座位没有贴名字,坐在这里,大概不是粉丝了,看他大学生打扮的样子,难道是哪个公司新签的艺人吗?

等她回神时,男生已经喝完水,正打算把瓶子放回原位。他略略偏头,严暖注意到,他的唇色很淡,只是被水沾湿,泛了些许水光。

好像下一秒对方就会回看,严暖很快便收回打量的目光,默默盯着右手边空了半截的矿泉水瓶。

可……总觉得哪里不对。

她的视线一转,不经意间看到,男生右手边分明还立着一瓶未开封的水。

而此时男生想用右手支头,放下手肘前,显然也发现了。

不期然,两人四目相对。

他有浅浅的,柔软的刘海,目光却是不柔和的冷淡。

在昏暗的屏幕微光下,他整个人好像要与周身黑暗融为一体。

是男生先抽回视线,默不作声地,将两瓶水换了个位置,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撑腰》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撑腰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