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撑腰 > 48、第四十八章

48、第四十八章

订阅不足50%的小天使请两天后再查看,请谅解。

阿星话音刚落, 电话就响了。

两人对视一眼, 严暖示意, 让她先接。

是安然基金那边打来的,阿星有些紧张, “喂, 你好。”

“噢你好,于小姐, 我们已经确认过了, 严暖小姐的捐款数额的确是十万元, 并不是一百万元,我们……”

听到这句话,阿星差点连手机都握不稳。

见她神色, 严暖也已知道结果,但她并没有太惊讶, 似是早已猜到。

跟着严暖的三年,阿星也经过不少事, 印象最为深刻的是某次时尚慈善晚宴上, 若无季天泽老婆的提醒,严暖差点就着了周千惠的道, 要被时尚圈拒之门外。

人越来越红, 是非也就越来越多, 可这种瞬间能将数年名声毁于一旦、置人于死地的事, 她是第一次见。

而且这一次……

阿星忍不住问, “姐,是不是穗姐她……”

“不是。”

严暖很快打断她。

闫穗这个人,控制欲强,有些伪善。

但共处五年,严暖知道,偷挪善款这种事,她绝对不会做。

即便约满分道扬镳,闫穗也应该清楚,她严暖一朝跌至谷底,她这个曾经的经纪人谁又会待见?

再说了,一旦被发现,这可是要坐牢的事。

***

#严暖诈捐#在十一点就爬上了话题榜第一。

这个速度快得惊人,没有幕后推手几乎不可能做到。

严暖问阿星,“闫穗新接手的艺人是谁?”

阿星回忆,“张小满吧。”

“那桃子现在也在跟张小满?”

“不,桃子在跟姜姜。”

姜姜。

阿星解释了句,“听说,姜姜知道桃子以前你的助理,就一定要桃子跟自己,姐你也知道,她是董事女儿,现在和耀一心想捧她,桃子…也没办法吧。”

毕竟也共事过一段时间,阿星替桃子说了句话。

严暖不出声。

她站在窗边站了很久。

阿星心里着急,“姐,我们该怎么办?”

严暖靠着窗,答非所问。

“阿星,你知道吗,明月里这套房子,是我二十岁生日的时候,花光所有积蓄买下的,一百八十度全景阳台,可以俯瞰帝都南面夜色,对面那一套同样户型,能俯瞰北面景色的,现在都没卖出去,因为价格已经翻了四倍,堪称天价。

“那个时候啊,身边人都劝我先别买,买也别一气儿付了全款,可我没听,就,很想要个属于自己的房子。”

她抬手摸了摸落地玻璃,声音很轻,听起来有些缥缈。

“这里很高,我就是喜欢站这么高的地方,既然站上来了,那我就不会轻易下去了。”

屋子里安静了一阵。

她慢慢蹲下,靠坐着窗,若无其事地说道,“让里元给我写一封道歉信吧,就说是工作疏忽,再告诉基金会那边,我会马上补齐一百万捐款。”

这不就等于是承认了没捐一百万吗?

“这……”

“就按我说的做吧,没关系。”

***

这一次严暖的回应很快,上午出的事,下午两点就出了道歉信,言辞诚恳。

随后安然基金会转发并表示,剩余九十万款项已补齐。

照着里元写的稍作修改发了微博后,严暖就直接卸载了app。

她才懒得看评论,给自己找不痛快。

毕竟,用脚趾头都能想出网友会说些什么。

“太不要脸了,不被扒出来这九十万是永远不会补了吧,呵呵。”

“所以是真的诈捐咯?蹭国难热度一生黑!”

“怪不得被男票甩,嘴脸rio难看。”

的确如她所料。

她不出来回应,外界骂得沸沸扬扬,出来回应,骂声愈烈。

回应的次日便有公知出来,指名道姓驳斥她这种行为的不正当性,并由此发散,批评整个娱乐圈虚假慈善作秀慈善盛行的不健康状态。

可不管外面如何流言蜚语,严暖都置若罔闻。

阿星拿着一沓合约过来找她时,她还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

“姐,这几个合约都到期了,饮料这个,本来约了今天谈续约,但他们……”

严暖只“嗯”,也不接茬。

阿星坐下,也叹了口气。

一开始她不明白,为什么严暖要这么快出道歉信,可后来一想,除了及时道歉,表示这仅仅是工作疏漏,也没有别的办法。

难不成把过错推到一个植物人身上?

这样子,大家肯定会更反感吧。

她也没了心情谈工作,忍不住问严暖,“姐,这件事就这么吃亏了吗?”

严暖觑她一眼,“你几时见我吃过亏?”

这个…倒也是。

“在圈子里混呀,有起有落,正常。关键就在于,落了之后还能不能起。”

严暖支着下巴,轻轻搅动瓷勺,咖啡沫随之打转。

“对了,《长情岁月》约的是什么时候签约?”

阿星马上回答,“明天上午。”

严暖正想说话,手机就震了震。

沈思耀发来微信,“晚上八点,老地方见,有事跟你商量。”

这是订婚之后重获自由了?竟然还能出门。

正好,她也想见见沈思耀,给张韵发的信息一直没有回复,也不知道张韵现在怎么样了。

她轻轻挑眉,回了个“好”字。

虽然她现在不宜在外晃荡,但她跟沈思耀杨萧奇往常都在私人会所见面,私密性很好,不会被拍,再说了,地方也不远。

***

七点半的时候,严暖才出发。

好久没开车,握着方向盘竟生出些陌生感。

帝都的夜与雍城的夜截然不同。

正是华灯初上之时,即便不是中心城区,也热闹非常,霓虹在远处渐次晕染,点点光斑闪烁。

今晚车倒是不多,等红绿灯交替的间歇,严暖开了电台。

也巧,随手打开的电台又在放那首男女对唱版《好心分手》。

明明没有失恋,为什么总要给她放这首歌?有点好笑。

不过,不可避免地又让她想起了程朔川。

他开车的时候,好像喜欢用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方,从侧面看,面部的轮廓线条很精致,她默默观察了,等红灯时,程朔川会舔舔唇,就像小猫舔食,慵懒又可爱。

她下意识模仿了一下这个动作,却尝到唇膏的水蜜桃味。

直到跟在后面的车按喇叭催促,严暖才发现红灯已经转绿。

她回了神,专注开车。

前头右转就要到了。

她打右转向灯,向右侧行车道并,并过来后,又打了一次右转向灯。

开了一小段,毫无防备地,前头不远的右侧岔路上,有车似是直接要往行车道上并,车速很快,也不打灯,严暖一直鸣喇叭人也没有要听的意思,她踩刹车也刹不住,马上就要撞上了——

那一刻,心几乎就要从嗓子眼蹦出,完全是听从本能,她往左打方向盘。

“砰!——”

***

帝都第三医院。

严暖伸出手,让护士给她包扎手腕。

上过药还是火辣辣的疼。

可她连眉头也没皱一下,只看另一只手拿着的手机。

微博话题榜,全是与她车祸相关的消息,诈捐都被刷到后面去了。

这才多久,坐火箭也不是这个速度啊。

护士帮她处理完伤口,偷偷看了她一眼,觉得她心情好像不大好,好沉默。

严暖心情能好起来就奇怪了。

车祸才过去短短两个小时,全网的风向都是“紧急避让又怎样,紧急避让就能随便往左边打方向盘啊,撞了别人别人多无辜啊,学没学过驾照?这种马路杀手回去再考两年成不成?”

“这种时候被旁边车撞也不能往左边避吧,还亏得没出人命。”

是的,在她往左打方向盘的时候,撞了左侧车道的车。

如果是普通人,这不算大事,车碰坏了点,人没受重伤。

可她作为一个明星,违反交通规则,出了车祸,这就是大事。

交警判了她全责。

右边突然冲出来的那辆车没有挂牌照,暂时还没追踪到。

可她的紧急避让造成了左侧行车道的车无辜被撞,车主不是善茬,当场就叫嚣着明星又怎样,明星就能随便撞人吗?这件事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婚事告吹,诈捐,车祸。

一档接着一档,就像是约定好的,一幕幕登场。

她敏感的察觉到,这背后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操纵。

明明这些事即便是发生了,她也可以利用强大的公关团队引导风向的,可总有人先她一步出手,在她还没有作为的时候就让舆论扩散到难以妥善收场的地步。

由始至终,除了那不期然的一次对视,男生没有再看过严暖。倒是严暖回头看了一会儿,直至背影彻底消失,才收回目光。

很快经纪人闫穗和两个助理就过来,带她离开现场。

出了放映厅,便是长/枪短炮闪光灯对着她拍个不停,记者们你争我抢毫不相让地抛出一个个问题。

在媒体战场上,没有女士优先的绅士法则。

面对摄像机与话筒,严暖只是浅笑,却不回答。

她不是主演,台词总共一句,来参加首映礼已是她提携新人,给公司面子,再没有帮片方免费宣传加热度的义务了。

相比于严暖这端的热闹,还留在放映厅内、专程留了时间给记者采访的两位主演就显得备受冷落了。

姜姜咬着唇,心底委屈,看向放映厅外面的目光里还掺杂着些许嫉妒。

一旁演过不少戏的老油条男主不动声色曲起手肘撞了撞她,提醒她别做出这幅样子。

姜姜的视线仍是黏在严暖身上,好一会儿,她才不甘地收回目光,脸上勉强挂起笑,只是心里,还是难受得紧。

明明……她才是女主角啊。

垂下的手紧握成拳,泛着白。

而另一边,严暖在经纪人助理还有闻讯而来的安保人员保护下,终于突破了记者的包围圈。

***

坐到车上,阿星把水杯递给严暖,她就着吸管吸了点。

恍然想起刚刚那个男生,喝水时上下滚动的喉结……有点青涩,还有点性感。

她背靠着软枕,似是打算闭目休息。

可显然,闫穗不会给她这个机会,开口便是带了些许兴师问罪的意思,“小暖,听桃子说,你刚刚让她下车了?”

桃子坐在一旁低头不语。

被丢在马路边后,她便打了表姐闫穗的电话、

闫穗正忙完手头新人交接的事要去接严暖,听桃子这么一哭诉,心里头上了点火气。

严暖这一两年脾气越发见长了,眼看着攀上高枝要走人,连她的面子都一点不给。

闫穗这么质问,严暖也没有答话的意思,只屈手,打量自己新做的腮红甲。

气氛有些尴尬。

闫穗一股脑儿问完,才意识到自己口气不大好,在这好聚好散的当口,这些话实在不该说。

沉默了一会儿,闫穗便放柔了声音,“我不在身边照看着,她总喜欢闯祸,小暖你别介意。”

严暖这才若无其事地回了句,“我不介意,来与不来都只剩两三天了。不过以后跟别的艺人,不知道能忍她多久。”

严暖这话说得一点都不客气,闫穗和桃子脸色都不大好。不过她也没说错什么,眼高手低,天生不适合干这一行。

桃子在闫穗的眼神示意下,道了个歉,“严暖姐,对不起,是我错了。”

严暖没吭声,也不接话。

桃子便讨好地递上一杯热的美式,是严暖最喜欢的那家,严暖也不接。

气氛再次陷入尴尬。

阿星边开车边出声打圆场,“刚刚试镜结束不是喝过吗,咖啡喝多了上火。”

桃子有了台阶可下,忙不迭点头,“对对,喝多了容易上火。”

人天生就有欺软怕硬的本性,她不说话的时候,人家就觉得是纵容,真正不客气了,反倒眼巴巴贴上来。

此时严暖才不轻不淡地说一句,“先放着,等会喝。”

见严暖没有再追究的打算,桃子松了口气,想捡点好听的奉承奉承严暖,即便以后她不再跟严暖,但她还是明白一个道理: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桃子很快便起了话头八卦,“暖暖姐,刚刚出来的时候,你有没有看姜姜的眼神,真是服了……”

严暖漫不经心地拨着头发,也不知在没在听。

不过桃子倒是说得绘声绘色,“……真当演艺圈是她家呢,谁都要捧着她当小公主,她那样子也不知道是想做给谁看,没有严暖姐你去客串一把,这电影哪有什么话题度。”

xiaoshuting.info

说到这儿,桃子嗤笑了一声,“也不知道公司捧她做什么,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

一路狂堵,桃子这八卦倒是说得不错,车里至少不是一片死寂。

今天没有活动了。

阿星先把严暖送回去,而后将闫穗桃子送到公司,自己又折返,回了严暖家。

阿星敲门时,严暖正卸完妆,换了一身真丝睡裙。

懒洋洋开完门,严暖自玄关摸了一把钥匙扔过去,“以后自己开。”

接到这把钥匙,阿星竟莫名有些感动。

她知道,严暖是个很没有安全感,防备心也特别重的人。

闫穗做了她五年执行经纪,来她家都要规规矩矩敲门,自己不过当了三年助理,竟然拿到钥匙了。

严暖没注意阿星的自我感动,拖沓着步子窝回沙发,手上还抱着一个平板。

她懒声道,“今天我看了自己那段戏,还可以。告诉里元那边,点映之后,通稿可以发了。”

阿星坐到她对面,小声提醒她,“里元那边做的模板是国民初恋。”

“国民初恋……”

严暖慢悠悠地念出这四个字,末了给出评价,“可以,就用这个。”

阿星默默点头,“那…要顺带提一下姜姜吗。”

“不用了。”严暖轻哂,语气很不在意,“桃子有句话倒是没说错,烂泥扶不上墙。”

一个新人,却没有做新人的本分。她连出通稿都不想拉踩这种人,省得给人热度。

阿星默默吞声,记下严暖的交代。

正在此时,阿星的手机开始呜呜震动,她掏出来一看,面上很快染上一层粉色,脸开始迅速升温。

严暖挑眉,只略看了她一眼,便起身去煮咖啡。

知道她是在给自己时间,阿星赶忙走到窗前,小声说起电话。

等严暖端着两杯咖啡回到沙发这边时,阿星也刚好结束通话,有些小心虚地把手机放回口袋。

严暖没抬头,只低声问,“有约会?”

阿星“嗯”了声,“他约我去跑步。”

严暖撑着脑袋轻笑,“你男朋友真有趣,次次都是约你跑步,话说回来,你们这些小情侣现在都流行健康约会?”

阿星更窘了,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严暖不再调侃她,从抽屉里拿出支自己的同款手机递了过去,“既然你去跑步,那就带上吧,跑完了给我发个截图就成。”

阿星点点头,这种套路她已经一清二楚,不需要再多加交代。

她坐下来把咖啡喝完,才打算离开。

“严暖姐,再见!”

阿星背着包,在门口跟严暖道别。

严暖倚着墙壁点头,打算看着她上电梯再关门。

就是看着电梯数字跳跃的那一个瞬间,她突然想起,今天在首映观礼上见过的那个男生。

“对了——”

阿星正准备进电梯,听严暖还有话要说,忙按住电梯回头。

“你知不知道,今天首映观礼,我右边那个座位是谁的?上面没有贴名字。”

阿星回想片刻,摇了摇头,神色略显迷茫,“不知道……不然我去查一下吧。”

严暖不知想到了什么,微微垂眼,只轻声道,“那算了,不用查了。”

等阿星离开,严暖叹了口气,趿着拖鞋往落地窗走。

撑腰》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撑腰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