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撑腰 > 6、第六章

6、第六章

一路上,两人没再说话,将严暖送至明月里,程朔川便掉了个头径直离开。

严暖下车,本还想跟他道别,却不料手机刚好响起。

阿星发公关方案过来了。

看着车很快驶离视线范围,她也不再停留。

回到家,她先洗澡,又换了身睡裙,这才开始看公关方案。

里元一直是她的公关外包公司,业务能力业内数一数二,与其保持长期合作关系的艺人有好几位,同时也负责多档综艺节目的营销宣传,他们公司最擅长的是危机公关。

像严暖这种事,里元很快就做出了三四个紧急应对方案供其挑选。

严暖看了一下。

岁月静好的应对方案是,让她发一条较隐晦的微博,用之前拍的古装片截图并配文: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博同情的应对方案是,出憔悴神伤通稿,暗指沈思耀出轨,是个渣男。

还有正面回应,水军带节奏等等。

看过之后,她并不满意。

不管怎么应对,她都不能把责任全往沈思耀身上推。

再说了,悦动只是宣布沈思耀与章亦灵订婚,并没有对她做什么,这大概是,张韵最后的宽容。

沈思耀与章亦灵门当户对,两家关系又一直不错,且沈思耀爸爸本来就属意章亦灵做儿媳妇。

想当初,若无张韵首肯,她和沈思耀根本就不可能在一起。

现在张韵知道她和沈思耀是想形婚,想瞒父母……

凭悦动集团的实力,随便做点什么就能让她一个没有背景的小明星混不下去。

既然张韵愿意看在过往情分上放她一马,她自然不能把脏水泼沈思耀身上。

严暖看着公关方案出神了好一会儿,打电话给阿星。

“这些都不好,就,暂时冷处理吧,电影今晚凌晨上,那国民初恋的稿子跟着一起发,然后过两天再出两组街拍通稿,就暗指我跟沈思耀早已和平分手,现在已经不受失恋影响,另外,这两天不要紧的行程就取消了。”

阿星默默记下,好做安排。

她还想问些什么,却不太敢问,总觉得分手这事,严暖并没有很难过。

沈老板她也见过很多次的,他们俩看上去很登对,相处却并不算亲密,起码在她看来,两人不像情侣,更像朋友。

yawenba.net

大约真的是,和平分手?

可想起严暖从悦动出来时,失魂落魄脚还流血的样子,又不像。

阿星自己琢磨了好一会儿,也没个结果,索性不想了,专心做事。

***

跟阿星交代后续安排之后,严暖给张韵打电话,张韵没接。

只好又发了一条信息。

这条信息很长,有道歉,有解释,有心里话,发出去的时候被自动断成了很多条。

她知道,像张韵这种思想传统的人,不可能接受自己儿子是个同性恋,也绝对不可能同意什么形婚。

她大概也能猜到,张韵把事情告诉了章亦灵,而章亦灵从小就喜欢沈思耀,估计也是极为自信、觉得自己跟他结婚能改变他的性取向,所以主动提出要跟沈思耀订婚吧。

爱情这种东西真是让人盲目,又让人疯魔。

不过一个急着拯救儿子,一个上赶着拯救心上人,倒是一拍即合。

严暖想,张韵看了自己的短信,应该也不会改变心意,毕竟现在沈思耀和章亦灵订婚的消息都宣布了。

只是希望她能够体谅一下,作为儿子,沈思耀有多纠结、多怕父母接受不了。才做出形婚的决定。

当然,严暖也有小小的私心,希望张韵…能原谅自己。

***

今天是十六。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发完短信,很久都没有得到回应。

严暖站在落地窗前看那一轮玉盘银月,怔怔出神。

最近事情很多,婚事泡汤、严小书下落仍旧不明、与悦动签约之事也不了了之,可就是很没有理由的,看着月亮,她又想到了那个叫程朔川的男生。

想自己昨夜还在雍城,与他站在香樟树下抽烟。

这会儿想找根烟,才发现昨晚买的那包白沙被自己顺手扔进了垃圾箱。

这时手机震了震,她回神,以为是张韵的回信——

提着的心很快又落了。

原来是外卖app的系统消息,夏日冰饮免外送费畅享……

她顺手点进去,奶茶店还在营业。

想了想,她点了一杯海盐芝士奶盖,并备注:放在门口按门铃就好,谢谢。

这家奶茶店离严暖家很近,保卫处联系业主放行后,很快就送上门了。

快到夏日了,奶茶都默认做成冷饮。

捧着冰冰的。

她打开,香甜与清冽一同涌入鼻腔,和程朔川身上的味道有点像。

严暖又突发奇想,跑房里找出一瓶别人送的海盐味道香水,往空中喷了一圈。

可能是失手喷太多的缘故,她皱了皱鼻子,有些不适。

这个味道,太女孩子气了。

她觉得自己是进入了思春期,在烦心事一大堆的时候,还能对一个顺眼的陌生人产生奇怪的幻想。

可现在都快夏天了,思春也有拖延症吗?

但,这种莫名的小情绪,也不讨厌。

***

推掉了两日行程,严暖难得可以好好睡个懒觉,可总有学不会知情识趣的人上来打扰。

一大早,手机就震个没完。

她皱着眉头,按下接听键,眼睛却还没睁开。

“暖啊,陪我出来喝酒。”

杨萧奇这个人,真是保持着最原始的愚蠢,大清早拉人喝酒这不是找骂么。

她抱着电话昏昏沉沉又要睡过去……这时杨萧奇一声哀嚎!她一下子就被吓醒了。

“他竟然要结婚了!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吵什么吵啊你,以为自己是杜十娘还是孟姜女啊。”严暖坐起身,声音不大,却满是不耐。

小腿下压着昨晚那瓶海盐味香水,被硌红了一块,有些疼。

空气中的咸甜也经久不散,她揉了揉鼻子,想着:留香真长。

杨萧奇还在电话那头哭诉,沈思耀是如何如何负心,如何如何对不起他。

严暖懒得听,直接把电话给按掉了。

他还有脸叫屈,要不是他整天穿得gay里gay气黏着沈思耀,好好的怎么会搞成现在这样,人蠢还作,要不是看在他失恋的份上,真想顺着电话线过去把他泡酒缸里做醉鸭。

好梦被人打扰,严暖不开心。

还是阿星懂事,知道她一个人呆在家里,必然要睡到十点以后才会起床,所以挑了午饭时间给她打电话。

接到电话时,严暖正在吃水果沙拉。

“什么事?”

“姐,实习助理应聘已经发出去了,你看你什么时候有空,要不要亲自过来看看?”

严暖懒声应道,“不用,我跟沈思耀分手,悦动也不会签我了,以后工作室单干,这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合适的人,你先当我经纪人吧,这些事你处理就好。”

“啊?”阿星很惊讶,“姐,你在开玩笑吧,我怎么能当你经纪人,我……”

“我说是你就是你,行了,别打扰我吃东西。”严暖说了这么一句,就挂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阿星被这馅饼砸得好一会儿都回不了神。

***

就在严暖打算睡个回笼觉的时候,阿星又来电话了。

火急火燎。

“又怎么了?”

“不好了姐,听说穗姐出车祸了!”

她迟疑,“闫穗?”

“嗯,是昨天晚上出的车祸,绕城高速两车追尾还撞上了护栏……”

“现在怎么样?”

阿星支支吾吾,“这个,还不好说。”

严暖心下一沉。

虽然跟闫穗当了五年合作伙伴也没有从工作关系转为朋友关系,但曾经亲近的人突然出了这种事,她有点难以接受。

阿星:“我先去医院看看,听说伤得很重。姐,你现在先别出来,等我安排好再接你过来看她吧。”

现在外面因为她与沈思耀“情变”一事闹得沸沸扬扬,盯她的狗仔很多,不宜出门,也只能这样了,严暖应了声“好”。

刚刚约满,好聚好散,就出了这档子事,真是世事难料。

不知为何,严暖心里有些不安。

***

这种不安很快就变成了现实。

次日上午十点,某营销号查询前段时间“西南地区特大山洪暴发致使整个村落被埋之灾”的捐款信息,列出多位明星的捐款明细。

惊奇发现,在安然基金捐助查询系统中检索到,严暖捐款数额只有十万元,比新闻采访时所说的一百万元整整缩水十倍。

此微博一出,众人哗然!

这是诈捐门重出江湖?

公众信息如此发达的年代竟然还有明星敢做这种事,厉害了厉害了。

随后该营销号将当初的新闻采访视频放上来,视频中,严暖是亲口说的,通过安然基金会向西南地区此次受灾群众捐款一百万元。

很多吃瓜群众也还记得这件事,当时夸严暖的可不少,说她人美不作还心善。

严暖看到这条新闻时,阿星正赶到她家。

没有人比她们俩更清楚,这一百万严暖是拿出来了的,也没有人比她们俩更清楚,捐款等资金流动事宜一向都是闫穗亲自处理。

而闫穗,恰巧在前两天出了车祸。

明明没开空调,五月天里,却一瞬间凉到了心底。

撑腰》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撑腰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