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次元同人 > 诸界大劫主 > 第三百七十六章 宇宙深渊,祖界大秘(6K3)

第三百七十六章 宇宙深渊,祖界大秘(6K3)

“七杀降临,身合廉贞,这下子命格可就不一般了,说不得足以比拟北天主宰星与南天主宰星,要我说,天府一定会去寻他。”

“那是必然,天府为南天主宰星,对南斗之尽的七杀肯定渴求,且廉贞亦与天府相配,还有武曲,光明族的那人多少年前就来了域外战场,不会放过他们。”

各族星域内,交谈声不绝,所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命星降世者们的碰撞自然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尤其是各个命星之间的相配,也早已被验证而出。

如紫微天府,气宇轩昂、统帅南北天,为斗数之皇;武曲天府,骁勇善战、万众臣服;廉贞天府,道运加身,福泽八方。

“修罗族的贪狼星也不可小觑,昔年可是流传过幸有小天罡下界,扫除海内而太平焉的美言,更与七杀、破军脱颖而出。”

那久经杀戮的贪狼自然也不会被忘却,事实上他露面的次数远比天府要多,因为族群功法的原因,手中沾染的鲜血更是以万为单位,都形成了一层血色光带,缠绕左右。

而此星对廉贞,武曲也很有想法,可以说如今到来的五颗命星,彼此间都很有需求,要吞噬!

正如廉贞贪狼,驱灾解厄、镇运护身;紫微贪狼尚且不知,但必然不凡;武曲贪狼,灵机千转、自成一脉。

最为重要的是,七杀、贪狼、破军在命宫的三方四正会照时,就是所谓的“杀破狼”格局,此三星一旦聚合,天下必将易主无可逆转!

至那时,紫微位格飘摇,便是逆入斗数之王的机会。

“不过最值得重视的还得是那位人族七杀星,能斩掉廉贞,成就史上最年轻的天王、天君乃至如今的天尊,才不过十六岁啊,绝对是一个恐怖的强者。”

“近些时日来他的消息可不少,继强闯雷劫劈杀冥族准星尊后,又深入冥族古星域,取出了一个诡异的龙山,将那片古星域都吸干了,又灭掉了血族的数颗古星,全都拿来供养那个诡异的法器,不知在弄些什么。”

很快,各族生灵们的话头便调转到了李昱身上,这位七杀星果然好狠斗勇,始一到来域外战场就连连做下大事,让八方都惊动。

七杀个性堂皇漠然,有情有义,但也我行我素,桀骜不驯,一生大起大落,不求安稳,所谓勇者必狠,正面来看,勇于任事;负面来看,逞强好胜,好勇斗狠,也睚眦必报。

根据他的经历来看,这些描述果然符合,这也是命格的可怕之处,冥冥中进行影响,终究要贴合上去,除非达到足以打破桎梏的层次,但历代也不曾见。

与此同时,人族星域内,上古遗迹传承下的城池中,李昱归来,与曾出手拦截冥族星尊的人族广法星尊共处,在交谈。

“近些时日以来,你恐怕要被重点关注了,如今八重天还没什么,一旦冲击星尊,必然会有各族至尊前来拦截,用尽一切手段将你打落。

若要突破,定要告知我等,会出手护持,寻个特殊区域为你遮掩片刻。”

广法星尊是一位银发紫袍的青年人模样,眉心生有一道如菩提般的印记,富有禅意。

他提点一二,告知一旦渡劫便会被各族至尊强者针对,难度很大。

“劳烦星尊了,可否告知先前发生了何种变故,才导致了我族两位星尊丧失战力?”

李昱颔首,有些好奇先前究竟发生了什么,才导致人族的两位强者一个被斩掉肉身,一个被重创。

“异族借助一处上古遗迹设局,原本想要借力坑杀两位星尊,但没想到那处宇宙深渊竟然真的开启了,出现了异动,让他们自己都被波及,但也趁势重创了神黎与九霄。

你也需得注意一二,要不了几日各族便会举兵前往宇宙深渊探索,那处遗迹既然开启,就没有放过的道理,另外三颗命星也可能会出现。”

广法星尊颔首,目露奇光,照他看来,以七杀表现出的实力,委实凌压诸天尊之上了,都触及了至尊壁垒,那三人恐怕要倒霉了。

“无妨,他们若是出现,那便是我汇集五星之时,自可逼出太阳太阴与紫微。”

李昱开口,声音淡漠、平缓,不将世间一切放在心上,有种唯我独立诸天上的气势。

双身合一,就是星尊来了他也可一战,同代之中有我无敌,自然视之如草芥,也唯有超然的紫微与太阳太阴能让他关注一二了。

这三颗中天之星皆地位超然,上限亦是高于其他的主星,可入仙道,尤以紫微为最,可控诸天星斗,拥有诸界权柄,走的比其他命星都要远。

可惜直到如今,三大中天之星也没有任何消息传出,像是有意在蛰伏,也可能是拥有的族群在雪藏,要培养至大成再出世。

不过在李昱看来也没什么区别,他吞了贪狼后只剩下破军,这三者必然坐不住,地位将被动摇。

接下来的几日,他便栖息在了城中,修养身心,研究九十九龙山的玄妙,在吸纳了一片星域以及数颗古星的精华后,三器逐渐有了向准帝器蜕变的迹象。

这更多的资源需求,自然就落在了万族的身上,都是会走动的金山银山,相当宝贵。

一晃便是十日过去,号角声四起,各大城池内皆有队伍集结,向着宇宙深渊赶去。

那里是修罗族的强者率先发掘而出,疑似为曾经的星尊大战埋骨处,甚至还有星主的气息传出,很是不凡。

内里所留,至少都是入星海层次的存在,就是域外战场的高层们都心动不已,自然没有放过的道理。

仅仅三日的时间,宇宙深渊畔就汇集了战场的各大族群,比之天路上还要多出了数族,如位列强族之列的‘邪魔族’,‘泰坦族’,还有十名开外的大族也来了几个,最为出名的便是圣痕族。

这一脉天生拥有道痕,有着种种玄妙莫测之威,与光明族地位相差仿佛。

“人都来了,那就开启吧,进去后各凭本事。”

各族带队到来的星尊对视一眼,没有在这里就动手,爆发冲突,那样谁都讨不了好,得不到造化,就是有争端,那也是进入之后才会发生。

轰隆!

他们施展了某种秘法,一时间整个宇宙深渊都剧烈晃动起来,仿佛苍穹破开一道口子,化为了一抹赤色流露而出。

在这赤色烟霞出现后,几位星尊目光一亮,唤出了属于自己的命星,内蕴星空,转动初生宇宙的伟力,倾泻而出。

隆隆!宇宙深渊再震,这一次比刚才还可怕。倾盆大雨落下,全都是红色的,那是血液,带着滔天的杀气。

一股苍凉、久远的气息铺天盖地而出,那封印多年的深渊被打开了一道更大的缝隙,可以进去了!

“不是强者的埋骨地吗,为何却有如此神圣的气息?”

有人惊呼,因为在深渊下有刺目的光发出,里面的气息神圣无比。

哧!

下一刻,人们又惊悚了,因为那宇宙大裂缝中,在向外流血,鲜红的刺目,光束冲天。

“天啊,这是星尊骨,还有星主的血!当年这里生了什么,怎么刚一开启深渊,就向往流淌那个级数强者的血,到底死了多少生灵?”

所有人都震撼了,睁大了眼睛,盯着前方。

那里不仅有星主血骨与星尊残魂在呼啸,还有无数天君与天尊的道痕,全部显化,重演昔年的古战场,万族皆现,惨烈无比,每一刻都有成千上万的生灵在陨落。

“这是哪一时代的大战?亦或是此纪元前?怎么连早已消亡的族群都出现了!”

“宇宙深渊?这分明是联通了宇宙残墟战地的古地,那是属于星尊星主们的真正战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到来的每一族都震撼,就连泰坦族的星尊也是观察了好一阵才做出判断,他生的一副金刚巨人的模样,通体灿灿如晶体,却是血肉之躯,常态身躯便高达十万丈,颇具压力。

“这战死的生灵,起码也有百万之数了。”

李昱低语,一场大战,所阵亡的数字都是以万为单位,人道领域内的生灵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尤其是在长生物质充足的情况下,诞生战者不难。

难的是出现精英,故而有了天路历练的说法,有了域外战场的征途,一切只为培养出真正的强者。

因为人族先贤们意识到,环境太好,资源太充裕,有时候并不全是好事,这也关系到竞争的强度,诞生天骄的概率,以及压力。

但这不是没有代价的,人族战死的兵士太多太多,正是这些人的尸骨才铸就了如今的局势,诞生了诸多人杰,这是必要的付出。

“准备进入,里面很危险,都给我谨慎些,不要坏了大事!”

有星尊大吼,加大了输出力度,霎时裂缝再度被撑开,边荒竟有混沌翻腾,此地不平静。

吼!

紧跟着,自那涌出的星主血,星尊骨中,竟有阵阵吼啸之音传出,这些血液有灵性,哪怕漫长岁月流逝过去,还有一种不灭的执念,再现而出。

轰!

下一刻,灾难性的事情发生了,地上血液腾起,不再流淌,而是化形,仿似成为了有形的生灵。

“嗯?这些血化形为生前的形态!”

有妖族天尊惊呼,竟见到了一尊邪魔族的血印复苏,一步便逼近到了眼前,一把将他拎起,而后猛力一撕,噗的一声,直接被裂为两半。

“小心!这里残魂不灭,至少也是天尊级数的战力,那些血印更有入星海层次的神异,都跟在我等身后!”

几大星尊蹙眉,不得不联手撑开一曾光幕护佑族群队伍,不断的喷薄瑞霞,冲出神辉,对抗着血印化生的生灵。

李昱远远望去,深渊底部神山无数,长河滔滔,水泽都是灵液汇聚而成,长有不少稀世药草等。

而此时,也有诸多残魂向他冲来,当先的一头四翼羽龙被一指点穿,碎成数十上百片,当场炸开,掀起一重血浪将后方全部打灭。

劫光呼啸,化成成千上万根审判之矛投掷而出,每一根都犹如上百轮大日炸开般,在血河中轰出一片又一片的缺口,一阵密集的雷雨落下,直接荡平了一角区域,杀出一条路来,让各族都骇然。

这样的雷矛,就是一根落下,也足以钉死天尊了,实力太过恐怖。

李昱一念七杀起,高悬在上,直接驱散了那些环绕在附近的残魂,这是本能的克制,护住了周遭的人族。

同时,他也感受到了一股呼应感,源自各族队伍中,显然其他的命星降世者也到来了,这里将成为他们对决之地。

嗡嗡!

就在另一侧,有几座大坟亮起,在轰鸣,地上的血还有残破兵器全部倒卷,环绕在左右飞舞。

特别是,那些坟前的巨碑,都是神则化成的,铿锵作响,传出大道神音。

“星尊大墓,星主埋骨处!”

就是各族的领导者也两眼放光,很是期待。

这绝对是宝藏。如果能挖出来,肯定有了不得的东西。

下一刻,他们毫不犹豫的出手,法则汇聚成星海,犹如一片又一片瑰丽星空垂落,叠加在此地,将大墓彻底覆盖。

但不曾想,这样的举动却引起了莫名的变化,让那些至尊人物们的遗留彻底暴动起来。

哧!一道道神光冲起,伴着古老的低语声,悲切而痛苦。

“为什么要断开那条路?真的需要如此吗?什么劫气!什么天地大变!什么量劫,都是假的,是阴谋!这是堕落!”

“终有一天,大梦醒来万古皆空,该来的终究会来,逃避,只得祥宁片刻!真正的主宰者将要归来,断开的路也挡不住他们,有天外之力相助!”

“从前并未出现过,为何偏偏在近古涌现?万族之争加剧,一切都有··在背后推动,我们都是棋子!万族都是棋子!”

一座座法则化成的神碑上,竟有这样的悲吼声传出,无奈而黯然,虽洞悉一角,但却有心无力,远远不是他们这一层次所能阻止了。

“什么意思,昔年究竟发生过什么?为何会有如此之多的星尊与星主出现在此,埋骨深渊中,一点消息也不曾传出?”

不止是人族,就连到来的异族们也都悚然了,一阵心惊。

事情似乎朝着不可控的方向飞速发展,为他们揭开了尘封历史的一角。

“那条路是什么?劫气又是什么,竟可导致天地大变?”

人族强者蹙眉,难以理解,祖界的环境大变过吗?从未听说过这样的消息,而玄乎的那条路,所谓的劫气,都给人一种模模糊糊的感觉,无法猜测。

认真想下去,这很可怕,那些战死的强者们仿佛知悉了什么,像是有一种大祸,到最后终究会卷土重来,究竟是怎样的可怕,竟然让他们认为万族都不过棋子?

要知道,他们可以说是人道中的至尊人物了,己身命星演化宇宙,自成一片完整星空,或为星宇至尊,或为星宇之主,却也只能在陨落前的一瞬见证一角未来。

劫气?

李昱神色一动,老祭司似乎跟自己提及过这一字眼,他创下大黑天的其中一个目的便是与之有关,曾被告知,这个东西与纪元之末仙道人物隐没有所关联。

可那条路呢?为何会说斩断?是堕落?这其中究竟涉及到了什么,连星主都只能无力以对,在临死的极尽升华中悲吼,断路彼岸的存在终要归来。

“人王曾言,我是他我同位体,来自相对平行的未来,当初老祭司便有过猜想,这些劫气,会不会与我所见时空的衰颓景象有关?

非是末法,而是真正的绝灵,犹如超凡永禁星空?”

他深深思量,隐隐把握住了什么,己身所创劫经与大黑天相合,触及到了一线灵机,挣脱了冥冥中所谓劫气的牢笼,看到了一丝雾霭外的天地。

可就算是绝灵时代,按照秘境法与花粉路的表现来看,也不过影响普通的真仙,让他们跌落成了伪长生,将有老死的一天,若是如仙王般的存在依旧不受影响才对,看来这劫气也可能只是一个引子,事情远比所想的严重。

“等等,劫气?!被斩断的路?我族曾有古籍记载,提及过相关的字眼,但彼此之间似乎并不相关,对于劫气的出现我族强者亦是无法洞悉缘由,但被斩断的路,却是有蛛丝马迹,与曾经祖界的真正主人,至强的族群有关!”

忽地,光明族星尊惊呼,有所发现,也深深的惊悚,这里的战死强者竟然能提及到那条被斩断的路,那他们的存在得多么久远?至少也是上个纪元前了吧!

祖界的真正主人,至强的族群?

此言一出,各族的生灵都怔住了,纷纷露出疑惑之色,祖界的主人不就是万族吗?他们祖先便是发源于此,只不过后来大战离去,才有了后续的争夺。

到了当世,每一族群都标榜自己起源于祖界,那里才是真正的故乡。

那至强的族群又是什么东西,比之当世的十大强族都要恐怖不成?又为何都不曾见过,灭绝了吗?

可惜,光明族到底只是十名开外的大族,没有那些强族底蕴深厚,典籍中对很多东西都记载模糊,很是顾忌。

“对于劫气,我族先辈曾有过推测,这是一种可怕的力量,能在无形中影响一切,掀起争端与杀戮,改变世间生灵,让他们沉沦,甚至可能,不属于祖界,不属于诸天内!

按照先辈的理念,也许曾经的岁月中,万族间关系并没有这么紧张,甚至可能真的有过团结与合作,只是在所谓的至强族群消弭后,劫气出现后,才逐渐成了今日这般不死不休的模样。”

灵族星尊面无表情的开口,他们位列十大强族,对当初的记载很详细,故而讲述了出来,震撼众人。

劫气是诸天外的产物!

至强族群消弭前,各族曾有过团结一致,合作的岁月!

这样的秘密,似乎在将侯层次中已经逐渐被知悉,属于必要的情报,但对于人道至尊之下的生灵,却都是惊天大秘,终其一生也触及不到的事物!

李昱亦是心神震动,来自诸天外?难不成与域外天魔有关?亦或是至强族群的造物,他们便是因此而消亡?

今日,尘封的宇宙深渊开启,暴露出的隐秘太多了,让所有人都有些沉重,过往就仿佛生活在温室中一般,根本不知晓真正的历史!

“说起这个,人族恐怕知晓的比我们都多吧,毕竟在当年也是重要的角色,付出了很多。”

妖族的星尊笑了笑,提及此事时,竟然罕见的没有杀气,甚至还有一丝敬畏般的意味,仿佛那些存在很神圣,居功甚伟。

人族的广法星尊沉默良久,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天尊队伍中的身影,悠悠叹道“万族起源祖界,这是事实,祖界的主人是昔年的至强族群,这也是事实,只不过曾经的地位与如今不同罢了。

而在当年的大变中,也有诸天外的事物出现,甚至与天魔有关,关于那样的至强一族,他们也有着同样超然的称谓,曾被尊为‘·’。”

轰隆!

伴随着他的话语,就在那最后一字出现时,狂雷呼啸,漫天白炽,一切声音与光影都消失了,没有任何一人听到他所说的字眼是什么。

但各族星尊对视一眼,心中皆有了定数,皆是闷头向前赶路而去,这一段路途,他们难得的没有爆发冲突,各族队伍相安无事,心事都很重,在默默思量着什么。

“看来要早日踏入星尊领域了,历史上有太多的迷雾遮掩,只有到了将侯层次,才有最基本的知情权,所谓被斩断的路,所谓至强族群,所谓诸天外之变,也许与我降临与此有着根本的关联!”

雅文吧

李昱平复心神,眸光愈发炽亮起来,修行的动力自始至终都在督促着他争渡,高歌猛进,原因为可以短暂平息些时日,但显然,这条路不会平静。

他们沿着大坟前行,周遭寸草不生,赤地亿万万里,根本没有尽头,向前飞去,结果看到了诸多星骸,数不尽的大星坠落在地,都是当年被打下来的,密密麻麻。

这片古地无比广阔,陨星无数,可以看到,许多都是被大法力摘落的,残留着各种各样的战痕与血迹。

而在前方,赫然有着一道道盘坐在地的身影,很干枯,但依稀还能见到血肉,有阵阵呢喃声自那里传出。

“·劫···诸界···永恒··见超脱。”

模模糊糊的呢喃声自那里传出,所有人都侧耳倾听,想要知晓些什么,渐渐的,那些呢喃声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响亮,汇集到一起,化成了黄钟大吕般的吼啸之声:

“量劫降临于诸界,唯投入永恒方得见超脱!”

诸界大劫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次元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诸界大劫主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