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霸武 > 第二五五章 是他!(求订阅)

第二五五章 是他!(求订阅)

秀水郡城东码头,整个码头地带薄雾笼罩,烟云缥缈。

当铁笑生乘着一艘快船抵达城东码头的时候,首先放眼眺望,看向了西面方向。

在西面薄雾笼罩的范围之外,距离郡城四里左右的官道旁边,赫然插着一排长约两丈的木桩。

这些木桩上面,都挂着一具鲜血淋漓的尸体,数量则高达四十五具。

他们都有同一个特征,都是胸肺部位被人一刀轰碎,周围还有烧灼的痕迹。

铁笑生一看就知道这是赤龙一脉的‘赤火斩’。

只是出手之人有意示威,没有把他们的尸体全部燃成粉尘。

铁笑生熟悉东州,对东州的江湖典故,各方人物了如指掌。

所以当他仔细辨识,发现这些尸体当中,有不少人都是东州颇有名气的杀手,或是独来独往的魔道武修。

“赤龙遗族吗?”

浔阳堂主陆九离这次也追随铁笑生回归总舵。

他目力没有铁笑生好,不过也依稀能辨识那些木桩上的情景,他的神色略含异样:“这人的实力好强,第三个木桩是费拓罗,凌云魔宗的五品高人。看此人的情况,竟仿佛是没能做任何反抗,那人一刀就将他斩死了。”

“走吧!”

铁笑生则若有所思,随后就大步流星的继续往一艘万料大船行去。

当他们走入这艘大船的第二层,位于舰艏位置的那间临时公堂,只见铁旗帮几位留守总舵的外堂堂主,还有西山堂系统的诸多要员,都赫然在列。

年约十四,身姿娇弱瘦小的楚芸芸,正从堂中上首起身。

她望见铁笑生二人进来,微觉意外:“铁副旗主来的好快,我等才刚准备外出迎接。”

楚芸芸是一语双关。

她是半个时辰前才发出信符,召铁笑生返回总舵议事的。

没想到只隔了这么点时间,铁笑生就已回归。

还有,他们一众人等才听外面值守的帮众大声通传,道是副旗主与浔阳堂主返回总舵,这两人就走了进来。

“迎什么?这都什么时候了,我们不讲虚礼。”

铁笑生摆了摆手,直接走到了楚芸芸的右下首处坐了下来:“接到代旗主信符的时候,我们就在返回秀水郡的途中,于是铁某又以真元催发船只,加快了速度。就不知代旗主招我二人回归,有何事要议?”

铁笑生的言语神态,都颇含尊重。

并未因楚芸芸的年轻而心生轻慢。

虽然一开始,铁笑生对楚希声离去前,令楚芸芸掌铁旗帮一应事务的处置颇感不安。

不过类似的事情,之前就发生过一次了。

楚希声护送左氏父子前往京城的时候,就是由楚芸芸代掌西山堂,且在黑熊山取得了一场辉煌大胜。

所以此女在西山堂内部颇有声威,也很得那些猎户的拥戴。

且铁笑生远在二百里外,与十七连环坞及江南水师营连场大战,对于城东码头的总舵鞭长难及。

而此时的铁笑生,却又是另一番观感。

这对楚家兄妹,居然都是当世人杰。

兄长固然是少年英雄,妹妹却也是巾帼不让须眉。

自四月二十五日,楚芸芸接掌总舵以来。铁旗帮在秀水郡城附近的一应事务,全都井井有条,竟未给官府任何可趁之机。

总舵给前方水师提供的各种粮草兵器,也从未短缺过。

昨日水上的那场大胜,楚芸芸更居功至伟。

如非是楚芸芸送至前方的三千强弓手,铁笑生纵有不逊于铁狂人的水战之能,也难为无米之炊。

他只能倾尽所能,阻延江南郡水师营的攻势,同时借实战操训船工苦力,看看能否在数十日后破敌,哪里能有昨日的那一场大胜?

楚芸芸则没有即时答言,她先上下看了一眼铁笑生:“铁副旗主,感觉你这身甲胃如何?”

楚芸芸没跟着楚希声叫铁叔,她也是二十九岁的人了,扯不下这个脸。

铁笑生闻言,当即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明光宝甲。

他的浓眉一扬:“很不错!有了这套‘魔犀神力甲’,即便任道行恢复过来,我现在也有把握在一百个回合内,正面将他击败。”

他们‘混元铁甲功’的特性,就是身上的战甲越强,战力也就越强。

这其实是另一种形式的横练霸体,激发甲胃中的庚金之气,结合自身修持的戊土之力,化为护体神罡,可兼得内外之长。

这套‘魔犀神力甲’,虽然远不及完全体的‘铁浮屠’,较之封印状态的‘铁浮屠’却不差多少。

《无敌从献祭祖师爷开始》

“不过这可是一件三品下阶位的宝甲,总舵为此花了不少钱吧?”

“没花钱。”

楚芸芸摇着头:“是以物易物得来的,我们得了不少珍贵的药材与炼器材料,还有两份四品下秘药的主材,由神机门做中介,换了这件宝甲。”

铁笑生微觉肉疼,忖道这代价也很大了。

两份四品秘药的主材,都足以招揽两名五品上阶位的武修!

这些东西,只用来换一件三品宝甲,其实很不划算。

不过他明白楚芸芸之意。

铁旗帮不缺高手,缺的是能够站到台面上独当一面,且足够可靠的高手!

楚芸芸花费如此代价,为他换取此甲,是为让他撑起铁旗帮门梁的。

此时楚芸芸神色一肃,朝着自己桌桉上的舆图指了指:“这次招你们回来,是为接下来的战事。据媚娘的消息,司空禅正纠合秀水郡的诸多世家豪族,在州城与朝中活动。他们挥金如土,四处行贿,极力的罗织罪名,钉死我铁旗帮谋逆之罪。

而今东州总督王升意向不明,此人性情谨慎持重,优柔寡断。他既不愿出兵,冒险平叛;也不愿顶着被御史弹劾的风险,照拂我铁旗帮。

我预计朝廷重压之下,此人很可能会妥协。而一旦州城动用大兵,我们必须得做好应对东州十万到十五万朝廷官军围剿的准备。”

此时堂中一阵嗡然作响,与会众人都面色凝重。

自铁旗帮起兵以来气势如虹,一应战事无有不胜,所向披靡。

不过这都是在郡军与十七连环坞的头上取得的胜绩。

而这次他们的对手,却是整个东州的精锐兵马。

铁旗帮不但要面对十数万大军,还要抗击东州数位四品阶位的大将。

尤其东州总督王升,乃是鼎鼎有名的地榜高手!

其势犹如泰山,让人望而生畏。

浔阳堂主陆九离则面色微白,苦笑道:“应当不至于吧?我们才刚击破江南郡水师营,他应该知道我们铁旗帮不好惹。东州州军或能将我铁旗帮扫平,可他王升必定要崩断一口牙!”

楚芸芸斜扫了陆九离一眼:“正因我们击破了江南郡水师营,王升才更需出兵平叛。秀水郡的事,他已压不住了,京城兵部与刑部不可能再当做不知道。

为防事态超出掌控,王升也必须做出反应。在那位总督的眼里,我们铁旗帮的份量,终究及不上宫中那位权宦。且哪怕是为防万一,我们也得做好应敌的准备。”

陆九离顿时哑然无辞。

其实他心里清楚,当前铁旗帮的局面确实在不断恶化。

东州总督决意围剿的可能超过九成。

楚芸芸已注意到了堂中的气氛过于凝重,略显消沉。

她神色澹澹道:“诸位大可不必如此,此战我已有破敌之策。东州官军确实精兵如雨,强将如云,正常的交锋,我们确不是朝廷对手。不过兵法有云,夫地形者,兵之助也,料敌制胜,计险厄远近,是为上将之道。秀水郡内,恰有一处地形可助我们破敌,你们且看此处——”

铁笑生初时听楚芸芸说到‘破敌之策’时,心里是不肯信的。

楚芸芸不过是十四岁的女孩,也没统过兵,哪里能想出什么合适的破敌之策?

多半是楚芸芸想当然而已。

不过也难为她了,此时楚希声被迫远遁,整个帮派的担子都压在了楚芸芸身上。

此女不但得代楚希声处理帮中的繁杂事务,还得应对铁旗帮越发恶劣的危局。想必她也确实为此日思夜想,苦心孤诣的谋划过了。

不过当铁笑生循着楚芸芸葱嫩的手指,看向了舆图上的某个方位,不由微微一愣。

“九刀坞?”

“正是九刀坞!”楚芸芸微一颔首:“我意使浔阳堂主陆九离为首,统带在场诸位外堂堂主,以及一千核心帮众,五千矿工进入九刀坞,在此处修筑大坝,蓄积九刀河上游之水。”

浔阳堂主陆九离蓦然起身,定定的看着舆图:“代旗主的意思是,蓄九刀河水势破敌?”

他童孔先是微微收缩,随后就现出了一抹兴奋之意。

九刀坞的北面,本就有着一片小湖泊。

而在九刀河的两侧,全是高耸群山。

他们如在此处筑坝,轻易就可积蓄出大量河水。

一旦这大水冲出九刀河,定可漫卷神秀江两岸数十里地域,甚至是冲垮数万大军!

堂中的其余诸人也不自禁的纷纷立起,汇聚到了舆图面前。

“水火无情,有伤天和,不得已而为之!我们是否要用此策,就看那位总督大人怎么选择了。”

楚芸芸的目光暗了一暗,语中却含着不容动摇的决然狠辣。

“神秀江这段江面,西岸是西山群山,山势挺拔陡峭,道路险阻难越。王升如欲从州城出兵,必定是从东岸走。

明日起,副旗主可率五万水师入驻东岸的上留县,我另外再调一万兵马给你。你需在此设防,并以坚壁清野之名,尽量将周围的百姓撤走。”

陆九离忖道这位楚小妹,还是宅心仁厚。

他看着舆图,陷入了凝思:“此策确可破敌,不过我们在九刀河筑坝,未必就能做到毫无声息,如果被他们的探子查得究竟怎办?”

楚芸芸闻言微微一笑,她身姿闲雅从容的坐了下来,拿起旁边一盏热茶,捧在了手心。

“世人皆知,九刀坞是我兄长为铁旗帮准备的后路,陆堂主就用修筑九刀坞寨墙的名义带人过去。如果此事暴露也无妨,王升的州军同样难越上留县一步。他们不先破九刀坞,打破九刀坞的水坝,如何敢强攻上留?”

陆九离的眼不由微微一眯。

九刀坞地形险要,哪里是那么容易攻破的?

在西山之内,州军的兵力优势根本无从发挥。

“足够了!”

铁笑生的眼里闪着异泽,他重重一拍舆图:“我们就在上留县迎敌!只要能把战局拖一个月,王升就必须招安我铁旗帮!朝廷那些御史与阉党,也无可奈何!”

此时他又神色微动,看着楚芸芸:“对了!小楚呢?他在泰山郡怎么样?什么时候回来?”

楚希声在泰山郡转战游击,‘独力’斩杀了数十位五六品高手,使得铁旗帮上下士气大振,都与有荣焉,对这位少旗主更加钦服。

不过铁笑生还是很担心楚希声的安全。

“他应该快回来了。”

楚芸芸先是往窗外看了一眼,随后就嘘了一口气,吹散了茶杯上的蒸腾白汽,轻轻的啜了一口茶。

“血蝠山与杀生楼的人,其实已困不住他。不过他说还要做一桩大事,得一两天之后才会归来。”

此时堂中,混在人群中的李神山,正定定的看着楚芸芸。

眼前这少女的运筹帷幄,料敌制胜,让他想到了霸武王秦沐歌。

然而霸武王殿下统军时,从来都是霸道果决,雷厉风行,锋芒逼人的。

楚芸芸却又是一种不同的风格。

她娴静温和,从容不迫,举重若轻,竟是轻描澹写,三言两语间就将铁旗帮覆灭的危局化于无形。

※※※※

楚芸芸在城东码头召开军议时,楚希声正在泰山郡的一座小山丘上,就着一团篝火,吃着一只烤制的野猪腿。

此处浓郁的肉香,飘散在原野之间。还有七条大得吓人的野猪腿,正被木杆穿刺着,架在火上烧烤,不时有油脂滴下,发出‘兹兹’声响。

楚希声的左边则是‘八臂金刚剑’步烟城,右边是五尾白貂白小昭。

按说他在这个时候生火烤猪,是非常危险的事情,毕竟这附近还云集着数百位高手,想要将他置于死地。

不过此时的楚希声,却一点都不担心会暴露行踪。

他在这里生火,本就含着几分挑衅的味道。

楚希声与白小昭,已经很久没有开张了。他们的战绩都集中于数日之前,刚进入泰山郡的时候。

可自从那些六扇门的捕头,杀生楼的杀手与血蝠山的魔修,在泰山郡中死伤狼藉之后,这些人就异常谨慎。

他们在山中结网搜寻,从来都是一两百人抱团。

许多时候,那些高手宁愿错过截杀楚希声的机会,也不愿落单。

所以这几天,他们的收获都乏善可陈,今日一天才杀了几个杀生楼的独狼。

“少旗主手艺不错,这荒山野岭,缺盐少油的地方,居然也能把野猪肉烤的这么好吃。”

步烟城狼吞虎咽,大口吃着肉:“不过你准备何时返回秀水郡?你想要用这篝火,引四十里外那些人过来,不过看他们的模样是不愿意上当了。少旗主你继续待在这里,已经没什么意义。”

他是五天前与楚希声汇合在一起的。

那两位神秘高手如神龙见首不见尾;叶知秋则因六扇门之故,没法直接现身于楚希声的身侧,只有他毫不在乎,与楚希声凑在一起合力应敌。

他们甚至有了一套战法。

楚希声会用各种方法引诱敌人前来,导致这些五六品高手前后脱节。

此时步烟城正面阻敌,楚希声与白小昭合力施以袭杀。

这一战术屡试不爽,曾在一日之内连斩上百人。

不过敌人显然是吸取了教训,今日楚希声盯上的那群杀手,此时正步步为营,异常谨慎的往这边合围。

楚希声正一边吃肉,一边刷着武道宝库呢。

此时他人物面板中,血元点一栏明晃晃的写着‘2531.4’的数字。

进入泰山郡之后,楚希声的血元点每日都在疯涨。

楚希声已经把每天的宝库刷新次数,提升到2000次,只求刷到能提升自己天赋,或是部属天赋的东西。

“确实没意思,不过还要再等一天。在返回秀水之前,我要办一件事。”

他说完这句,又眼含异色的看着步烟城:“步兄应该是出身于‘魔战楼’吧?这次可是奉令至我铁旗帮护卫我?你们就这么想我造反?”

步烟城动作微滞,随后就嘿然一笑:“少旗主明察秋毫,步某的确是出身魔战楼。不过你无需担心,我虽然是奉命而来。可既然拿了你的银钱,步某自当以你的性命安危为上,至于你造不造反,与我无关,步某懒得管。”

白小昭当即抬头,她定定的看了步烟城一眼,随后就不着痕迹的把身子往楚希声方向挪了挪。

他们一起并肩作战数日,白小昭还以为这家伙是个可靠的人。

没想到此人却是出身魔门——

楚希声则唇角微扬,讽刺的笑了笑:“即便魔战楼要取我的性命,步兄也会全力援护?”

“自然!”

步烟城应得斩钉截铁,他神色悠然:“雇佣期间,他们如敢对你不利,步某一样会一剑砍过去。我们魔战楼的规矩,少旗主应该听说过一些。步某现在为你效力,就是奉你为‘兵主’,用不着在乎上面的想法。

要不然,人们为何会说我魔战楼是一盘散沙呢?千年前天下大乱,魔战楼弟子分处不同阵营,彼此各奉兵主之令,相互残杀的例子比比皆是。何况我魔战楼的第一条门规,就是敬奉三位魔神为要,而现在——”

他抬起头,神色复杂的看着上空:“我感觉的到,兵神‘黎贪’与战神‘葬天’的目光,正在注视着你。”

楚希声不由一愣。

黎贪与葬天的目光正在看着他?

他不由毛骨悚然,往四面方向看了一眼。

“放心,兵神‘黎贪’与战神‘葬天’关注的人多着呢,不止你一个。不过少旗主你的未来,一定是铁马金戈,刀光剑影。这世间凡是被三神盯上的人,就没一个能安心过日子的。”

步烟城笑了笑:“所以要不要考虑长期雇佣我?少旗主你的为人胆魄,我很钦佩;阁下雷霆手段,却又不乏菩萨心肠,我也很喜欢。给你效劳,步某心里很舒爽得劲。”

楚希声正欲答话,就听到远处林内,传来了一声‘嗯哼’声。

楚希声回过神,发现有三条野猪腿已经烤熟了。他当即将之取了下来,将之往三面方向丢了出去。

——此时他不但得负责步烟城与白小昭的吃食,还得照顾附近的三张嘴。

她们的胃口还挺大的,这都已经烤了四头野猪,都没能够把她们喂饱。

投喂了暗中的陆乱离三人,楚希声继续神色凝然的问步烟城:“请问步兄可有修行魔功,对魔功又是怎么看的?”

这是他决定是否雇用此人的关键。

“没有!”步烟城神色坚定的摇着头,他的眸中含着反感。

“不过步某的诸多师兄弟,倒是有许多人修行魔道之法。那都是修武的捷径,利于速成。前提是自己要付出代价,别人也要付出代价。”

他看着楚希声:“我不会碰这些法门,也劝少旗主不要碰。哪怕异日你被迫加入魔战楼,也要敬而远之。这些魔道法门一开始不是很过份,却会上瘾的,随后人越陷越深,整个人就渐渐的不是自己了。

我有两个朋友,早年为人还算正派。他们一开始只是想借助魔道法门,尽快提升实力,说是浅尝辄止。可接下来几年,他们把魔道法门越练越深,手段越来越凶残,自身也越来越不像人。

且魔门之法虽利于速成,却不利于成就大道。

五大魔宗真正能修至二品一品的,其实都入魔未深。”

楚希声闻言释然。

他这几天观察步烟城,确实没发现魔道法门的痕迹,也听说过一些魔战楼的规矩,才会在今日主动掀开步烟城的身份。

此人战力极其强悍,实力应该不逊于未穿‘铁浮屠’的铁狂人,甚至还有些许保留。

关键是此人擅于群战,八只手臂,八把八面汉剑可以同时应战数位五品。

唯独价格太贵了,一个月二十万两,简直就是抢钱!

不过就此人透出的口风来看,还是可以压价的。

楚希声正准备开口压价,就见天边处一枚紫色的乾坤飞剑飞射过来。

楚希声眉梢微扬,将之招入手中。

乾坤飞剑是吴媚娘发来的,飞剑带来的消息,正是楚希声关心的事情。

楚希声仔细看了吴媚娘手写的信笺,眉目间就流露出了一抹寒洌冷意:“快吃,我们稍后就出发,去帮我杀一个人。”

步烟城的目光闪了闪:“你想杀的人,是松风剑林石?你这几天一直都在等此人现身?不过你得考虑,这是一个引诱你过去的陷阱。”

“猜对了!”

楚希声的唇角微微上扬,现出了无尽杀机:“松风剑林石由秀水郡太守司空禅扶持,于明日大开香堂,继任海清帮的帮主。我铁旗帮如今诸多灾劫,都因林石而起。不除此人,我那狂叔在九泉之下,何以瞑目?”

这一瞬,楚希声手中的信竟被他握成齑粉!

即便是陷阱,他也得去!

※※※※

于此同时,在泰山郡临海的一片沙滩,剑藏锋正将他的剑,一寸寸的从一位红衣武修的胸腹中拔出来。

这武修手脚都被砍断了两只,心脏肺腑都被剑藏锋的剑力震成肉糜,头颅也缺失了三分之一。

可他还未死透,他用仅剩的单足站在地上,不能置信的看着剑藏锋:“平天剑!你修的竟是平天剑?”

剑藏锋那张白嫩嫩,圆滚滚的脸上,现着腼腆的笑容:“承让了黎兄!剑某修得确实是平天剑,不过平时展露的机会不多。”

那武修却嘿然冷笑:“不是不多,而是从未展露过吧?有意思,外人都说你剑藏锋是无相神宗所有真传弟子中,最平平无奇的一个。可就是你这个最平庸的弟子,却能修成无相神宗最强的三大传承之一平天剑?你藏得可真够深——”

“见笑了,这门剑术我才刚入门,算不得什么。无相神宗的真传弟子中藏龙卧虎,我与他们比,确实平平无奇。”

剑藏锋微微摇头,虚怀若谷的一抱拳:“剑某也非是有意隐藏,见过我这门武学的人,其实有不少。”

确实有不少,只是这些人都不在人世了。

红衣武修更觉此人阴险奸诈,他想要再说些什么,却觉一身气力正在消退,意识也逐渐模湖。

他微微一叹,阖上了眼睛:“罢了,死在你这个下任无相神宗之主,未来一品高人的手中,老夫也不算冤——”

随着这句话,红衣武修整个人竟化作黑灰点点消散。

剑藏锋则忖道这话实在太过。

自己顶多只能算是宗主候选,至于什么一品,现在还早着呢!

对面这家伙临到死了,还想给自己脸上贴金。

他回剑入鞘,正准备御空而起,前往他处,却蓦地心神一凛,回望身后,只见一位白须白袍的老者,正立在三十步外。

此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剑藏锋对他的到来竟然毫无所觉。

剑藏锋却随即松开了眉头,放下了戒备,转而万分惊讶道:“清虚子师叔?”

他惊奇不已:“师叔你缘何至此?”

“我跟着一把刀过来的。”

清虚子笑了笑,踱步走到剑藏锋身前,看着眼前这片沟壑纵横,一片狼藉的沙滩:“‘小天钩’禹明是血蝠山较为出色的真传弟子,此人最多数年,就可问鼎长老之尊,没想到却死在你的手里。看来藏锋你的平天剑,已颇具火候了。”

“哪里?才刚修入门,我都从不敢在别人面前献丑。”

剑藏锋说到这里,忽然神色一变,童孔收缩成了针状:“大长老你刚才说什么?你是跟着一把刀来的?这把刀,难道是睚眦神刀?”

“还能是哪一把?除此之外,什么刀能让我不远八万里跟随至此?”

清虚子背负着手遥空上望,看着云层里盘旋的一道金光:“血睚神刀已得其主!神意触死刀即将再现人世。不出意外,多半就是秀水郡,铁旗帮的那一位了——”

霸武》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霸武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