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维番外(二)

(三)喜欢的后果是逃避

在大学师兄的手即将触碰到自己的时候,颜松雪发现自己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种想要往后退几步的冲动。

她在高中刚毕业时谈过一个男朋友,后来被渣了,分手后,她再没谈过恋爱。

颜松雪有自己的事业和抱负,心思不在男人身上,她迟早是要出国深造的。

无奈的是,她虽清醒,却抵不过父母的恳求。

她父母希望她能在二十四岁前找一个能结婚的对象,先谈个一年再结婚,最好在二十六岁生第一个孩子,二十八岁生第二个孩子……

颜松雪每次回家,都被家里人唠叨得不行,她要想出国,就必须先结婚。

因此应下了大学师兄的约会请求。

她试着和他看电影,吃饭,逛街,一起做情侣之间该做的事情。

然而什么都做了,颜松雪心中没有一丝波动,甚至产生了逆反心理。

颜松雪郁闷之际,空荡幽暗的楼梯间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

“颜老师,你今天不帮我补课了吗?”

她乍一听,竟觉得这声音十分戳中她的耳根子。

干净清冽,语气中带着些不明的意味,像是在……抱怨?或者是在……生气?

不过,这道声音倒是让原本要拥抱的两人拉开了距离。

颜松雪和大学师兄同步抬头,看见一寸头少年正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

好好的一个二人空间就这样插入了第三者,大学师兄显然不乐意,虽没在脸上表现出来,语气却不那么友善:“这是你学生?”

颜松雪“嗯”了一声,算是应了他的话。

随后,她跨上台阶,朝蒋维靠近。

说实话,被蒋维打断约会,颜松雪没有半分不满,还十分感激他,她笑着拍了拍蒋维的肩膀:“你怎么在这里?不会是偷懒来这儿看电影吧?”

蒋维却不像平常那般嬉笑,少年目光坚硬,“我是来找你的。”

闻声,颜松雪搭在蒋维肩膀上的手不动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我就是知道。”

这时候的颜松雪还没有意识到少年固执的语气底下所暗藏的醋意。

她只觉得这学生挺用功的。

颜松雪不清楚蒋维的情感,大学师兄却捕捉到了蒋维看向颜松雪时那种异样的目光。

但那时,大学师兄并没有把蒋维这个“情敌”放在眼里,毕竟,他只是个还在读书的毛头小子。

颜松雪以帮蒋维补习为由,和大学师兄分开了。

她开了车来,蒋维坐在她的副驾上,一言不发。

颜松雪注意到了少年的情绪,问道:“你今天怎么怪怪的?遇到什么难事了?”

蒋维摇头:“没有。”

颜松雪肯定道:“绝对有。”

不过,蒋维不愿说,她也就没再问。

“诶,班里的钥匙我给落在家里了,要不今晚就直接在我家给你上课吧。”

话落,蒋维嗓子动了动,脑袋里闪过一些不能言语的画面。

但转瞬即逝。

因为他意识到,颜松雪根本没把他当男人看,所以,即便大晚上邀请一个男性去自己家,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

颜松雪确实也只是把蒋维当学生看,并没有想那么多。

然而,带蒋维回家之后,一切关系悄然发生了变化。

颜松雪在家里的画室给蒋维讲艺考知识,讲完后,她给他布置了作业,让他照着静物用水粉画画。

她趁着蒋维画画的工夫,去卫生间洗了个澡。

洗完出来后,蒋维才画到一半。

颜松雪见他有些细节没把控住,便在他身旁俯身,一边出声指导,一边轻轻帮他调色。

“你试试多混几种颜色,这个地方不用调得太亮。”

蒋维一直觉得,颜松雪的声音如同带刺的玫瑰,诱、惑力极大,却也容易让听得人陷入一种无、法、自、拔的境地。

他知道颜松雪洗过澡了,他闻见她身上残留的沐浴露香味,他在想她用的是什么牌子。

他走神了。

画室灯光很足,颜松雪叫了几声蒋维的名字,都没听见他吱声,侧眸看去时,才发现少年从脸到耳根子都红得吓人。

她有一瞬间恍惚,脑袋里闪过一个离谱的念头。

但很快被压制下去。

她想,蒋维脸红一定是因为被批评了。

颜松雪笑拍了拍他的后脑勺,“我没说你做错了,只是调整一下方法会更好。”

蒋维的脑袋传来一阵触感,他感觉头皮酥酥的,像被猫爪挠了似的。

少年哪里经得住这样的近距离接触?他身体不受控制地动了一下,连人带凳往旁边挪,结果就撞上了一旁的颜料盒。

颜料洒了一地,染得木质地面变得五颜六色。

“对不起!”蒋维惊醒,急忙道歉。

颜松雪对这种打翻颜料的事情倒是见怪不怪了,她十分有经验地把颜料盒捡起来,放在一边,打算用抹布迅速擦掉地上的颜料。

手却被蒋维握住了。

“我来擦吧,地上太脏了。”少年蹲下身来,从她手里夺去抹布。

颜松雪的手指在空中停了几秒,才缩回去。

她看着蒋维的动作,这天发生的事情在她脑中画面如走马灯般闪过。

颜松雪虽然没有谈过几场恋爱,但也不是傻的,蒋维都明显到这个份上了,她不可能装作什么都不明白。

但她和蒋维,实在是不太可能。

或许,这只是蒋维一时年少冲动所表露出来的情绪罢了。

颜松雪说:“蒋维,等你们这一届艺考结束,我就要出国了。”

蒋维动作顿了顿,又继续擦地。

颜松雪又说:“你有潜力,好好考,一定能出个好成绩。”

蒋维点头:“嗯,我明白了。”

(四)喜欢的结局是神明的回礼

颜松雪和蒋维说过出国的事情后,蒋维没有消沉下去,反倒越发用功学习了。

他知道,颜松雪意识到了他的心意。

他也知道,以颜松雪的性格,本就不会因为任何人停下脚步。

倘若他真的喜欢她,就该努力追上她的步伐。

蒋维参加了艺考,考进了全省前三百,文化课也没拖后腿,高考填志愿时,他填了颜松雪的母校,虽然最后没有录上。

不过,蒋维大学四年都很努力,别人秀恩爱的时候,他在创作,别人开始为今后的路发愁时,他保研去了颜松雪的母校。

蒋维和颜松雪其实并没有完全割断联系,两人虽然没有聊过天,但也会在对方的朋友圈点点赞。

研二的时候,他得到了去国外交流的机会,一个人背井离乡去了国外的艺术高校。

彼时,颜松雪已经是国内外赫赫有名的画家了。

他在国外除学习外,还经常去颜松雪发过朋友圈的地方写生。

他花了将近六年的时间,终于走到了颜松雪身边,去到了她所在的城市。

然而,真正到了这一天,他却不知道要怎么和颜松雪见面。

蒋维出国后,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打听颜松雪的日常,知道她近期要在美术馆办展。

他理了发,挑了衣服,买了花,为的是去看她的画展。

颜松雪不知道蒋维早就已经来到了她在的城市、

这么多年,那个曾经喜欢过她的毛头小子早已长大,他恐怕早就忘了自己年少的时候有过一次情感上的冲动吧?

可就在她办展的那天,在那个晴朗的午后,在她穿着红裙接受完采访之后,迎面撞到了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

他手捧着玫瑰花,直直注视着她。

哪怕隔了这么多年,哪怕这么多年没有联系,颜松雪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你……”

刚出声,她就听见对方笑着问:“颜老师,请问有创可贴吗?”

阴鸷反派少年在我面前装乖卖惨求亲亲》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阴鸷反派少年在我面前装乖卖惨求亲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