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血道帝尊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南柯一梦

第三百二十五章 南柯一梦

鬼婴冲着林子轩咧嘴一笑,目中露出贪婪与渴望。

“尊上说的没错,你果然不一般,不像那个废物,连肉都是腥的。”

林子轩抬头看向鬼婴。

鬼婴也在观察林子轩,与林子轩目光对望后,张开血盆大口,笑容更甚。

他越看越喜,脸上血肉诡异蠕动着,一颗颗眼睛凹陷而出,纷纷睁开,凝望着林子轩。

一股凶煞之意,从那些眼睛里散发出来。

林子轩目中露出精芒,他能感受到那股恶意,但更多的是邪,毛骨悚然的邪。

“月黑风高,此夜好杀人啊。”鬼婴声音蓦然变得阴沉,他身体猛地向前一冲,几个呼吸间刹那临近,张开大口,凶残咬去。

林子轩眼睛里杀机一闪,一拳轰杀而过,那鬼婴身体瞬间崩溃化作飞灰。

但又重新汇聚,再次成形,刺目的红芒从其眼瞳激射而出,映在了林子轩身上,化作了封印之力。

林子轩仅是看一眼,就双目刺痛,仿佛那目光不可直视,诡异至极。

那无法言明的力量,让得他鲜血喷出,身体被死死的凝固在了那里,无法挣扎!

“小子,你拿了我的剑,我要吸干你的血,一滴都不剩。”鬼婴向前迈步,身体肉眼可见的变大,带着无比的凌厉与凶意,走到林子轩面前。

黑色锦袍,四鬼炼狱冠,俊美的面孔带着妖邪,不给林子轩任何反应的机会,在靠近的瞬间,向着其眉心狠狠一抓。

林子轩喘息中本能反击,其双手飞速掐决,一股惊天动地的神灵波动,从其体内滔天爆发。

这波动无比惊人,更带着恐怖的威压,一出现,就让战场众人神色变化,苍穹也是这般。

雷霆惊天而起,虚空风云变幻,一道道闪电银蛇向八方游动,黑夜也被光明撕裂,如若白昼。

更是在天空之上,一颗巨大的灰色眼瞳直接降临在战场中央,眼睛睁开,锁定在了锦袍男子的身上。

随着其目中一道道血丝的流动,下一刻,林子轩的四周空间仿佛坍塌,红芒所化封印,也纷纷倒卷,被神灵之力湮灭成虚无。

“又是神目,尊上说的没错,你就是他要找的那个人。”锦袍男子望着这一切,厉声开口。

“你是苏鸿熙哪条狗?”林子轩双目眯起,没有丝毫惧意。

“哈哈,有趣。”锦袍男子笑了笑,妖异的面孔,没有任何情绪的波动,平静如水。

他抬起头,望着苍穹的神灵眼睛,取出了护身法器,那是一粒粒沙硕,粘黏在一起,黯淡无光。

似是长年被鲜血浸染,使的其色,成了暗紫,使的其味,腥臭难闻。

“黄泉凶土,本尊以万灵心血蕴养的法器,如今被一个小辈逼出,倒是有趣。”锦袍男子淡淡开口,其双手印决变换九次,异象刹那生起,弥漫在凶土四周的诡异,使得乌云笼罩,黑雨骤降。

阴风拂去了朦胧的光,一只只破败好似死人之手,将白月遮挡,大地也变得沉默,苍穹也是如此,一片昏暗。

撕心的惨叫嚎啕而出,那黑色的雨变得鲜红,落在密密麻麻的尸骸之上,使得其上升腾起幽火,将活着的人,焚成余烬。

林子轩心神一震,前方的一切,看的他默然。

“生不见凄苦,死何享极乐?”锦袍男子的声音蕴含了诡异,散出莫测之威,如同禁忌一般,直奔……天穹上的神灵之眼。

魔音贯耳,灰色眼瞳剧烈轰鸣。

一团浓郁的黑雾滔天而起,血土也在其内,相互碰触中天地震动。

“神灵所视,人间凄惨;无能为之,何不闭目?”

锦袍男子怒声开口,好似言出法随,灰色眼瞳缓缓闭阖,黑夜重新回归。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林子轩震撼的同时,战场也是更为动乱与骇然。

远处,李天照神色变化,看向身后的琴公子,满脸的震撼。

“这孩子真是不省心,一钓,就钓个大货。”

“好了,战争也该结束了。”

琴公子目中透出睿智,身体一跃而起,两人速度都在这一刻全面爆发,向着战场的中央,飞速接近。

锦袍男子看了一眼林子轩,林子轩也望着锦袍男子。

后者掐决之间,林子轩前方刹那光芒闪耀,近乎千道血色丝线,向着他呼啸而来,彼此交错,好似一张大网。

林子轩眼眸一缩,修为层次差距太多,此刻他没有任何迟疑,眉心神纹刹那凝聚,一股至强威严降临而下,其内蕴含了天地的法则,更蕴含了星象之力。

苍穹上的星宿在这一刻更是耀眼至极,使天地为之色变,仿佛这一瞬世界都黯淡下来,唯有投射下的星辉,成了天地的唯一。

林子轩沐浴星辉,全身气息扶摇而上,四周规则也因他而变幻。

血网模糊,从其身穿透而过,风暴骤起,从其旁疯狂扩散。

林子轩带着无上君临之意,引诸天星宿神辉而下,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视着那道身影,那股可怕威压,仿佛要让天下归顺,四海臣服。

罗刹帝国的人更是内心剧烈颤动着,死死的盯着林子轩,此人昔日化魔,屠杀万魔宗弟子不下万数,而今又展露绝代风姿。

不怕死之人虽有,但在这群魔修中,很少。

他们尽管贪婪,但很惜命,这种局势,他们自然看的清清楚楚。

于是很快,所有人目光中带着畏惧本能的后退,生怕神仙打架会殃及无辜。

锦袍男子眼睛里寒芒闪动,一边退后避开,一边观察那可怕异象,渐渐目有明悟,向前方走去。

“我曾在想,为何一个凡俗身上会具备如此多的神灵之力?”

“现在知道,那些是虚无,是道镜映照的幻象,虽有威压,但对本尊,不多。”

“你不了解那面镜子,无法发挥它的真实威力,只有尊上,才有能力绽放它原本的光芒。”

锦袍男子双手掐决,在他的前方,走来一个白袍青年。

一身五爪披肩白龙圣袍,一顶三神拜天无极冠,一身从容的气质,一张俊美的面孔。

战场在内的所有人,无论弟子,无论长老,无论宗主,都在这一刹那神色剧变。

苏鸿熙没有理会那些目光,看向锦袍男子,轻轻的点了点头。

“褚邪,你做的很好。”

锦袍男子恭敬行礼,目光透露着狂热。

“祖剑是他的,镜子是我的,有借必有还。”苏鸿熙深深的看了林子轩一眼,但下一瞬,他的面色一变,轻轻的摇了摇头。

那是一道惊天剑光,锋利无比,破灭一切,整片天空被璀璨光芒映照。

来人,正是苏重楼。

有人注意到,苏鸿熙的手颤抖了下,一道鲜血顺着他手臂流淌而下,染红了那无尘的白袍。

“这一世,你我骨血相连,我不杀你。”苏鸿熙神情没有任何波动,淡淡开口。

“竖子魔邪,倒反天罡,我不杀你,天理难容。”

苏重楼冰冷开口,一股毁灭的剑意从其身上诞生,自苍穹压迫而下,感受到这股剑意,许多人只感觉身体要被撕裂般。

“你知道,我很怀念那种温情,不喜欢有人将他打破。”

苏鸿熙声音柔和,他的目光释放出可怕的波动,仿佛具备难以置信的奇异之力,使得空间扭曲,四周所有参战之人,纷纷身体颤抖,欲陷入沉睡之中。

无法控制,无法逃避,好似凡人遇到了大恐怖,身体本能的颤栗,意识恍惚变得模糊,失去一切的抵抗之力。

刹那间,大地上的诸多将士,以及逃到远处的魔修,都身体颤抖,一个个倒地而眠。

林子轩也不例外,苏重楼离的最近,波及最深,在不甘心中,挣扎沦陷。

走在前方的苏鸿熙,抬头看向呼啸而来的两人,身体一顿。

……

“江尘……孩子……醒醒。”祖公的声音响起,林子轩脑海轰的一声,好似有什么壁障被一股无形力量冲破,让得他身体颤抖,又回到这个万古前的部落。

只不过他气息微弱,浑身上下都是鲜血,弥漫了无数的伤口,大都深可见骨。

“这是……哪里……”林子轩喃喃,看着陌生的环境,脑海中一片空白。

没等他说完,对面盘膝而坐的祖公忽然双目一凝,右手抬起向着林子轩一抓,林子轩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前行几步,被祖公的双手直接按在了胸口。

一股柔和的力量融入林子轩全身,使得其撕裂的皮肤肉眼可见的融合,瞬间伤势便恢复如常。

祖公的双手从林子轩胸口收回时,林子轩全身一震,记忆如潮水涌来,深吸口气后,恭敬行礼。

“说了让你别去找芸丫头,金蛮那个莽夫,对你下手也是够狠的。”祖公双目一闪,瞳孔内隐有寒芒。

“我用了神纹,死不了。”林子轩抬头,望着祖公。

祖公一愣,随后严肃开口,有些不满。

“长本事了,几天不见,脾气怎么越来越大?”

林子轩低头,不敢再说话。

祖公看着他,沉吟了片刻后,继续说道。

“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很多道理你也知晓,冲冠一怒永远比不上卧薪尝胆。”

“话不多说,先回家,你阿妈还在等我们吃饭。”

林子轩看着祖公离去的沧桑背影,眼角有些湿润。

感受着体内灵气的增长,他的神色露出些疑惑,哪怕已是血魂八重,祖公的修为,他仍看不透。

血道帝尊》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血道帝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