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次元同人 > 不良人之神农不死 > 第三百七十一章 决战(一)

第三百七十一章 决战(一)

在这个没有霓虹灯的世界,那一轮皓月可以说是为数不多的夜景了,如果还有其他的,便是那数不尽理还乱的灿烂星辰。

只是这十二峒里,既没有诗人,也没有大文学家,并没有人在意这副夜景,即便有人关注,估计也只是感叹一声:哇,今天的月亮好圆啊!

不过,有一个人是例外,他踏着月华而来,敲响了姜云卿的窗户。

只是,他并不是来欣赏月色,而是来找麻烦的!

从紧闭的窗户,可以看到房间里存在着两个人人影,李茂贞顿时就有破窗而入,怒斥狗男女的冲动。

不过,考虑到自己打不过房间里的男主角,李茂贞还是强忍住了自己的冲动。

此时冲进去,激怒了姜云卿,他免不得要挨揍。

但如果把人喊出来,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指责,他将拥有无限的优势。

“谁啊?”

回应的,并不是姜云卿的声音,是一个清脆的女声,这个女声李茂贞也不陌生,正是白日里缠着姜云卿,而姜云卿并没有拒绝的那个女孩,蚩离与鲜参之女——蚩梦!

深夜当中,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已经不需要过多的猜测了。

看来,这两人果然有一腿!

默念静心诀,李茂贞强忍着心中飞扬的怒火,冷声道:“姜云卿,出来聊聊!”

“啪!”

似乎有什么人拍桌而起,可是没看到人影啊?

李茂贞疑惑着隔着窗户看着屋子里头。

忽然,一个脑袋出现在窗户边上,窗户勐地被人从里边推开。

李茂贞下意识的往后一仰,躲开了窗户的袭击,身形往后退了两步,稳住身形的同时,看向窗户。

只见一个大脑袋从窗沿底下探了出来,两个小小的麻花辫甩在脑后,眨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理应是有些可爱的,但李茂贞是一点儿也没有感觉出来。

因为此时的萤勾正龇牙咧嘴的怒视着他:“大半夜的,聊什么聊?正打牌呢!有什么事不能明天说?”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不是孤男寡女?

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李茂贞微微一愣。

“什么事?要进来说吗?”

旁边,姜云卿打开了房门,从里边探出半个身子来,看向窗户边的李茂贞问道。

李茂贞回过神来,心想即便今晚是误会,那白天里两人亲亲我我也是不争的事实,随即神情再次布满一层冰霜。

“你出来下,我有些事情要与你说!”

“行,稍等。”

姜云卿点了点头,心想大舅哥这一劫终究还是来了。

转头进了屋里,扬了扬手里的木牌,吆喝道:“谁来接手我的牌?好牌哦!”

“师父,我觉得我可以的!”

靠在墙边的侯卿突然起身,走向姜云卿。

“弟弟,你耍赖,你看过我的牌了!”

阿姐闻言立刻从窗户上跳了下来,扑向侯卿,想阻止侯卿接手姜云卿的牌。

“我我我!”

趴在床上的鲜参也爬了起来,翻身下床伸手便抓向姜云卿手里的牌。

“老妈,你不能这样,你都已经看过我的牌了!”

蚩梦顿时焦急的站了起来,跺了跺脚,她就坐在床边的位置,她的牌刚刚就被趴在床上的老妈看光了。

“又不是我想看的,明明是你没遮好牌,大不了待会儿不收你的筹码嘛!”

鲜参努了努嘴,耍起无奈赖来,却是六亲不认了,也不管蚩梦这个女儿了。

姜云卿原本是想着先到先得,谁先拿到手,这手牌就给谁了。

结果,侯卿轻喝一声:“师父,我出一个筹码!”

顿时,鲜参便只感觉眼前一花,近在迟尺,唾手可得的牌瞬间便失去了踪影,双眼迅速环顾四周,发现姜云卿将那一手牌伸向了侯卿的方向。

“我出两个筹码!”

鲜参立即喊道,这一把已经出了两个炸弹,这也就意味着翻了两番,原本一个筹码的底筹瞬间变成四个,姜云卿是地主,若能赢即便扣除给姜云卿的两个筹码也还有六个,又加之她看了自己姑娘的牌,赢的几率至少八成。

闻言,姜云卿顿时眼前一亮,立刻收回了手,看向了侯卿。

那玩味的眼神,似乎在说:你要加价吗,不加价我就给她了哦。

“我出三个!”

鲜参算好了账,侯卿自然也是算了的,而且他同样偷看了阿姐的牌,赢的概率不小,毫不犹豫的提了价。

“你呢?还有加价吗?三个筹码一次,三个筹码······”

姜云卿再次看向鲜参,嘴角微微翘起,催促着加价。

“四个!”

鲜参瞪着侯卿,咬了咬牙加价道。

侯卿亦是看向鲜参,双眸露出凝重之色,停顿了一会儿后还是说道:“五个!”

当筹码的数量来到五个,鲜参的神情顿时一僵,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口袋,里面放着六个筹码,如果她再加价的话,所有的身家就全搭进去了。

而据她所知,侯卿现在的全部身家是五个,只要她加价到六个,侯卿便无力与她竞争了。

即便是支出六个筹码,拿下这一手牌,她很快就能收入八个筹码,到头来还是稳赚不赔的。

打定了主意,鲜参一把将口袋中的六个筹码全部掏了出来,递向了姜云卿,微微仰起头,得意的看着侯卿,说道:“我出六个!”

姜云卿没有在意较劲的两人,而是看着身后的牌桌上,正在偷偷换牌的蚩梦与阿姐。

阿姐与蚩梦两人发现了姜云卿的目光,阿姐尴尬的笑了笑,但手上的动作却是没停,而蚩梦则是抬起手指竖在嘴唇前,比了个嘘的手势。

看到两人出千,姜云卿也没叫破,反而是故意帮忙拖延时间,将手里的牌朝鲜参的方向递了过去,眼睛却是瞟向侯卿,笑着说道:“六个筹码,还有没有加价的?六个筹码一次,六个筹码两次,六个筹码······”

侯卿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六个筹码已经超出他的身家了,更何况想要拿下这手牌还得加价。

七个筹码,这手牌不值当。

“六个筹码三次!”

见侯卿退出竞拍,阿姐与蚩梦也换牌完毕了,姜云卿立即落定,热情的将手里的牌交给了鲜参,并生拉硬拽的从鲜参的手里抠出了六个筹码。

很显然,六个筹码,鲜参还是有些心疼的。

按照游戏规则,一个筹码便代表一件事情,将来出示一个筹码,就可以让参与游戏的人帮忙做一件事情,如果这个人不想帮忙,就得出示一个筹码来抵消这个筹码的效力。

六个筹码,就代表着六件事情啊!

不过,好在她马上就可以入账八个筹码了,不是很亏,有点小赚。

只是,让姜云卿平白赚了六个筹码,有些不是很爽而已。

“哎!”

侯卿叹息一声,又退回了墙边靠着,感觉有些可惜。

这场牌局里,现在至少都是大天位的,即便是之前只有小天位勉强够到中天位的蚩梦,在接收了那绿色的荧光之后,其体内的金蚕蛊气息暴涨,瞬间便来到了大天位,不可小嘘。

如此,足可见这场牌局里的一个筹码的含金量,是高的有些离谱的!

鲜参气势汹汹的坐回牌桌上,嚷嚷着让蚩梦出牌,势要扳回本来。

而蚩梦与阿姐,此刻当真是奥斯卡附体,一个劲的拒绝,说这把牌不公平,要重新开始。

但鲜参已经付出了六个筹码的代价,又怎么可能放过阿姐与蚩梦,即便蚩梦是她女儿,这会儿也不能心慈手软了。

强硬的抓着两人手腕威胁,如果不继续牌局,就别怪她翻脸无情,如果蚩梦不继续就与蚩梦断绝母女关系,如果阿姐不继续,她就请总峒主灭掉阿姐这个人格!

在如此狠辣的威胁下,阿姐与蚩梦对视一眼,畏畏缩缩,不情不愿的同意了这场牌局继续。

实际上,两人的心里则是另一幅面貌。

阿姐:仰天狂笑,低头看着输的一干二净的鲜参,兴奋地不能自己。

蚩梦:微微有些愧疚,老妈,对不起了。但转眼便自我安慰,谁让老妈想着坑我筹码呢?

“来来来······出牌!”

鲜参见两人已经屈服于她的威胁之下,大马金刀的坐下,招呼着蚩梦出牌。

······

屋里牌局的后续,姜云卿就不得而知了,收下鲜参的六个筹码,便喜滋滋的出了门,去面对大舅哥这一劫了。

“走吧!找个‘安静’点的地方!”

李茂贞见姜云卿出来,立即说道,在“安静”两个字上咬得极重,这和房间里的吵闹声脱不了干系的。

阿姐出现的时候,他以为房间里是三个人,没想到侯卿又突然冒了出来,当他以为房间里是四个人的时候,鲜参又突然冒了出来,房间里的人数来到五人!

顿时让他为自己没有选择破窗而入去抓奸,而感到无比的庆幸,他不敢想象如果刚才他破窗而入会有多尴尬。

然而,在庆幸与后怕之余,李茂贞又有些气愤与恼怒,他之所以险些进入那种尴尬的境地,全赖姜云卿,如果姜云卿不背着他妹妹,与其他女人卿卿我我,他才懒得管这狗东西!

感受着大舅哥的情绪变化,姜云卿有些疑惑,他刚才似乎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啊,怎么感觉大舅哥已经把他捉奸在床了呢?这气愤,这恼怒,什么情况啊?

为了预防大舅哥查房,他今晚特意招了一群人打牌,怎么的这似乎没什么效果呢?

姜云卿有些搞不懂,到底是哪个环节出问题了呢?

跟着李茂贞来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姜云卿刚停下,李茂贞便出声问道:“你还有什么要狡辩的吗?”

姜云卿微微一愣,这问话的节奏有些不太对啊!

话说,大舅哥你难道不应该先问“你与蚩梦到底是什么关系吗?”

怎么上来就让他自我交代啊?

不过,既然大舅哥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这也就意味着大舅哥不想听他的狡辩,他已经没有什么狡辩的空间了。

随即便有些惭愧的回答道:“我,确实有愧于妙音······”

姜云卿话还没有说完,李茂贞便怒喝道:“不,你不是有愧,你是有负,你辜负了她对你的感情,她为了你连我这个亲哥哥都可以不要,你凭什么辜负她?”

李茂贞的这一声怒喝,可谓是含愤而出,宛如惊雷炸响,犹如洪钟大作,直让人震耳发聩,瞬间便激起一片飞鸟。

“那能怎么办嘛?我当时喝醉了,你亲自灌得酒,你就没一点责任?”

姜云卿展开矛盾转移大法,转移矛盾的同时,激化矛盾,好让人下意识的忽略之前的事情。

“我······”

李茂贞刚想反驳,却是想起那一天二峒主拉着他们喝酒的场景,一开始他与姜云卿都是没有什么好脸色的。

只是喝到兴起的时候,却是忘记了这些不愉快,勾肩搭背,你一杯我一杯的,哥俩好得跟一个人似的,让二峒主感觉自己有点可有可无,只能自顾自喝闷酒。

这,似乎还真跟他有点关系······

李茂贞这么想着,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晃了晃脑袋,连忙抛却这些想法,重新理清思路,目光锐利的盯着姜云卿。

“这不能成为你的理由,若只是身体上的背叛,我懒得搭理你,可你跟那个小姑娘有感情!”

李茂贞口中的“那个小姑娘”自然是指蚩梦,他与蚩梦不熟,所以并没有直呼蚩梦的名字,以“那个小姑娘”代称。

“我······”

这会儿却是轮到姜云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李茂贞说的没错,他对蚩梦确实有感情,这没法反驳。

见姜云卿无话可说,没法反驳,李茂贞便得寸进尺的说道:“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去杀了那个小姑娘,表明自己的心意,当然你要是下不了手,我可以帮你代劳,要么······”

听到李茂贞让自己杀了蚩梦,姜云卿直接出声打断:“要么杀了你?”

目光落在李茂贞的身上,突然就变得锐利起来,一股杀意充斥在眉宇之间,好似随时都有可能暴起伤人。

“你······”

感受到姜云卿身上传来的那种浓烈的危机感,仿佛一种无比厚重的感觉压在身上,李茂贞忽然有种窒息的感觉。

“刚刚的话,我没听清,麻烦你再说一遍!”

姜云卿感觉自己真的是给大舅哥自由过了火,现在都敢无脑给自己上脸色了。

李茂贞顿时脸色铁青,他只是试探一番,却是没想到姜云卿的反应这么大。

而姜云卿呢,自然也是知道李茂贞的意思的。

只是,他又怎么会顺着李茂贞的想法走,落入李茂贞的节奏去呢?

幻音决运转开来,李茂贞顿时感觉身上的压力小了不少,至少那种窒息感没了,可以正常开口说话了。

只听得李茂贞冷笑一声:“呵呵,你以为这是我在威胁你?这就是你面对妙音时最终会面临的选择!”

“我自己的妹妹我自是在了解不过了,她不会允许那个小姑娘的存在的,而以她的聪慧,你瞒不了她太久,到头来终会暴露,介时那个小姑娘所面临的将会是幻音坊无休无止的追杀!”

这会儿又轮到姜云卿沉默了,大舅哥这说的就是事实,他与女帝同床共枕,自是清楚女帝的性格,想让她与别的女人共享自己的男人,不现实。(参考第一季女帝的性格,霸道冷艳)

现在这个社会有能力的男人三妻四妾是共识,女帝也摆脱不了这种局限性,女帝又爱他爱到了骨子里,不可能离开他,也不可能去伤害他,那就只会去找蚩梦的麻烦。

不过,姜云卿也有解决的办法,只听得他沉吟道:“如果蚩梦能够成为统领娆疆,成为整个娆疆的女王的话,幻音坊未必能威胁得到蚩梦。”

“你是想坐看她们争斗?”

李茂贞瞬间想通其中关节,也明白姜云卿为什么白天的时候不让十二峒真正的解散了。

一旦巫王被除掉,万毒窟势必元气大伤,不可能是幻音坊的对手,可若是有十二峒以做震慑,那蚩梦却是有机会与女帝分庭抗礼。

想到这些,李茂贞忍不住骂道:“你真不是个东西!”

“我就喜欢你这种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表情,来,再来一个!”

姜云卿有些贱贱的笑道,大舅哥此时的表情无疑是完美诠释这句话的。

“哼,与你这等人简直是对牛弹琴,多说无益,反正此间事我会告知妙音的,你就等着那进退两难的境地吧!”

李茂贞冷哼一声,拂袖而去,却也是不相与姜云卿多说了。

没办法,说了姜云卿也不会听,你又打不过他,也没法让他强制听从。

他这一趟,属实是浪费时间,平白气得自己动了肝火。

“小样,跟我斗?”

看着李茂贞离开的背影,姜云卿的嘴角不由微微勾起,欺负大舅哥真的屡试不爽!

夜色在惆怅中很快过去,第二天一早,十二峒的十二位峒主便开始动员组织起来。

蛊王与鲜参也出了十二峒,联系娆疆的其他势力去了。

说实话,以现在他们的实力来说,诛杀巫王自是不在话下的,但要控制住巫王所制造出来的兵神怪坛,那确实需要大量的人手才行。

姜云卿本来是想着从蜀王与楚王那边调集人手,当初让蜀王、楚王与静海王出兵大理,除了有想趁大理段氏此时政权不稳趁机将其拿下之外。

其次便是防一手这兵神怪坛,若是兵神怪坛势起,可快速调集军队镇压。

不过,既然十二峒可以调集人手,那他也就懒得去打搅蜀王、楚王与静海王的好事了。

……

经过三日的准备,一切都已准备妥当,蛊王与鲜参那边虽然并没有联系到几方势力,只有鬼市筱翁,死溪林狚族,其余娆疆大小所有势力,都被威逼利诱加入了巫王阵营。

不过,好在他们找到巫王的老巢。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巫王主动泄露出来的,就是想引诱他们决战。

毕竟,巫王积势已久,需要的就是一场决战。

而蛊王这一方,也是需要将巫王制造到所有兵神怪坛都引出来,一次性全部解决,以绝后患,需要的也是一场决战。

因此,在这场决战之前,双方都没有什么动作,都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

巫王最大且唯一的倚仗,就只有兵神怪坛,他深知兵神怪坛的可怕,所以他并没有分出精力来干扰蛊王的布置,倾尽所有,专心一意的制作兵神怪坛。

而蛊王这一方是没办法的,正义的一方嘛,总是趋于被动的,只能任由巫王发育,等待他宣战。

当然,也可以直捣黄龙,但这就要承担以后不知道什么地方就有兵神怪坛冒出来的风险。

如果双方实力不对等的情况下,那确实只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斩杀巫王。

可现在不算姜云卿这个超标的存在,双方也可以说的上势均力敌,那不如到时候一网打尽以绝后患。

六月二十,巫王终于是下战书了。

三日后,六月二十三,万毒窟外,决一死战!

“哼,蚩离这个老家伙真是打的一个好算盘,这是想利用万毒窟外的那片毒瘴保证自己进可攻,退可守!”

好似那桌子便是巫王蚩离,鲜参懊恼的一巴掌拍在上边,本就脆弱的桌子顿时咯吱咯吱的摇晃起来。

万毒窟外的那片毒瘴,即便是土生土长,修习过巫蛊二术的娆疆人,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因为那片毒瘴本身就是万毒窟用于自保以及筛选人才用的,能够安然进入其中的本就是少数人。

但那些兵神怪坛就不一样了,他们的身体就是经过了巫蛊毒三术强化的,对于这毒瘴天然免疫。

“没办法,这是阳谋,为了娆疆,不管如何,我们都得接着!”

蛊王无奈的摇了摇头,在他看来蚩离若想一战定乾坤,进而彻底的一统娆疆,自然是会无所不用其极的。

“就是觉得有些憋屈!”

鲜参努了努嘴,坐了下来。

“那么我们就来商量一下,三天后如何行动吧!”

姜云卿出声,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起来,然后安排三天后的行动。

其实,这所谓的安排,也没什么花里胡哨的,无非就是利用人数优势,包围万毒窟,蛊王与鲜参组织人手在万毒窟外阻拦普通的兵神怪坛,尽量将兵神之害保持在万毒窟这片区域。

十二位峒主,侯卿,李茂贞则是进入万毒窟内部,阻拦毒瘴的兵神怪坛回援。

而姜云卿,则是去单挑巫王,以及他的精锐兵神怪坛!

没有人质疑姜云卿的安排,这主要取决于,姜云卿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却没有人敢站起来。

三天的时间很快过去,这三天的时间里,不管是南方的大理境内,还是北方的晋国边境,都是打的热火朝天,唯有这娆疆,是静悄悄的一片。

这不是因为娆疆十分安定,只是因为这场改变娆疆格局的暴风尚在蕴量之中。

六月二十三日,决战来临。

万毒窟的毒瘴外可谓是人山人海,即便是前些日子的迁阶大会,也没有这么热闹。

而那片绿油油的毒障当中,亦是数之不尽的人影若隐若现,就像是等候在门口的迎宾,还未进入其中的顾客,不予招待,就那么静悄悄的耸立在那里。

姜云卿提着一柄长剑,从毒瘴外的人群里缓缓走出,他的身后跟着侯卿、萤勾、蚩梦、蛊王、鲜参、李茂贞、钟小葵、尤川、十二位峒主以及蛊王与鲜参找到的援兵,狚族首领与篠翁,也就是包围万毒窟的这些人的所有领导人了。

姜云卿拔剑出鞘,那是一柄八面汉剑,正是来自李淳风之前的馈赠,汉剑八服!

将剑鞘交给身旁的钟小葵,持剑而立。

“我会开出一条道来,你们按着计划行事!”

说完,姜云卿便缓缓走向那片绿油油的毒障。

似乎是感受到有人靠近,毒障中顿时传来无数的嘶吼声,似乎是在警告着即将闯入的闯入者。

姜云卿每走一步,周身的风罡便越发凌厉,其呼啸声也越发的急促。

即便是姜云卿身后的这些个高手们,也无不感受到一种若有若无的割裂感与刺痛感。

等姜云卿一脚踏入毒障时,其周身的风罡已经凝如实质,就像是一柄柄利剑环绕在他的周身,竟是将笼罩过来的毒障一点点的撕裂开来。

万毒窟,巫王寨内,巫王浑身笼罩在一身灰色的袍子之下,整个人就好像没了骨头一样,无力的倚靠在那张大椅子上。

只见他喉咙处一阵颤动,发出嘶哑且极为模湖的声音。

“来了啊!见识下兵神怪坛的恐怖吧!”

随即,他的喉咙便勐烈颤动起来,发出刺耳的虫鸣声。

与此同时,万毒窟毒障内的人影动了起来,地面被踩踏的剧烈震颤,好似随时都会塌陷一般。

“咕噜~”

面对这等声势,包围万毒窟的许多人无不咽了口唾沫,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上的兵器。

姜云卿彻底进入毒障范围,只是他周身的风罡将毒障撕裂开来,以至于他的身旁并没有毒障的存在,就像是一块大饼被啃了一个小口一般。

忽然,数十道人影便张牙舞爪的朝着姜云卿扑来,速度极快,势头也极为凶勐,就像是野兽扑击猎物一般。

不,比野兽更可怕,这些人影并不在乎进行这样的扑击之后自己会如何,他们压根不在乎自己会不会受伤,会不会死亡,仿佛扑倒姜云卿身上,将其撕碎就是他们存在意义。

沉腰下胯,扎根地面的双脚顿时勐地下沉,深深的陷入地面当中。

“彭~”

下一刻,宛如平地惊雷的炸响声响起,姜云卿的身形瞬间从原地消失,只留下两个小土坑,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两个土坑里的泥土无比的紧实,硬度堪比普通的青石了。

紧接着,万毒窟这片终年不散的毒障肉眼可见的被撕开了一道大口子,强大的风压压迫着毒障像两侧排开,无数衣衫褴褛、面目狰狞的人影被撞飞了出去。

有的被撞上了天空,有的被撞进两侧的毒障里,有的甚至被撞出了毒障,就像是一棵钉子,狠狠的插进了万毒窟这块木板当中。

方才,跟在姜云卿身后的一群人,顿时统一震惊的张大了嘴巴,久久合拢不起来。

他们看的出来,姜云卿这还是收了点手的,不然以姜云卿手中的那柄利器,这怕这条开辟出来的道路就不会这么干净,估计是碎肉横飞,血流成河。

“走吧!”

总峒主率先回过神来,手中的念珠重新转动起来,身形一闪踏上了姜云卿方才开辟出来的道路,兵神怪坛可不会有什么畏惧,若不抓紧时间,很快就会将这个姜云卿大展神威开辟出来的通道给填补上。

“走!”

侯卿、李茂贞、蚩梦以及十一位峒主纷纷收神,齐齐轻喝一声,随总峒主一同朝着前方开道的姜云卿追赶而去。

旁边不妨有兵神怪坛扑上来,但对于这一群人来说,也只是用点力气随手一拍的事情。

蛊王与鲜参是留下来主持大局的,而尤川与钟小葵两人,则是因为实力不够,只能在外边帮帮忙。

而萤勾,主要是怕突然出现人格转换的情况,面临不必要的危险,所以也留在了外边帮忙

开辟出来的通道很快就被一群面目狰狞的兵神怪坛给填补上了,前仆后继的朝着姜云卿一行人追去,残留的风压逐渐消散,被拍开的毒障重新填补空白。

绿油油的一片,地面剧烈的震颤,里头人影攒动,这会儿只有从高空俯视,才能看到姜云卿一行人了。

这会儿,姜云卿已经脱离了毒瘴,正式的进入了万毒窟。

几个呼吸之后,总峒主一行人也赶到了,只是他们的身后正跟着一群悍不畏死的兵神怪坛,估计是有得忙活的了。

毒瘴之外,兵神怪坛也开始往外冲击了,那股凶勐的劲儿,并不比扑击姜云卿一行人差。

索性,能来到这里包围万毒窟的,也都不是什么普通人,稍微的慌乱之后,便开始有组织的反抗起来,硬生生的顶住了兵神怪坛的冲击。

“这里你们撑着,我先进去了!”

姜云卿朝身后说了一句,便头也不回的提着剑直奔巫王寨而去,他的神识已经找到巫王所在了。

侯卿、李茂贞、蚩梦以及十二位峒主,互相扫视一眼,顿时一起点了点头,身形斗转,朝着毒瘴中冲出来的兵神怪坛冲了过去。

这些毒瘴中的兵神怪坛,是普通人制作而成的,看上去虽然恐怖、彪悍,但实际上战斗力并不是特别强,只是这种悍不畏死的集体冲击,极具震撼力。

对于他们这些人而言,一开始并不会构成什么威胁,但时间一长就很难说了,不是谁都像姜云卿一样,装了“永动机”似的,到底是有极限的。

所以,一个个的都是严阵以待,谁也不敢轻敌!

来到巫王寨外,姜云卿的步子刚一放缓,寨子里边便传来一个嘶哑而模湖的声音:“远来是客,上茶!”

声音尚在扩散当中,便有五道身影从隐蔽处朝姜云卿扑来,速度很快,只是眨眼间便封锁了他所有躲避的空间,但并没有攻击要害什么的。

不知道是巫王没法精细的操控,还是说根本不需要,姜云卿更倾向于后者,若是寻常人被这四道身影给盯上,只怕是瞬间就会被撕碎,哪里需要攻击什么要害。

只是,姜云卿到底不是寻常人。

面对这样的突袭,那勐烈的劲风吹的他衣袍猎猎作响,他不但没有丝毫的紧张与慌乱,反倒是嘴角微微咧开,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来。

只见姜云卿抬手往下一压,一股巨大的压力瞬间出现在他的身边,“彭”的一声闷响,顷刻间便将这五道身影给摁在了地上,无论他们如何挣扎,骨骼都撑得卡卡作响,也无法从地上爬起来,继续完成攻击。

这五个人,其中三个中年人,一个络腮胡的大汉,两个面皮白净,一个略显老态也是个络腮胡不过头发比那个大汉要长得多,还有一个则是如同袁天罡一般,浑身包裹的严严实实,脸上带着一张面具,只是少了一个斗笠。

这些人蛊王与姜云卿交代过,都是他的生死兄弟,若这些人被蚩离变成了兵神怪坛,希望姜云卿有可能的情况下留其性命。

这些人都是铁杆的蛊王党,是将来蚩梦统领娆疆的基本盘,姜云卿觉得多花些功夫保住这些人的性命还是很有必要的。

“巫王,你这茶有点劣啊,不知有没有更好的?我这人比较挑剔,你这东道主要是招待的不好,我可是会生气的!”

说话的同时,姜云卿周身数十枚无形的气针凝聚而出,以脱胎于华阳针法的定魂针法分别刺入趴在脚下拼命挣扎的五人的穴道当中。

待话音落下,这五人便没了动静,就像是死了一般。

“那自然是有的,就怕你消受不起!”

那嘶哑而模湖的声音再次响起。

姜云卿抬脚跨过那个当着他道的络腮胡大汉,走进巫王寨笑道:“哦,巫王这么自信,那我可得好好品尝品尝了!”

那个声音没再响起,整个寨子里静悄悄的,姜云卿慢悠悠,闲庭信步的走到离内堂不过三丈距离的时候,这个看上去有些荒凉的寨子忽然有了声音。

“嗡~”

空气中传来一声轻颤,八道身影突兀的出现在姜云卿的四周,把姜云卿包围了严严实实,其中六人身形各异皆穿着黑色的紧身服饰,另外两人则是一副黑苗人才有的打扮,一男一女,男的老态龙钟,女的风韵犹存。

姜云卿抬手朝着这六名黑衣人一划,说道:“这几位应该是万毒窟旧部,原本只是不堪一击的货色,被炼成兵神怪坛倒是也能支愣一下了。”

“没想到巫王与黑苗人也有联系,这两位巫王不打算介绍介绍吗?”

姜云卿看向那两个黑苗人,有些好奇。

内堂传来那嘶哑而模湖的声音:“乌衣教左右护法,同样是客,你们可以好好交流一下!”

“原来是乌衣教啊,有所耳闻,有所耳闻!”

一个黑苗人教派,姜云卿到确实听说过,只是不太熟悉。

当然,也没什么熟悉的必要!

突然,地面微微一颤,旧部中的那个大胖子径直的朝着姜云卿扑来,一步一个小坑,爆发力惊人,这速度自然也是极快的。

只是,在姜云卿眼中,却是无比的缓慢,就好似正常视力下蜗牛再爬一样。

大胖子瞬间来到姜云卿的身侧,身形勐的下沉,其脚底三块青石板瞬间就被踏碎,这是要寻求最大的爆发力,一拳轰然砸向姜云卿的左侧腰部。

姜云卿左手下放,挡在旧部这个大胖子这一拳的必经之路上。

“彭!”

拳掌相碰,一股巨大冲击向四周倾泄,顿时两人周围尘土激扬。

只是,姜云卿并不希望女帝为他亲手做的衣衫染上尘土,抬脚一跺,翻涌着就要肆意飞扬的尘土瞬间又回到了地面。

而姜云卿的左手,则是扣住旧部大胖子的拳头,反手一拧,巨大的力道瞬间将旧部大胖子的手臂扭成了麻花,力道仍在蔓延,不得不说这大胖子被炼成兵神怪坛之后,筋骨着实是强悍,他的手臂竟然没有被直接拧下来,而是连带着他的身躯扭动起来。

肥硕的身躯被那股巨大的力道抛起,在空中旋转了三百六十度,姜云卿的手上一松,旧部大胖子无处借力只能是面朝地直挺挺的摔在了地上。

姜云卿的身形一转,右手汉剑八服对准旧部大胖子的后脑勺狠狠的扎下。

“卡擦!”

骨头碎裂的声音十分明显,旧部大胖子身体抽搐了一下,一下子就没了动静。

ps:好歹码出来了,就是明天的喝上两杯咖啡才行了!

不良人之神农不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次元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不良人之神农不死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