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第四次灵石金融危机 > 第五百六十九章 幕后交易

第五百六十九章 幕后交易

就像柳寒星所说那样,九州修真界的主要大陆(除了南极州和北极州),都拥有大陆级法术屏障守护,这些法术屏障据称是上古仙人遗留的禁制,哪怕元婴后期修士也无法暴力突破。

受制于这些大陆级屏障形成的天然壁垒,自从七大门派整合了各自大陆的内部势力后,九州政治格局就再也没有发生大的变化,哪怕某些霸主级门派的实力暂时衰弱了,只要守好自己老家,就能让外敌无计可施。

虽说无量剑派的飞升仙人应该有能力突破这些屏障,但三位飞升仙人登临仙人境后,对九州俗务兴趣大减,既没有破坏这些上古屏障入侵其它大陆,也没有贸然改变九州格局。

等到三位仙人离开九州后,无量剑派倒是认真考虑过向外扩张的可能性,但他们对这些法术屏障却无能为力,因此只能在荒无人烟的南极州和海外的岛屿有所进展,这也是为什么火云州至今还能有那么多五百年前幸存的“反陆洋分子”存在。

正常情况下,各大门派只会在这些大陆级屏障打开几个有限的通商口岸。

在薄南客主导的九州货币联盟的时代,这些口岸便是各大霸主级门派进行外汇管制的主要手段,而当九州货币联盟被灵石储备银行取代后,这些屏障又成为了收取贸易关税的门户。

不仅如此,如果有金丹和元婴期高阶修士想要进出口岸,除非拥有无量剑派颁发的出入境许可,否则必然会遭到阻拦。

杨成龙的官方身份是无量剑派驻海崖城特别贸易代表,而无量剑派驻海崖城特别贸易代表除了负责监督海崖城的远洋贸易和收取关税,还拥有临时开关海崖口岸的权力。

当初卢岸平被捕之时,其中有一条罪名,就是没有及时关闭海崖城的出入境口岸,导致无量剑派通缉犯李飞羽逃之夭夭。

正是因为这个职务拥有扼住海崖系咽喉的权力,担任这个职务的无量剑派筑基期执事,才能有效制衡地头蛇海崖派,比掌握地方门派考核大权的功德堂执事方见才还要强势。

因此在社保改革试点开始前,林剑行第一步就是把卢岸平替换成自己人。

如今田大霄能大摇大摆出现在海崖商会总部,只能说明一件事情:

负责看守边境的杨成龙已经叛变了!

杨成龙是裘龙波专门挑选出来,为中州社会保障体系改革试点站台的代言人,即便柳寒星此前觉得他的行动确实有些怪异,但他也万万没有想到,此人竟然也叛变到了敌对阵营,由于杨成龙全程深度参与了柳寒星的各项谋划,他的叛变简直让柳寒星这段时间策划的行动,都成为了彻头彻尾的笑话。

如今的柳寒星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

怪不得中州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如此不顺利,原来小丑竟是我自己!

而林剑行显然也想到了同样的事。

注意到林剑行又惊又怒的眼光,柳寒星知道自己的掌门师尊是想问,为什么自己身边藏着这么大的叛徒,他居然这么长时间都完全没有察觉。

然而柳寒星确实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且不说杨成龙身家非常清白,似乎并没有跟海崖系有过任何交集,更重要的是,他这段时间也没有露出什么明显破绽,尤其是选聘文件泄密事件和叶辰行踪泄密事件这两起最重要的泄密时间,杨成龙根本从头到尾都不知情。

既没有机会、也没有动机、还没有证据,就算给柳寒星十次机会,他也猜不到叛徒竟然是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

看到柳寒星被惊得说不出话来,姜化安也露出了不出所料的笑容。

当初在柳寒星的接风会上,他看到杨成龙跟青宁商会打招呼时,不慎把杨路的姓名排在了李青宁前面,就敏锐意识到这两人的关系很可能有问题。

然后他就派遣修炼了修罗剑传承的金丹期美女杀手、也是自己曾经的双修炉鼎宋菲凡,对杨成龙和杨路进行了长时间盯梢,并成功发现了“修真交换机”的秘密。

当然了,宋菲凡和姜化安都不知道修真交换机的底层原理,但由于修真交换机的长相颇为类似地球的手机,画风在修真界显得非常奇怪,再加上修真界本来就很少出现一模一样的法宝,因此看到两人都拥有同款的奇怪法宝,并且只有在四下无人的时候才会拿出来使用,这让怀着疑问刺探消息的姜化安,更加确定了两人的关系。

于是姜化安便决定在“3+1”会议上试探下杨路,暗示杨路自己已经看穿了他的秘密。

面对姜化安的试探,杨路很难接招。

他不知道姜化安打探到了自己多少秘密,如果对方掌握的情报比自己想象得更多,任何形式的撒谎都有可能出现漏洞。不仅瞒不过姜化安,还容易把对方得罪死了,考虑再三后,他还是没有撒谎,把杨成龙的秘密告诉了姜化安,只不过他隐去了双方域外战场认识的故事,只是说两人是在云来城相识的老熟人。

哪怕姜化安再神通广大,他也绝对不可能追查到域外战场发生的事情。

而这个“两人在云来城相识”的说法,在姜化安听起来无疑非常敷衍,毕竟你们俩人合谋干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只是互相认识这么简单。

哪怕亲兄弟,都不敢跟你干这种杀头买卖!

不过姜化安知道杨路是心思缜密之人,不会随随便便撒低级谎言,并且杨路还是韩新河和苏远峰的铁杆盟友,姜化安也不方便将他逼迫太甚,再加上他引入火云州外援的计划,还需要用到杨成龙这枚重要棋子,于是也只能捏着鼻子勉强认可了这个说法。

按照姜化安原来的计划,他本来是想趁着鸿门宴的机会,将柳寒星和付孟调虎离山,然后再让宋菲凡伺机袭击落单的杨成龙,取得海崖港口岸的控制权,将田大霄引入中州作为自己最后的底牌。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但既然杨成龙本身就能为己所用,那就没必要冒险动用宋菲凡这枚不太靠谱的棋子,充当这场棋局的胜负手了。

面对姜化安的威逼利诱,杨路和杨成龙也没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尤其是两人此前还联手坑过海崖系的钱,如今被对方抓个正着,只要不想跟海崖系决裂,这个时候就必须坚定站队了。

要知道这可是海崖系的生死关头。

杨路和杨成龙要是这时候还站队不坚决,那就相当于是坚决不站队了。

事实证明,姜化安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宋菲凡确实在关键时刻掉了链子,只不过在杨成龙的协助和姜化安的杀伐果断下,宋菲凡掉的链子才没有酿成实质性后果。

而杨成龙这个中州叛徒也不是白做的。

姜化安不仅对他骗苏远峰三百万灵石币的事情既往不咎,还开出了非常优厚的条件,保证将把他的人身安全作为必要的谈判筹码,就算海崖系高层被迫流亡海外,也能保他去火云州避难,让他在神火宗再获重用。

若是以前,这番许诺说服力或许还不够强。

但有了李飞羽的成功润到火云州的桉例珠玉在前,这番要约就很有说服力了。

君不见李飞羽到火云州后,摇身一变就成为了神火宗地位最高的客卿长老之一,还担任了神火宗驻北极州极北六宗全权代表,地位比在中州担任灵石储备银行货币政策委员虚职还要高。

有了千金买马骨的桉例,再加上姜化安还愿意主动跟他们签订天道契约,杨路和杨成龙最终还是接受了姜化安的条件。

虽然姜化安没说他要让杨成龙打开海崖港口岸干什么,但杨路也能猜到,让姜化安付出这么大代价请来的境外援兵,身份必然不简单。

再联想到突然出现在海崖城的田北溪,杨路很快就意识到,前来增援的人很有可能就是火云州掌门田大霄本人,而田北溪应该就是田大霄提前安排在海崖城的眼线和谈判代表!

由于田大霄和姜化安的合作事关重大,哪怕双方拥有非常牢固的合作基础,田大霄肯定也不可能相信姜化安的一面之词,田北溪亲自来到海崖城,既是代表田大霄跟姜化安谈判,也是为了及时监控海崖城的动态。

这才是田北溪出现在海崖城的真正理由!

而杨路唯一搞不清楚的,就是海崖系和神火宗究竟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他只知道双方肯定早就有私下接触了,毕竟中州社保体系改革刚刚开始,田北溪就跑到海崖城观察风向了,双方也不可能一夜之间就谈好这么大事情,肯定早就有暗中联络。

搞不好海崖商会组建财团收购阳江港的时候,就已经跟神火宗狼狈为奸了!

实际上,杨路的猜测已经很接近事实了。

其实,着名杀手组织听荷雨阁的创始人不是别人,正是神火宗掌门田大霄!

也只有田大霄出面亲自作为发起人,才有这么大面子组织起修真界七大贸易巨头,共同成立了名为听荷雨阁的州际杀手组织。

九州修真界的传言没有错,听荷雨阁这家被杨路戏称为“滴滴打人”的第三方杀人平台,确实是根据陆洋行长当年无意间提出的设想成立,而放眼整个九州修真界,既有能力又有意愿实践陆行长当年伟大设想的人,也就只有他的得意门生兼头号粉丝田大霄了。

而修真界传说中的听荷雨阁元婴期首席,自然也非田大霄本人莫属了。

毕竟寻常元婴期高手就算愿意给听荷雨阁打工,听荷雨阁的七位金丹期董事也不敢随便用啊!

因此田北溪并没有完全跟杨路说实话。

田大霄出面营救海崖系,为了给无量剑派添堵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这也是听荷雨阁的幕后老板在营救自己的合伙人。

其实田大霄也不太想给海崖系擦屁股。

但奈何听荷雨阁的干系太大,如果他坚持见死不救,逼得听荷雨阁七大董事之一的姜化安抖出听荷雨阁背后的秘密,不仅听荷雨阁这个九州最强的杀手组织兼情报组织会彻底完蛋,就连田大霄恐怕也很难撇清干系。

因此田大霄不得不出面营救姜化安!

杨路虽然不知道田大霄和姜化安的真实关系,也觉得田大霄亲自出面有些理由不够充分,但知道神火宗掌门会来营救姜化安,这就足够了。

也正是因为断定田大霄肯定会出面调停,杨路才没有带着自家大小姐提桶跑路,否则就算借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还跟田北溪坐在海崖商会总部的露台上喝茶,恐怕早就通过杨成龙掌握的中州海关,偷渡到离岛和火云州避难了。

柳寒星虽然不知道杨成龙叛变背后的内幕交易,但杨成龙已经叛变这种事情,还是非常显而易见的。

面对柳寒星对杨成龙的指责,姜化安再次拱了拱手道:“柳行长此言差矣,您怎么能说我是收买了杨执事呢?我们海崖派扎根海崖城已经将近七千年,替驻守边界的无量剑派修士做好服务工作,也是我们附庸门派应尽的义务嘛!”

姜化安这番“窃书不是偷书”的言论,看起来好像是在解释问题,但那语气分明就是在炫耀:你们无量剑派早就被我渗透成筛子了!

“反了,你们这些家伙统统都反了!”

柳寒星也是被姜化安有恃无恐的语气给气到了,指向姜化安的手指都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然而林剑行却抬手打断了柳寒星。

看到田大霄主动现身后,林剑行已经意识到,自己目前需要对抗的敌人已经不是海崖派了。

于是他直接向田大霄问道:“田掌门,你真以为火云州能随意插手中州事务吗?你不过是区区元婴二层修士,难道就不怕我将你当场斩杀于此?”

田大霄呵呵一笑道:“林掌门,我没有插手中州事务的意思,但海崖系毕竟是我们神火宗的重要战略合作伙伴,双方在东大洋贸易有着很多相同的利益关切,我们是在不能坐视你无视修真界通行的规矩,肆意压迫附庸门派的行为。更何况,就算你愿意跟神火宗开战,你麾下的无量剑派愿意吗?你无量剑派又有几个元婴期修士愿意来围攻我?”

林剑行眯了眯眼道:“没错,无量剑派没有人愿意跟神火宗开战,但神火宗又有谁愿意跟无量剑派开战?想要斩杀你,我一人足矣!身为无量剑派掌门,斩杀私自入境的外州元婴修士,九州修真界谁也不会说我林剑行做得不是!”

第四次灵石金融危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科幻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第四次灵石金融危机最新章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