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次元同人 > 四季只剩冬季 > 第10章 谁死谁殇

第10章 谁死谁殇

《预言术》是整个大陆第二大权威法术的象征,第一大权威法术是传说中的《时月仙术》,然《时月仙术》在百年前已失传,如今的预言术即便居第二,却也与第一无二了。然预言家族却是人丁单薄,真正拥有预言家族血统的预言家寥寥无几,正是因为如此,预言家族才一直无法跻身七大家族行列。

卜算甲壳在预言咒下,缓缓浮显在半空中,在晓曦的灵力呼应下,流泻出淡淡的白光,白光在半空中与晓曦的浅黄色灵气相交织,渐渐浮现出一行文字,但却模糊不清,蓝光闪耀。见此,晓曦加快念咒速度,良久,未果。

终于,当莲心灯灭尽后,晨曦起,文字现。

“悯人而上天,日左。”

待晓曦看清文字后,顿时气血攻心,气息全乱,满口的血腥味,忍不住晕眩。帐外守候着的玉风和玉书,惊觉帐内气息不对,忙飞身而进。正好瞧见晓曦卧倒在地,嘴角不停地流出鲜红的血液,桌案前的莲心灯尽毁,卜算甲壳遗落在角落,整个场面触目惊心。玉书迅速上前将晓曦抱起,轻轻放在卧榻上,然后为其施治愈术。

等到晓曦醒来已经是日渐西斜。

宗主阁落雪楼,宗主坐在书桌前,玉雪站在她面前,宗主闭着眼,沉浸在悲凉的回忆中,浑身散发着沉重的悲伤,只是淡淡的语气,听不出情绪。

“当年,我和轻云相恋,即使明知族里人会反对,但我们还是不愿意放弃。和世人一样,我们都只求白首不相离。为了避开族里的追杀,我们去了冰岛定居,我们在那生活的很幸福,但好景不长,一年多后,轻云怀孕了,就在她预产期的时候,族里的长老们找来了,我才知道原来拥有练蚀月术的体质的,才能继承宗主之位。为了保证轻云和孩子的安全,我与长老们做了交易。只要我回去当宗主,他们就要保证我的安全。于是,我当日赶回了族里,未想竟然被上任宗主给软禁起来,为了出去,我日夜苦练蚀月术。在一个机缘巧合下,我偷溜出宗主阁,回到冰岛。探望妻儿。还未到冰岛,便已闻到冰岛传来的浓浓的血腥之气。”

说道此处,宗主顿住,良久,起身走至窗前,望着窗外,继续道:“等我上了冰岛,岛上已无活人,到处是尸首,几乎都是一击毙命。等到我回到了我的住处,看到到处的血迹,我在地窖里找到了已是奄奄一息的轻云,而孩子,早已断气多时。轻云告诉我是玉氏的人动的手。可未等她说完,便已便已……为了报仇,我回到这里,委曲求全,查清真相,等到我继任的那天,我不顾众人的反对,坚决让那些参与那件事的人,都成为上任宗主的陪葬品。可是,后来我后悔了,因为我的一己私仇,导致玉家如今血脉单薄,你现在明白了么?我不顾一切的保护你,就是不想让悲剧重演,玉雪,你一定要幸福的活下去,知道么?”

“宗主……”酸酸的热流涌了上来,喉咙像是被什么卡住,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那一刻,玉雪突然觉得宗主的背影是那般孤寂悲伤绝望。

“明日晨曦刚起的时候,便要进行继任仪式了,你今日便好好休息吧。”语毕,身体发出淡蓝的光斑,消失在窗前。待宗主离去不久后,玉雪感到身心俱疲,便回到床上休息。才沾床,沉沉的睡意袭来,早已不省人事。

不久后,宗主出现在她房里,将她抱起后,又再次消失。

宗主阁主殿,宗主站在殿中央,对半跪于地血卫淡淡的问道:“怎么样了。”

“回主上,玉风等人已到景州,一切都在我们的预料之内。”

闻言,宗主挥挥手,示意他离去。待他离去后,一紫色身影出现在殿内。

“血影,准备得如何?”见紫色身影出现后,宗主便冷声问道。

血影微微向宗主鞠了一躬,恭敬道:“万事俱备。”

日渐西斜,晓曦缓缓的睁开眼,挣扎着想要起身。在一旁守候的玉风等人,见此,玉书急忙将她扶起。未待被扶起,便抓住玉书的手臂,急声道:“快快快,快去救玉雪,不然就来不及了。”

闻言,玉风忙追问道:“怎么回事?”

晓曦微微颤抖着,带着哭腔回道:“预言结果是‘悯人而上天,日左’,也就是说,在明日的清晨太阳升起,第一缕阳光映射在玉雪身上的那一刻,便是她死去的时刻……”话还未说完,玉风便已消失在营帐内,见此,晓曦挣扎着要下床,“玉书,我也要去,带上我。”听到此话,玉书冷冷看了她一眼,道:“你这身体,适合静养,去了也是拖累。”说完边从容离去。

望着玉书的背影,晓曦低沉道:“那么,一定要把玉雪就出来。”

宗主阁。

宗主轻轻打开书橱的暗格,大殿左侧裂开一条方形裂缝,裂缝内是蜿蜒不见底的石阶,一窈窕的身影从石阶深处,缓缓的走上来,身后还跟着一名血卫。

待那二人上来后,那裂缝又自动重合。明亮的光线下,那窈窕的身影,身着青绿色正装,微卷的长发。眉尖淡淡的冷清;一双美眸漆黑得不见底,冰冷清澈。

宗主对那窈窕的人儿冷声道:“你去落雪阁呆着,明日到了广场,一切不可有误。”

“是,主人。”她深深向宗主鞠了一躬后,恭敬的退下。

待她一走,血卫便上前请示道:“主上,量子转换器已安装完成,玉雪小主的护卫也都改造完成,就等您指示了。”

宗主淡淡的看着他半响后,沉声道:“我知道了,你去吧。”

血卫应声而去。

待血卫离去后,宗主向殿中央的星状发光体一挥,顿时呈现出封印玉雪的结界,沉睡中的玉雪一脸的平淡,不似平时那般冷清。宗主走进结界,运气将一滴血从食指中逼出,对准玉雪的左耳后滴下,血迅速融入皮肤,幻成一颗微不可见的朱砂痣。之后,凝起全身灵气,注入玉雪身内。待输完灵气后,抱起玉雪,消失在殿内。(未完待续)

四季只剩冬季》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次元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四季只剩冬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