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次元同人 > 四季只剩冬季 > 第19章 祭祀之前

第19章 祭祀之前

看着我仇视他,怀疑他,也不愿意解释么?甚至根本不想我知道真相么?哈哈,真是好笑,看着自己的亲生女儿为仇人做着那一切,也没有感觉么?这算什么?算什么?善意的谎言?我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欺骗和不信任,却总是被最亲最爱的人所欺骗,呵呵,真是可笑。

蹒跚的走出山洞,站在洞口,转身回望着,紧跟在身后的血卫,冷言道:“你们不必跟来。”语落,只留下点点蓝光,人已不见踪影。

青莲山顶,玉雪抬头望着那轮明月,正当不知该何去何从的当下,脑海瞬间浮现出一身长袍,丰神俊秀的儒雅身影。也许,该去散散心,他,许能当个不错的导游。思及此,飞身向清月小筑飞去。

清莲山山洞内,众血卫自玉雪离开后,一直在量子转换器舱内,商议如何将转换器一道安全的地方的同时,又能全面的保护玉雪。最后决定分成三队,一队开着转换器前往不灭冰岛,安置好一切事宜;另一个队则负责联系旧部势力;第三队由五人组成,两女三男乔装成普通侍女和家仆前往找寻玉雪。做好决定后,前两队先行出发,第三队则在人马都撤离后,销毁山洞内的所有痕迹,再将山洞封印住后,前往清莲小镇。清月小筑庭中,漫花飞舞,花雨中棋桌旁,隐约坐着一人,手执白子,出神的望着西方,脸上满是挥之不去的落寞之色。这是,庭外走来一青色身影,到他身侧停住,微鞠着躬,恭敬道:“少爷,六皇已入清莲山地界,预计明日午时开始祭祀,您要亲自过去么?”此人是清月小筑的管家,平日负责打理清月小筑的日常事务,也是天师府的心腹之一。

顾宁放下手中的棋子,伸手接住飘落的白色花瓣,轻声道:“不必了,我自有安排,你派人过去录下祭祀的情景,送回京师让我家老头过目就行了,去吧。”语落,管家顺从的点头,转身离去,见管家离去后,顾宁拿起棋子,轻轻地擦拭,怔怔的出神。不知何时能再见玉雪呢?要是当初在她身下下点寻香,这会想找她,也不会如此之难了。

正在此刻,玉雪正飞身跃上清月小筑的墙头,站在墙头,衣袖在晚风中翩然起舞,双眸目不转睛的看着不远处的顾宁,冷清的声音在空气中悠然响起:“顾宁。”

正执着棋子出神的顾宁,听到这声音,恍然如梦,缓缓的抬头,看向声音的发源地,怔怔道:“你,你回来了?”声音中带不确定。

回来了?呵呵,听到这词,心里有种莫名的放松,嘴角微勾:“是的,我回来了。”

月光下,白衣冉冉,微卷的长发,眉尖淡淡的冷清;一双美眸漆黑得不见底,带着淡淡的笑意,微微弯起的嘴角,这不正是他心心念念的人么?顾宁激动地站起身,衣摆散乱了棋局,手中紧握着棋子却不自知,快步向玉雪走来,站在离墙角不远处,神色依旧激动不已。

看着激动的顾宁,玉雪顿然觉得心神愉悦,轻笑出声,笑道:“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不想见到我?还是说,见到我太兴奋了?”眼底带着淡淡的戏谑。精致的眉眼,瞬间明亮起来。

“不,不是,我……”看着那明媚的笑脸,激动得语无伦次,“我正想着你,哦,不,是怎么找你。不,也不是,我……只是……”过于激动地情绪,让他无法明确的表达他内心的想法,说着顿了下,右手扶了下额,平复下情绪后,对着玉雪笑道:“我想说,你回来了,真好。”是的,你回来了真好,因为你,我的世界才会如你的笑颜般明媚,这一次,我不会再放开你的手,我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不,是生生世世。

闻言,玉雪跃下墙头,飞向顾宁,伸出右手搭在他肩上,左手轻轻揪起他的发,轻声在他耳边道:“你喜欢我?”听到此言,顾宁浑身一震。见此,玉雪退开身子,与顾宁拉开一段距离,轻轻地笑开,笑声如清泉般悦耳。

顾宁望着眼前的玉雪,清澈的双眸,充满认真的神色,一字一句道:“玉雪,我喜欢你,我顾宁喜欢玉雪。”说完一眨不眨的看着玉雪,生怕错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

原本只是想戏弄下顾宁的玉雪,听到这雷人的表白后,微微怔了下,随即便微微一笑,冷清道:“那便当我随从吧,我允许你陪我浪迹天涯。直到……”说着,微微顿了下,继续道:“至少目前是这样。”

六皇一行人,为在预期内到达清莲山,日夜兼程的赶路,这日,终于来到了清莲山脚,远远的便看见天师风姿特秀的身影,待近了,便看见他面上那抹似有似无的温和的笑。

看到那张温和的笑脸,六皇等人不禁恨得牙痒痒。当初就是被这张脸给骗了,见鬼了以为他是个温文尔雅的翩翩君子,相处了才知道其实,根本就是个伪君子,那张嘴巴几乎可以毒死人,且是杀人于无形。想着这几年来被他压迫,就恨不得趁着某个夜黑风高的日子,把他骗到某个小树林灭口,但这种想法只适合想想,不适合实行,一旦被他知晓有这种想法,肯定没有好下场,打又打不过,只好认命。当年就是个血淋淋的教训,六人想群殴他一个,结果反被揍得鼻青脸肿……

往事不堪回首啊。要是早知如此,便好好听父皇母后的劝导,认真修研法术,天文地理,诗词歌赋,棋琴书画,五行八卦,厚黑学,老狐狸经……也不至于凄惨至此。

见六皇已到,天师大步向前迎接,身后的随从也紧跟而上。六皇一下车,便见天师面带笑容,款款向他们走来,不禁心下一抖,不会又做了什么令他不高兴的事了吧?

为了及时赴约,他们可是日以继夜,连三餐都在车里解决,路上都不敢有所耽搁,虽然比约定的还是晚了一个时辰左右,但……这次的下场不至于会太惨吧?想到这,六皇皆挂起谄媚的笑容,向天师飞奔过去,团团围住天师,搭肩的撘肩,搂背的搂背,实在没得插足的便打开扇子,为他扇风……唯恐落后了就挨打。(未完待续)

四季只剩冬季》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次元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四季只剩冬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