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次元同人 > 四季只剩冬季 > 第3章 入局

第3章 入局

“你三天前的情报是我故意放出去的。”他停了停,转身,向我走来,而我竟看不清他的面容,“三天前,你的哥哥姐姐们相继死去,你可知为何?他们都是被一击毙命,伤口都是一点微不可见的红点,内腔大量出血,五脏六腑皆移位,扭曲,破损,死时面容安详。听至此,你做何感想?”

语毕,他正好也行至我面前,伸手抚摸我的发丝,冰凉的触感,惊人的内幕,令我毛孔紧缩,心惊不已。我静然的站着,他依旧不紧不慢地抚摸着我的发丝,只有冰凉,没有慈祥。

这般站了许久,待至暮色降临,皆未有人打破这份缪静。

月亮高悬,月光透过天窗,照射进来,映在黑灰色地面上,使殿内的带点朦胧感。

终于,我忍不住出声:“是谁做的?”声音里有着抑制不住的颤抖。

只听,他发出淡淡的笑声,“那人,你认识,也见过。”

“谁?”

“十年前,和你一起来到这个地方的那个人。”

是七哥。不可能,那双清澈见底的双眸,温文尔雅的笑容,温暖的大手……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他,为什么?”声音只有冷冽。我实在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现在,我可以回答你,第一个问题了。”他转身,拉着我的右手,向内堂走去,“剩余的那十人中,除了你,其他的都追随于他,昨日我得到消息,他准备对你动手了,所以我才唤你来。在他那一叛党未落网前,你不得离开这里半步。”带我至内堂,放开我的手,自行至八仙桌前坐下,继续道:“他背叛玉氏,想做宗主。你现在可是懂了?”

他背叛玉氏,想做宗主!他背叛玉氏,想做宗主!所以想杀我?可他明明知道,我除去玉姓,便如同废人一个,根本对他不起威胁,为何。

“宗主,玉雪,除去玉姓,便如同废人一个,他根本不可能对我下手。”咬牙,声音颤抖不堪。

“正是因为你除去玉姓,便如同废人一个,你才活到现在。”语气肃穆而冷清,“玉雪,你给我记着,那八个人是不可能继承这宗主的位置!这宗主之位更不可能从旁系选出,所以只有你一人了。可是记着了?”虽是询问,但口气却不容拒绝。

“宗主,玉雪不能……”未待我说出口,他便冷言道:“你只需回答,记着了。说,你可是记着了?”

“可是。”让我继承宗主,就是等于将玉氏至水深火热于不顾,我怎能如此。

闻言,宗主怒急,起身,行至我面前,低声道,“我知你顾虑什么,我自有主张,现在你只需答应我便好,日后你便会明白。”

与他对视良久,心逐渐平静下来,从容回道:“玉雪,记着了,但凭宗主吩咐。”

“嗯。”肯定的点了下头,“你且在这住着,时间到了,我自会派人送你出去。期间,不可出房门半步。”说罢,转身离开,丝毫不理会我是否回答。

待他离去,我才发现,内堂已被隔成两半,里面布置成卧室,靠外这一半则摆放着八仙桌。

本以为,他唤我来是为我父母那件事,现在倒觉得自己的想法幼稚不已。讽刺一笑,走进卧室,转身,关门。走至窗前,开窗,席地而坐,开始吸收月光。

宗主阁虽阴冷黑暗,但却灵气充足,月光明媚。

这就是我的秘密。虽不能修习魔法,但我却会另一种修炼方式——月蚀术,这种法术,是当年入族谱时,爷爷送我的祝贺礼。而我学不会炼药,也是因为此术。练月蚀术会逐渐色觉,味觉。如今我除了紫,黑,深棕等几种深色还可去分外,其他的在我眼里全是灰白色。至于,味觉,倒是还未影响太深。

宗主阁大殿中央,齐站一群身着黑色西装的男子,皆半跪于地。领头男子,恭敬地向前,向宗主道:“主上,玉风小主已到沧州,血卫分队拦截失败。”语落,殿内一片寂静。良久,宗主起身走至殿下,望向右面天窗,缓缓道:“很好。在沧州东石崖设埋伏,组三个分队,让青卫带队,人手从旁系一、四级选出,每队60人,设木石阵,四级。”冰冷不带一丝情感的声音,回荡在大殿内。语毕,这群下属齐齐向宗主鞠躬,迅速转身,离去,动做干净利落,整齐有致。

待他们离去后,宗主转身向右天窗附近施传音术:“血竹,去保护玉雪。”只见一血色竹坠缓缓从天窗中显现,宗主大手一挥,血色竹坠迅速飞入内堂。而后,宗主施了个分身术,真身飞向星状发光体后消失不见,分身则盘坐于天窗旁,一动不动。不久后,天亮,月落而晨曦起,天窗暗淡无光。

内堂,玉雪正练成月蚀术第七式,缓缓起身,关窗,正要上床舔息片刻,却见一坠状物向她飞来,正欲转手抓住,却不料坠状物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挂在她左手上,发着淡淡的亮光。见此,玉雪淡然一笑,拉过薄被,安然睡去。

日上三竿,阳光强烈的印射在脸上,终于忍不住睁开眼睛,缓缓起身,呆愣半响。四周皆为灰白色,才第七式月蚀术,便已如此么?昨日夜深,没发现,今日一看,心中隐隐不安。日后,我的世界便只有这灰白之色么?为了活下去,值得么?值得的吧,活着即使看不到,也能感受得到,这也是值得的。出了卧室,便看到桌上摆着一杯牛奶和一盘吐司,心下一惊,我竟未发现有人进来,这宗主阁的人功力竟如此深厚。要想人不知鬼不觉的偷溜出去是不可能的了。既来之则安之,当即坐下,安心用早餐。用完早餐,前去大殿,见昨日还可区分的几种颜色,如今在我眼里已全是黑灰白之色,不禁慨叹。

但见宗主依旧坐在昨日初见时那个位置,见我进来竟也未出声,心里隐隐感到奇怪。恭谨的低下头,沉声道:“宗主,玉雪有急事需要回学校一趟……”我话未说完,宗主便打断我的话,道:“血卫已备好车在门口等你,速去速回。”

“是。”我应声而去,出了殿门,护卫便前来引路。宗主的功力竟强到未卜先知的地步了么?还是他也会预言术?难道是昨日我拆发带的意图被他识破了?一言不发,低头深思。(未完待续)

四季只剩冬季》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次元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四季只剩冬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