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次元同人 > 四季只剩冬季 > 第38章 我当守孝

第38章 我当守孝

天师府,顾宁悠悠转醒。一醒来便见妈咪一脸担忧地看着他,嘴巴一张一合,似乎在说些什么。伸手遮住略微刺眼的光线,恍惚了许久,才慢慢地听到母亲的说话的声音。过了几天,他始终想不起他昏倒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甚至于,他母亲常说的一位长得倾国倾城叫玉雪的女子也毫无印象。看着清月小筑里陌生的女装,毫无感觉,若非母亲及近侍们紧张的神情,顾宁自己都要以为这其实是母亲与大家同他开的玩笑。虽说斯里兰卡的兰生宫被毁有神奇的自我修复,但为免也太诡异了,若真是月神下凡,天卦又怎会没有任何指示。

在看到兰生宫门口那几十具尸体以恐怖诡异的姿势摆成一个恍若古老的八卦阵后,顾宁才完全相信,他失忆。但,那段记忆应该是可有可无的记忆,以为看到画面,他一点熟悉感也没有,不仅觉得陌生,甚至内心有些厌恶排斥。

玉雪将自己关在房内,静修了一个月后,终于还是出门。一推开门,便见到晓溪和玉书他们紧张的神情。见此,玉雪安然一笑,浅浅的梨涡,眸中难得一见的温柔,“玉书哥哥,晓溪这几天让你们担心了,我想通了,即使玉上穹再怎么可恨,他都是我的亲生父亲,我想去给他上香,以尽孝道。还有玉风哥哥的消息还请你们多留意。我知道你们想知道我这十年去了哪,但,我现在还不想说,等我情绪稳定了在慢慢与你们说,好吗?”

此话一落,晓溪便激动地上前拥住玉雪,喜极而泣道:“你想开了就好,只要你开心了什么都好。”她抱着玉雪的手微微颤抖着,玉雪静静地回抱她,眸中的温暖,浑身洋溢着一股柔和安详的气息。玉书看着这温馨的画面,亦会心一笑。

玉雪一行人到了玉氏宗祠,径直前往的后院,后院是一片白桦林,其实不然,这白桦林是一个巨大的传送阵,这传送阵可以对玉氏血统进行辨别,确认是玉氏血统才会将人传送到玉氏墓地。玉雪莫然的走进白桦林,当她进去时,白桦林发出淡淡的柔和的白玉色的光亮,一声呦呦鹿鸣,玉雪瞬间消失在白桦林,同她一起前来的侍卫皆井然有序地站在原地,默默等待玉雪回归。

晓溪和玉书并没有来,玉书是今日政务繁忙无法脱身,而晓溪身怀六甲,不能踏足墓地,因此,最终玉书派了亲卫队护送玉雪前往墓地。

一阵白光过后,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长长的斜坡,坡上稀稀疏疏的松柏,柔绿色的青草,偶有一阵微咸的海风吹过,若非眼前的一排排墓碑林立,都要以为自己回到了斯里兰卡岛。玉雪微微失神地眺望着这群墓碑,眸中星光点点。海风的味道,泥土与青草的芬芳……原来,真的很香。

一个身形如同枯槁的老人家蹒跚地走到玉雪身前,微微鞠了一躬,恭敬道:“玉雪小主,您是来看宗主的吧,那就随老身来吧。”声音如同卡带的声带,沙哑刺耳。

尾随老者到了山侧腰上的一座朴素的新坟前站定,老者半跪在墓碑前,神情悲痛凄苍又似欣慰,“主子,小主回来看您了,老奴在此向主子您谢罪了。”老人佝偻的身影,与那简陋的坟相照应下,显得格外凄凉。微风吹徐,这个坟场似乎笼罩着淡淡地悲伤。

玉雪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小心翼翼地感受着周围的一切,但周遭的一切都平静而安详,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

老者跪拜完后起身,向玉雪深深鞠了一躬,恭敬道:“小主,这是主子留给您的。”说着从怀着拿出一个用粗布包裹着的似是笛子的物体,恭敬地递给玉雪,玉雪沉默地看了半响,才接过手。翻开一看,竟是血竹!玉雪双眸微眯,轻声道:“从哪找到的?”

手轻抚着那笛,那笛似有感应般,轻轻颤动,发出阵阵红光。

“回小主,是主子临走前留下的,主子一直藏在怀里,不想还是被……碎裂成两截,老奴私自做主将它修复了,还望小主不要怪罪。”老者垂首弯腰,恭敬如左。

玉雪微微挑眉,轻笑道:“不必如此,如今宗主已逝,我玉雪又是闲人一个,且随意些吧。你准备下,虽然迟了整座十年,但我还是想为宗主守孝,聊表敬意。”经书说:浅深得乘,风水自成。土为生气之母,有土才有气。气是水之母,有气才有水。所以藏在干涸燥热的地方的气要浅,藏在平坦地带的气要深。

再则,墓风上亦有言曰十不葬:一不葬童山、二不葬断山、三不葬石山、四不葬过山、五不葬独山、六不葬逼山、七不葬破山、八不葬侧山、九不藏陡山、十不葬秃山。可为何,独独宗主葬于这侧山?

老者激动地抬头,望着玉雪,几乎喜极而泣,喃喃道:“小主,您这是原谅宗主了么?想来您也听说了,宗主是您的亲生父亲。老奴在宗主还在世时,便时常念叨着你,唉,若非时局不稳,宗主也断不会将您送到玉明雄家里去的……可惜了可惜了。”说到最后几乎是喃喃自语,若非玉雪听力好,必然听不见。

“宗主他。他很想我么?我想多知道一些关于宗主的事,不知你可否细细告知与我?”玉雪微眯着看着玉上穹的墓碑,指尖微抖,眸中似有泪光闪烁,身子微不可见地颤抖着,似是激动,又似悲戚。

那老人家见此,更是激动不已,忙不住地点头说好,神色欣慰,似是感慨颇深。说着便向玉雪告退,下去准备玉雪的守孝事宜。

玉雪待他下去后,细细地打量着墓地周围,发现四周一半是与方才那边的坟地一样的草原灌木,而另一半则是沙砾地貌。这坟正好稳稳当当地位于两者之中,咋看之下正常不过,细看之下,却似落破不堪。

但,好像有点奇怪,到底是哪里奇怪了呢?玉雪观察了半响,却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放弃。

午后,玉雪出了坟地,被传送出白桦林,在众护卫的护卫之下,顺利回到宗主阁,才到宗主阁门口,便有侍者前来知传说,玉书宗主有事相谈。玉雪,若有所思地看了那侍者一眼,漫不经心道:“何事?”若非晓溪喜欢玉书,玉雪决计是不会理会玉书,玉雪觉得玉书这人城府过深,做事做人太过圆滑,且又诡计多端,令人防不胜防。(未完待续)

四季只剩冬季》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次元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四季只剩冬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