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次元同人 > 四季只剩冬季 > 第50章 局中局之死棋

第50章 局中局之死棋

玉雪激动的跳起身,疾声道:“想要我乖乖呆在这里,就把他带过来,我一个人可待不住。”说着看见玉上穹侧脸上的阴寒,心下一惊,气势顿时萎了不少,咬牙道:“至少请你不要伤害他,他是无辜的。求你了。”

玉上穹冷哼一声,拂袖而去。见他离去,玉雪无力地靠躺在石椅边上,双眸微闭,眉心微蹙,神色冷清。

不久后,门外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玉雪急忙支起上半身,警惕地看向石门,石门一开,一个超大的布袋被外面的人一脚揣进来,而后石门又再次紧闭。玉雪紧紧盯着那布袋,却见一丝丝暗红的血浸染了布袋,渗透过布袋,流到石板上。闻着那略微熟悉的血腥气,玉雪眸色微暗,支起身子,艰难地爬过去,爬到布袋旁边,循着布袋缺口,低下头咬住布袋缺口,将缺口撕咬开。

将布袋中的人从布袋子里拖出来,一股沉重的血腥气随之散发出来,玉雪紧张地将那人包入怀中,仔细地检查地他的伤势,却见他全身伤痕累累,鞭伤烫伤刀伤,一些伤口似是被生生地撕咬开来,全身无一处完好。玉雪眸中微涩,泪水无声地滑落,哽咽道:“顾宁,顾宁,你醒醒,你醒醒好不好?”然而怀中的人却一直紧闭双眸,气息微弱。

玉雪转头向着石门高声喊道:“玉上穹,玉上穹你快出来,快出来。救救他,救救他好不好?”喊了许久,依旧无人回应。

玉雪红着双眼,静静地看着顾宁苍白的侧脸,眸色一敛,伸起手,低头望手脉处狠狠地咬去,一股锈铁般的味道出入口中,手脉处血如泉涌。玉雪将手脉放到顾宁嘴边,掰开他的下颚,将血灌入他的口中,看着顾宁吞了三四口血后,她才罢手。

转而将血细细地涂在他的伤口上,那血附在伤口上不久,便见伤口慢慢地结痂,长出新皮肉,仅留粉粉嫩嫩地细细的疤痕,顾宁的面色也渐渐好转,待全身伤口全都涂抹后,玉雪却也是面色苍白,呼吸沉重。玉雪轻轻按住手脉处的伤口,放置胸口处,低头将唇附在顾宁的薄唇上,一颗青绿色的珠子带着氤氲之气从玉雪的口中渡到顾宁口中,随着玉雪的吐气缓缓地送入顾宁体内,直到心室处,被顾宁血脉上的血液温养着,一股淳厚的力量缓缓酝酿开来。

珠子离开玉雪体内,玉雪仅剩的精神力瞬间消失,没了精神力的支撑,加之此前经脉受损严重,没了珠子温养经脉,又失了精神力的支撑,经脉之伤一时之间经势如破竹,尽数断裂,血脉里的毒素亦瞬间横行肆掠起来,手脉处鲜血犹如溪水涓涓而出。

玉雪痛苦地闷哼一声,整个人瘫倒在顾宁身上,喃喃道:“对不起,连累了你。”只要你活着,你要好好地活下去。

玉雪倒下的那一瞬间,一道绿光从玉雪后颈部射出,空气总的粒子介质刹那间陷入疯狂状态,好似有股力量呼之欲出,一阵狂热的沸腾后,一道细小的时空裂缝缓缓出现在半空,一只巨大的三指尖锐的巨爪子从裂缝中撕裂而出,狂怒的怪叫声扑面而来。

裂缝越来越大,时空能量陷入躁动,整个能量时空的弯曲收缩应该是切面像蜘蛛网状样的弯曲收缩的球体,越靠近球心越密集,弯曲收缩越厉害。最后一个呈立体状的时空洞逐渐形成,一个长着四只蝶翅,人脸兽身,全身长满棕黄色长毛,唯有四肢皆是粗糙皮肤表层,四掌心掌心都长着厚厚的肉垫,巨大而尖锐的利爪嚣张地舞动着。

精致的五官带着邪气,满目的鄙夷和嘲弄,仔细地打量着这石室,见到躺在地上的玉雪和顾宁,嗤笑一声“没用的东西。”爪子一挥,将他们二人扔进时空洞,看也不看一眼。闻着石室中残留的气息,嘴角微勾,自语道:“卑鄙无耻的贱人,看你还往哪跑,叽叽叽叽。”说着迈着步伐走到石门前,一掌下去,石门尽毁,徒留一层薄薄的结界,这结界在他看来可谓不堪一击。

那方玉上穹刚布置好,让仅存的蓝衣人进入Papaversomniferum花海,顺道潜入宗主府,在宗主府内阁,宗主夫人所住之处撒下Papaversomniferum的种子。

Papaversomniferum花开时极尽妖娆,香气微醺醉人心弦,但Papaversomniferum花香闻了会令人产生幻觉,最为渗人的是这香会令人上瘾,一但失了着香气就会令人狂暴躁动,轻则自虐重则送了卿卿性命。

迷失在花香里的人们会感到满足,心情愉悦,时间已久则泥足深陷不能自拔,最后在欢乐的幻象中痛苦的死去。神情上满足,肉体却反之,一步一步地踏上死亡。一旦染上Papaversomniferum,就相当于一脚踩进阴曹地府。

玉上穹刚布好迷局,未来得及欣赏宗主夫人生出死胎的好戏,便感受到石室传来的灵力波动,一股阴邪的灵力正在侵蚀着石室结界。玉上穹心下一惊,急忙抽身离去。才回到石室外围,结界便已被破坏殆尽,邪恶之气侵染了整个墓室,玉上穹面色一冷,双手一挥在自己周身布下结界,瞬移到石室内,除了满室青黑邪气,早已人去楼空,不见玉雪和顾宁的身影。玉上穹正欲离去,却正好被回头来寻他的人面兽身的怪物给遇了个正着。

人面兽身的怪物看到玉上穹后,邪恶地叽叽叽叽笑出声,嗤笑道:“卑鄙无耻的贱人,你的日子到头了。”

玉上穹看着那张精致的人面,冷笑一声:“原来是你啊,怪不得这石室被熏得这般恶臭。”说着手下半点不留情地挥出月灵气,直指人面兽身。

人面兽身亦然挥掌相对,两股灵力波动之下,整个石室支撑不住地开始地动山摇,眨眼间整个石室崩塌后不久,墓室也随之崩塌殆尽。此时二人已飞至半空中过招。

玉上穹久久未见玉雪人影,再加上墓室崩塌殆尽,终于忍不住出声,“好伙计,你将他们二人藏哪了?”(未完待续)

四季只剩冬季》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次元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四季只剩冬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