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次元同人 > 四季只剩冬季 > 第7章 晴天霹雳

第7章 晴天霹雳

宗主沉痛的闭上双眼,良久后才悲痛道:“玉雪,你七哥叛变后我们的人次次拦截失败,不久前,你七哥已攻至沧州,我怒急,便派大量人马人在东石崖拦截,东石崖地形险峻,你七哥的人全军覆没,只有你七哥及其几名近侍逃脱。许是因为如此,才急着寻到你……”话音里带着止不住的悲伤,语调微微颤抖。

“我要出去,看。”冷清的声音因悲痛变得低沉而嘶哑。

“不可,他正满世界的找你,你现在出去了,岂不正中他下怀?”宗主猛地拔高声音,语气略微着急,“玉雪,你不可鲁莽行事。咳咳。”说到一半重咳两声,嘴角溢出血丝,身子微微颤颤都,脚下一软外坐到旁边的椅子上。看到此情形,玉雪忙伸手扶住她,着急地问道:“宗主,你没事吧?怎会如此。”

宗主微微平静了下起伏的气息,定了定神开口道:“为了施这个‘安居乐业’结界,我耗尽心力,为了维持结界,每三日都需往结界中注入大量的法力,这才导致我旧疾复发。如今我已不能维持下去,你可不能再任性了,你若有个好歹,我玉氏危已!”闻言,玉雪怔怔的看着宗主,片刻便低下头,恭敬道:“宗主你放心,玉雪定不鲁莽行事。”

入夜,微凉,朔月的夜空暗淡无光。玉雪微怔的看着夜空,双眼无神,喃喃道:“我一定要出去探个究竟。”看今日宗主那副神色,不像作假,但……七哥怎么会,温文尔雅的笑容,温暖的大手,怎么可能……

真的,都……走了么?只剩我一人了么?我不信,不会的,不会是这样的!我一定要出去,出去探个究竟。坚定了心中的想法后,立刻走至窗边,打开窗,席地而坐,运起内息,淡蓝的月光紧紧的包围住玉雪,片刻后,皆飞向窗外,似有意识般探向结界。片刻后,整个结界开始剧烈的波动,月光大量的被吸入结界。良久,玉雪唇边流出一丝血丝,额头的不停地冒着冷汗。

淡蓝色的光波在结界内不停地回弹,四处扫荡着。看着不似的攻击结界,更似在寻找着什么。

当空明月,似有感应般,越发的明亮。良久,淡蓝色的光波在结界正上方射出,与月光相融合,玉雪猛地睁开双眼,双手打一周天,掌心缓缓重叠,淡蓝的光紧紧地裹住玉雪,带着玉雪,向结界的正上方飞去。身体在碰触结界那一刻,竟化作一缕蓝光,冲出结界,顺着月亮方向飞去,宫九阵在其面前,竟似无物。

宗主阁主殿,宗主站在右天窗下,仰望着夜空一闪而过的蓝光,嘴角微微勾起,低声道:“二号,是时候了。”语罢,身体发出阵阵青光,消失在殿内。

玉雪自离开落雪楼,便直直前往玉家住宅。铁铜色的落空大门一如上次离开那般,微微开着,走进,淡淡的血腥之气扑面而来。行至小径,便远远看见花园有人影晃动,不禁屏住呼吸,迅速飞近,待看清了那些人的面孔,马上冷下脸来,沉声道:“姑姑们,你鬼鬼祟祟在这做什么?”

那些人听到玉雪的声音,皆惊吓的颤了下,转身惊恐的看着玉雪,颤颤道:“小雪,你,你回来了啊。”说完,见玉雪依旧冷凝的看着他们,神色更加不安。大姑深呼吸后,镇静的说:“你应该是知道你父母的事才回来的,做人子女,如此不孝,你说该如何是好?明日族里来人了,你在自行去解释吧。我们今晚便不多留了,这夜还是你自己守着吧。”说完,抬高下巴,傲然向门口走去,然走了两三步,发现没人跟上来,不禁回头看了其他人,傲声道:“还不快跟上来?”

闻言,其他人依旧不为所动,小姑,喏喏的回道:“大姐,你要是有事便先走吧,我们还要留下来守夜的,总不能留玉雪一人,玉雪年纪还小。更何况,按族规,我们也是要如此的。”听到这话,大姑恼急,怒道:“哼,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说完甩袖,飞身离开。

见大姑离去后,小姑忙上前拉住玉雪的手,柔声道:“小雪,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你大姑就那脾气,刀子嘴豆腐心,明日便又好了也说不定。”玉雪注视她片刻,只是冷声道:“我父母呢?”

“在大厅,你姑爷们也都在那守着呢,你表哥被族里派去出任务,一时回不来,这才没来的。”玉雪不理会她,径直往大厅方向走去。

到了厅内,便看见父母的遗体摆在大厅中间,玉雪缓步上前,行至遗体前站直,静默良久。那一刻,心死如灰。身后的姑爷们看着她的动作,大气都不敢出,顿时,整个大厅一片静默。沉重的哀伤开始蔓延开来,静静地流泻的大厅内。

不知过了多久,玉雪轻轻地抬手,缓缓的掀开金黄色覆尸单。正在此刻,身后的四姑爷急忙叫道:“不可,你这是不敬之罪。生前不孝便罢了,死后都。都……”话未说完便见到,玉雪向他走来,浑身焕发着渗人的威压,见此四姑爷吓得说不出话,全身不停的颤抖着,此刻,根本就忘了,面前这个人是,家族公认的废材。

“若非有你们这群宵小之辈,看不得别人好的家伙,我父母会是死得如此惨烈?你们最好都给我闭嘴,否则,族规可不是摆着好看的!”

语毕,转身去检查父母身上的伤口,身后的姑爷们再没人敢阻拦,厅外的姑姑们更是不跟做声,唯恐一个不慎,被惩以族规。

在玉氏家族,直系血脉的附属旁系,必须忠于直系,不可以下犯上,否则处以族规,按情况程度论处。族规规定,当直系家主死后,需从旁系中选出三名殉葬者,殉葬者必须是附属旁系家主,且由下任直系家主推选。直系家主死后,须由族里的长老及宗主主持葬礼。一般都是长老主持,一旦宗主出现,便意味着,此家下任家主将是下任宗主的候选人。

当玉雪仔细的检查完,父母身上的伤口后,确定那是被玉风独有的卸心术所伤。难道,七哥他真的……不对,若果真是那样,宗主又怎么可能就这么让他离开?纵使宗主重伤未愈,但宗主这么多年积累的势力又怎么可能如此不堪一击?隐隐感到,自己陷入一张无形的大网。(未完待续)

四季只剩冬季》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次元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四季只剩冬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