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穿成七零大院坏媳妇儿 > 第312章 大年初一蹲牢房

第312章 大年初一蹲牢房

陈山河最终也没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喝醉酒的江拾月根本不配合。

不光不配合还没有平时半点的理智,又哭又闹。

指责陈山河变心,控诉他不爱自己。

再后来哭着喊着想家,说想她的爸爸妈妈。

想她的闺蜜。

想她的网想她的手机。

陈山河越听脸色越沉重。

江拾月却沉沉睡了过去。

陈山河坐在沙发上,看着躺在自己腿上睡着的江拾月,眼里浮起无尽的悲伤。

***

江拾月再次醒来时,房间里一片漆黑。

不对,这不是她的房间。

她房间里的床已经换成了自制席梦思弹簧软床,而现在睡的这张床就是普通的硬木板床。

江拾月闭了闭眼,再睁开,视线好了不少。

头顶的墙上开了一扇小窗。

很小,恐怕连脑袋都伸不出去那种。

狭小的窗户透进一点微光以及炮竹声。

房间也很小,除了她睡的硬板床没有任何一样家具。

床尾似乎坐着一个人。

江拾月吓了一跳,坐起来。

床尾的人被惊动跟着醒来,哑着声音道:“你醒了?”

“陈山河?”江拾月不可思议地问。

“嗯。”

“这是哪里?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陈山河沉默了会儿,却没直接回答江拾月的问题,“月月,你现在清醒了吗?”

江拾月点头。

不见陈山河回应才意识到他可能看不见,“嗯”了声。

“你能不能诚实回答我几个问题?”

江拾月再次“嗯”了声,努力控制住自己想往他那边靠的冲动。

她不傻,这地方只能让其一个词:牢房。

她一觉醒来就从卧室到了囚室,消失这么多天的陈山河却一起关在这里,绝对不可能是来跟她儿女情长的。

“你到底是谁?”

“江拾月。”

这个问题,从她穿过来,陈山河问了她很多次。

但,她只能给出这个答案。

“你不是江拾月。”

江拾月苦笑:“那我是谁?”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自己娶来的妻子什么样我还是知道的。她好吃懒做、爱臭美、听风就是雨,性子蛮横霸道,特别自私。包括我和阳阳在内,大家都不喜欢她。还有,她肚子里没多少墨水,写字也很丑。虽然是大城市出来的但是并不见识多广,甚至有点鼠目寸光!总之跟你是完全相反的类型。”

江拾月听到这里就明白,陈山河这次铁了心要一个答案了。

他注意到她这么多反常,却从来都没提过。

确切地说是怀疑过,但是没有证据。

这次没有一个合理的答案,她恐怕很难走出这个地方。

陈山河目光往她身上落了落:“你不一样。你聪明睿智、冷静沉着、有文化有理想有主见有胆识有魄力。不光是个好妻子还是个好母亲。但,不管你有多好,你始终不是江拾月,她去哪了?你是谁?哪个国家的人?是怎么做到冒名顶替的?目的是什么?”

江拾月摊手,长叹:“你这些问题,我一个都回答不了。我确实是江拾月。一个死过一回的江拾月。”

陈山河并不信,“我说过,那条臭水沟我去看过。你说碰到后脑勺的那块石头我见过,坦白说,拿它砸死人都费劲,别说只是撞了下。”

“没不过脚面的水还能淹死人。有个词叫巧合。”

“行。就算你说得是真话。那你又是怎么死而复生的?”

江拾月翻个白眼,“这事我真不知道。这样,你要不信我,你把我带医院去解剖下?”

陈山河:“……”

听出她话里的强行压抑的怒气,陈山河声音软了三分,“月月,这件事不解释清楚,你就永远出不了这个门。”

“那我能不能先问一句,我到底是为什么被抓进来?”

“间谍罪。”

江拾月:“……”

倒吸一口凉气:“怎么就间谍了?我干什么了?”

“我们单位很机密的文件被人动过。”

“关我什么事?”江拾月气笑了,“我连你们文件在哪藏着都不知道。以前跟着你在修理营住,现在我上大学,寒假才回来没两天你就出任务了。我在这里鬼都不认识一个,整天忙着跟于主任他们一起做生意。哪有时间去偷你们的文件?”

陈山河道:“你身上疑点最多。这半年来你性格大变,行事作风大相径庭,全修理营的官兵家属都可以作证。”

“就因为我改邪归正我就成间谍了?难道犯错的人就没有改过自新的机会了吗?”江拾月浑身哆嗦,语气都有些抖更多的是失望,“陈山河,别人都不信我你也不信我是吗?”

陈山河沉默。

“呵呵。”江拾月拢了拢被子。

这牢房不知道建在什么地方,阴冷阴冷的。

大年初一,别人阖家团圆,她在大牢里蹲着。

越想越气,江拾月冷哼一声,“判人死刑是不是也得有个审判过程?我就睡一觉直接判刑了?”

“等天亮,会有人来审你。”

“那你在这里干什么?怕我跑了?”

陈山河轻叹,“今天过年。”

怕你一个人在这里害怕孤单。

江拾月跟陈山河夫妻这么久,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但是并不领情。

“用不着你假好心!你都不信我还不如眼不见为净。”

“月月。你连我都说服不了怎么说服审查组的人?这不是儿戏!这次的事情很严重。”

江拾月起身下床,站在陈山河面前,从上到下一颗颗开始解自己的衣服扣子。

陈山河皱眉:“你要做什么?”

“脱衣服呀!你不是说怀疑我是冒名顶替的。你还说你不了解别人还是了解自己娶回来的妻子。我身上有什么特征别人不知道你应该知道吧?”

陈山河抓住江拾月的手,制止她再动。

她的手冰凉,陈山河心疼地把她拉进怀里裹着,“月月,别跟我置气。现在的情况对你很不利。你父母找不到了。没有人能证明你是你,我也不能。”

就算他记得她身上哪有胎记哪有痣,说不定间谍也一一仿照呢?

“就算我能也没用。”陈山河道,“我是你的丈夫,也需要被审查。”

不过只是停职审查,用不着进来。

穿成七零大院坏媳妇儿》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穿成七零大院坏媳妇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