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与春同行六十年 > 第三百零九章 多事之秋(九)

第三百零九章 多事之秋(九)

与春同行六十年

第三百零九章

多事之秋(九)

车宏轩开车来到那条风景如画的山间公路上,他感到这条带给他魂牵梦绕的山路,今后再走的机会不是很多了。

随着温度逐步下降,原来云雾萦绕的苍山林海,已经秋高气爽,无边的绿开始分层,伞状树冠呈现出浅淡不一的色彩,从山下向山上,色彩越来越明显。不会有多少时日,凉风和冷露便会染红枫叶,便会为山杨、核桃楸、柞树等这些落叶乔木的叶子图上金黄------然后便是可怕的无边的凋零------

在“老黄峰”香兰去年曾经让他停车小结的地方,他停下车,回想着那时的情景,香兰蹲下后又站起来的可爱而又调皮的面容,仿佛就在眼前,一切都是那么无情地过去了。

十一点刚过,车宏轩开车到密度板厂门口,黄老板正好开车出来,两车遇到一起都停下来,前车窗相对,同时打开车窗玻璃探出头来。

车宏轩问:“您是黄老板吧?”

“是是,你就是鼎鼎大名的车老板吧?”

“我是,但没有什么大名鼎鼎,包工头子而已。”车宏轩挂到空挡,拉起手刹车,干脆笑呵呵开门出去。

黄老板却依旧探出个肉滚滚、光亮的大秃脑袋说:“像样,像个大老板!不过你这破车不行,打脸,得换台进口车。对了,不是听说你有台好车吗,程纪老百姓都说那台车比程纪整个村子还值钱,怎么不开出来?”

车宏轩笑了说:“我习惯了开这台车。”

“低调也对!”黄老板又黑又红的脸上笑容可掬地接着说,“我要陪老伴到庙上去许愿。风水先生告诉她必须这样做,说是那山里有大仙,不能惊动,否则会步步不顺。许完愿我们就做纸(签合同),让你把钱带走。今天好日子啊,你看这天万里无云,风丝没有,树梢都不动,真他妈好啊!也不知道是他吗真的假的,非得让她许愿,说是我得了这座山会财源广进。他奶奶的,要是许愿不灵,我明年就他妈买头老母猪去还愿!要是闹大发了,我他妈开台钩机把那破庙给他扒了!这老娘们,没个整,老房子——斜了!活人不信,专门信那几堆泥土(佛像)!”

黄老板老婆也从后车窗探出头来,对车宏轩说:“你别听他喝点牛皮散(酒)胡说八道!你看那德行,像不像土匪?像螃蟹,横着走路,天都装不下他了!做生意哪有不讲究这个的?车老板我们虽然没见过面,但早有耳闻,你也是做买卖的,小妹相劝一句,你也应该去许个愿,图个顺利嘛!”

车宏轩笑了说:“我不信这个。”

黄老板老婆说:“信不信没关系,你可以试试,烧柱香用不了几个钱。说不定以后就灵了,一顺百顺。这个庙很有名,百里之内的人有事了都到这里来。”

车宏轩说:“谢谢你的关心。”

黄老板说:“别跟她扯那些没用的!大哥你跟我办事不用担心,多大事说办就办!不是跟你吹,我林地和山照摞起来比你还高,在我们省内不会有第二个人!那山在你手里白费,一分钱产不出来。在我手里就不一样了,我能把它变成永久所有权。那些个老树、霸王树,就像八十多岁的老头老太太,干晃,占一大片地,不长材料竟长胞,必须片了(全部割掉)。就像那些个老头老太太,该死不死,给国家、给社会和家庭造成多大麻烦?我估计能有个十几万立,够密度板厂干个年八的。”

“我佩服你黄老板!”车红轩奉承一句,虽然感觉言语粗野,但黄老板毕竟是个办实事的人,短时间内能找到这么个买主也不容易。

“你去山里安排一下,什么锅碗瓢盆的你拿走,除了推土机,剩下的设备和工具都给我留下。我晚上办,杀猪宰羊,庆祝一下。”

车宏轩点点头说:“晚上我就不参加了。”

黄老板瞪起眼睛说:“你怎么说笑话呢?这买山卖山是件大事,镇里、林业站还有村里有头有脸、人模狗样的都得给我来,怎么能缺了你?卖山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你也太脸小面子矮了!人在江湖,谁没难的时候?不算事,没抢男没霸女的不丢人。我们常说不翻车不打压不是好老板(赶车的),做生意哪能事事称心如意?再说,这几天你卖山都成了这里的新闻,你回避也没有用。你想,那么多人在你山上干活,还有跟你出去的那么多民工,这场面能缺少你吗?”

车宏轩为难地说:“我确实回去有事,请你理解。”

黄老板摆摆手说:“那不可能,绝对不行!”

车宏轩买山是迫不得已的事,心情非常不好,不愿意参加这个仪式,可又不能表现得过于强硬,那样也可能对办事不利,便勉强地说:“好吧,就按你安排的意见办。”

两人相互致意,开车离开。

车宏轩本来不想上山了,他觉得那样很难受,无法面对。不好意思见那些熟悉的老乡,就连那两条狗,他都感觉无法面对。他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他正和谢蕊芬、香兰在山上玩,也正准备给女儿吃定亲饭,有天晚上下雨了,看到了很多林蛙。一切都过去得太快了,尽管今天比去年的气温要高,还残留着难得的温暖,可他觉得还是浑身有股难以名状的冷。

出了青山城,他在一个大山脚下停下车,呆坐车里似乎想起《隋唐演义》里的秦琼卖马,《水浒传》里的杨志卖刀,凄然落泪。山里到处都留着他的脚印、留着他的身影、留着他的梦想,失去了大山,几乎挖去了他的心头肉,破灭了他美好的憧憬。他回想这些天发生的一切,默默地静静地呆了很久。

平静后车宏轩拿出电话给山里打过去,见是汪大哥接的,未加思索地问:“在哪里?”

“在山里呢呗!你喝酒啦?怎么糊涂了,往哪打电话你还不知道?你在哪呢?”

“我在镇里洗澡堂,你过来一下,把去年卖大柴的钱和帐给我带来。”

汪大哥在电话里沉默一会儿说:“你怎么还惦记那几个钱?不是留着小河娶媳妇用的吗?去年我拼了老命才弄到那么几个钱,不容易啊!再说我和你大嫂一天比一天老了,你不给留点过河钱哪?”

车宏轩听到这通话很不高兴,想起前些日子黄老板电话里说的事,又想起谢蕊芬对他的评价,气愤地说:“让你办什么你就办什么!”

黄老板曾经在电话里告诉车宏轩,说汪大哥私自卖木材。

汪大哥说:“都在你大嫂手里,我回去取吧。”

车宏轩气愤地按了电话,调头开车回去,到镇子里洗个澡,迷迷糊糊的在休息大厅睡觉。醒来的时候快到五点了,见汪大哥还没过来,准备再打电话。

恰巧这时候汪大哥过来了,也没换浴服,拿个旧报纸包,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将纸包扔给他说:“这是卖大柴剩的钱。”

车宏轩打开包一看,三捆一万是整的,余下的是散的,有一百元的还有五十元、二十元和十元的,显然没多少,心里顿时气愤了问:“帐呢?”

汪大哥也气愤地瞪着眼睛说:“你大嫂翻箱倒柜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没了。”

车宏轩严厉地说:“你原来说是十四万,现在还不到四万,怎么差了那么多?大哥我告诉你,我最恨我相信的人骗我!”

车宏轩死盯盯着汪大哥,想想不要影响大事,便喝令道:“你先回去吧!”

汪大哥没好气地说:“再困难也不能卖山,欠考虑!那山最少值上千万,那几个钱你就给买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是被姓黄的欺负住了,太让人笑话!我告诉你车宏轩,别人怕他我不怕他,我还能活六十岁?再说你干了那么多年,哪里凑不到这么几个钱?”

车宏轩交代说“山里除了拖拉机其余设备都给人家留下,锅碗瓢盆归我们,明天你安排搬家。”

汪大哥愤怒地转身走了。头两天他就知道车宏轩工程干不上去了要卖山,不仅他知道,村子里也是一声的。他回家跟老伴一说,老两口子像大难临头,生活刚有点起色就要卖山,这是釜底抽薪啊,没山指望什么生活?想起以前没钱的时候憋得两眼冒金花,饱尝饥寒之苦,对艰难的日子怕透了,便决定把卖大柴的帐扔到灶坑里一把火烧了,虽然原来告诉过车宏轩还有不到十四万,现在留下十万死活不认帐。汪大哥又将山里不少值钱的东西拉回家,还在山上偷偷地割了不少贵重的木材,等着有机会拉下山卖了。就是这样,老两口子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来得这么快。

车宏轩心里明白,想弄清卖大柴的帐并不困难,到板厂让黄老板一查就清清楚楚了。但那么办自己和汪大哥会有一场旷日持久的口角,对自己名声也不好,如果被村里知道了还存在分成问题,因此不如忍了。想到这,他起来穿上衣服,把汪大哥拿来的钱放在后备箱里,开车来到板厂。

在板厂门前那两棵老榆树下,放了四张桌,大家围着饭桌闹哄哄的“斗地主”,旁边围着一群白色的鸭子,“呱呱”地叫着,撵走了还会回来,看来它们一定要参与会餐。

镇里来了一位副镇长、林业站站长还有几个头面人物,村里来了小胖子郎书记和大个子魏村长,大家都按照镇里“服务好”的原则来办,也都知道车宏轩确实是遇到麻烦了,都理解他。

车宏轩和黄老板在协议上签了字,大家都鼓掌祝贺,板厂的工人们燃放烟花爆竹,卖山的事尘埃落定。

闹哄一会大家继续“斗地主”,没玩的围着看热闹。

小胖子郎书记赶着跑过来的鸭子,嘴里骂道:“谁家的鸭子?杂种,抓住就给你下汤锅,让你闹哄!”

这会儿太阳西下,一抹晚霞照在两颗老榆树上,远近的千山万岭,沐浴在暗红色的晚霞里。晚风徐徐吹来,带来田野里稻谷的芳香和深林里的清爽,山脚下的座座小山村,在朦胧的山影下绿树婆娑,炊烟屡屡。老榆树底下流过的小河,河水不深,清澈见底,可以看到河底奇形怪状的鹅卵石。从水库里逆流而上的小鱼,一会儿成群的浮在水面,一会儿一窝蜂地钻到水底下的鹅卵石里,无影无踪。如果你把脚放到水里,小鱼就会围过来啃食,弄得你发痒。

车宏轩不喜欢闹哄,如果钱到手他会一走了之,这里的一切都将留在美好的记忆里。他来到小河边看着小溪,看着晚霞,看着远近的群山。他爱这里,不愿意离开这里,想到要离开这里不禁柔肠寸断。

小胖子郎书记见车宏轩独处水边,便凑过来,准备跟他说一件惊天大事。

这两天,村里为了车宏轩卖山这件事议论纷纷,今天中午,几个小组长还把他叫到“三叔”那里,让他想办法办好这件事。

原来,山区村下边,受自然条件限制,还分了组,把那几十户,或者十几户,乃至几户分散在不同山沟里的住户,叫做一个小组。这些小组长一般都是D员,掌握着村里的选举大权。所以,这些人在郎书记不能不过去。

这里的“三叔”是一个特殊人物,解放后第一组,也就是村里最大组的第一任组长,村里人无论大小都习惯叫他“三叔”,由于小时候得过大骨节病,从年轻时候就失去了劳动能力,因此他只当了两年的村长就不干了。由于读过“私塾”,认识几个字,又不能干体力活,便成了账房先生。这里的账房先生,指的是红白喜事替主人记来往帐目的,不是职业会计。除了干这个,没事的时候他还看了不少书,农闲的时候给大家讲古说书。作为回报,大家也许给他拿来几袋玉米,也许做年豆腐的时候给他带两板,这也是他一项很重要的生活来源。他讲“三国”是一绝。他还有一件拿手活,字写得特别好,每逢过春节或者谁家办喜事,春联都出自他手。人们习惯了,有大事小情都来问“三叔”,久而久之,“三叔”就成了人们心目中的“明白人”,大事小事都跟他商量。

前些年,“三叔”又盖了三间筒子房,开了超市,放上几张桌,买来麻将、扑克,招大家免费来玩,用什么当然就从超市买了。所以,“三叔”这里就成了村里的政治中心,比村委会还热闹。

在车宏轩山里干过活的,外出古城市打工的家里老人,借过钱的,相互串通,找到村里几个组长,跑到“三叔家”,请他想办法看看卖山这件事怎么办。

“三叔”知道这件事不是他能办的,便给郎书记打个电话,请他过来。

郎书记带着魏村长开着那台稀里哗啦的破吉普来到“三叔”家。

大家七嘴八舌,不过两个意见:一是不能把山卖给黄老板,那样山上的树就保不住了,这是引狼入室;二是如果没人买山,车老板就走不了,车老板仁义,应该留住。

郎书记笑了说:“卖山这件事,政府有规定,我们挡不住。”

有人说:“那要想办法留住车老板,他人太好,日后一定能发展起来,肯定会给村里带来好处。你不能把恶霸引进来,又把难得的好人放走。”

郎书记不高兴地说:“你们这都是胡说,我还不明白?可有什么办法?”

“三叔”摆摆手,让大家平静下来说:“是这样,黄老板来是没办法的事,挡不住,可留住车老板还是有办法的。”

郎书记笑了问:“你别一天装神弄鬼的,快说说有什么办法?”

“三叔”卖弄地说:“把村里的泉山给他,那山撂荒在那里也没用,不如送给他做个人情。这样我们同时引来两个老板,留住车老板,也可能对黄老板是个约束,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嘛!还有,我们镇里方圆几十里就那一台推土机,仅为了这个就值,况且车老板日后定能成就大业,也必将给村里子孙后代带来好处。”

郎书记生气地问:“你不知道那座山是怎么回事?顺嘴胡咧咧些什么?”

大家也都认同郎书记的说法,给车老板一座闹鬼的山,一旦出了什么事,心里不安啊。

“三叔”笑了说:“我怎能不知道?说是有屈死鬼阴魂不散,总出来闹事,所以没人敢承包这座山。其实这都是无中生有的事,人死如灯灭,气是清风肉是泥,哪来的鬼呀神呀的?再说,你们都知道,老话说人死赛猛虎,虎死赛绵羊,那车老板毕竟是个读书人,不会迂腐到害怕鬼神的程度。我多说几句,给你们讲讲‘三国’里的卢马的事。”

郎书记不高兴地说:“扯那么远有什么用?”

大家赶快拦住郎书记,请“三叔”讲。

三叔打打嗓拿起精神开讲:“刘备为刘表平定江夏叛乱,赵云杀了叛将张武,夺一骏马,刘备为了讨好刘表,将此马送给刘表。刘表谋士蒯越告诉刘表:‘此马眼下有泪槽,额边生白点,名为的卢,骑则妨主。张武为此马而亡。主公不可乘之。’刘表便将马送还刘备。刘表的幕宾伊籍曾提醒刘备此马不可骑,刘备断然不信。后蔡瑁于襄阳设计加害刘备,刘备骑此马逃出西门到檀溪,前有阔越数丈檀溪,后有蔡瑁追兵,刘备长叹:‘今番死矣!’又大呼:‘的卢,的卢!今日妨吾!’那马忽从水中涌身而起,一跃三丈,飞上西岸,救了刘备。后来刘备图川入蜀,将此马送于军师庞统,谁知庞统刚骑上就被敌人当做刘备在落凤坡被乱箭射死,此马从此不知下落。这就是说,刘备骑得此马,庞统却消受不起。所以泉山也一样,说不定姓车的老板就能压住邪。你们知道,老领导就不信鬼神,据说他活着的时候,什么牛鬼蛇神大仙小道的,全都跑到深山老林里躲起来了,当然这都是些没根据的说法。”

大家都赞成“三叔”的说法,希望郎书记努力一下。

郎书记也觉得有些道理,便答应大家考虑考虑怎么办。

出了“三叔”家,郎书记拿出电话给镇里书记打过去汇报:“老百姓都想留下车老板,我也觉得很有道理。”

“原则同意,要办的稳妥,不能胡来,特别是牵涉到村民利益的时候一定要做好工作。”

“不会的,你放心好了。”放下电话,他又问魏村长这件事怎么办。

魏村长怕闹出麻烦,笑着说:“你看着办吧,怎么都行,留下来我欢迎,走了也没办法。”

“你这不跟放屁差不多吗?”郎书记生气地骂道。

郎书记知道这件事要办是有风险的,没实在的优惠车宏轩不会留下来,有实在的优惠会就要损失村民的利益。好了怎么都好说,砸锅了就会留下罗乱。可不办就违背人心,从良心上讲,他也舍不得让车宏轩离开。如果将来车宏轩起来了,按照他的为人一定会对得起村里的老百姓,那时候大家就会理解自己的良苦用心。再说,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种红薯,冒点风险也值得。晚上来到板厂后,他一直没有机会单独和车宏轩说话,这会儿见车宏轩独处河边,是个绝佳的好机会,便乐呵呵凑过来准备谈事。

与春同行六十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与春同行六十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