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生活 > 权利的游戏 > 171 计谋频出

171 计谋频出

哂笑一声,王宝华说道:“张书记这是忘记干部职级的相关规定了吧?工业园区是正科级单位,管委会主任也是正科级干部。”

张元栋怎么可能把干部职级忘到脑后了呢,他本就是在浑水摸鱼,打算放弃党工委书记一职的争取,趁机把杨光的正科级给拿下来。

见王宝华这个老油条如此迅速就猜透了自己的想法,张元栋一点也不觉得尴尬,他说道:“王书记提醒的对,是我疏忽干部级别这个问题了。”

高远提出这个人选后,大家就开始唇枪舌剑进行争论。

他反倒冷眼旁观起来。

其实很简单,高远把杨光作为园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的拟任人选提出来,目的就是试探这帮人的反应。

对于这个人选,他另有安排。

见各位常委争执不下,泉学忠笑眯眯开口了:“既然大家的意见都不统一,那就按照民主集中制原则,投票吧,同意由杨光同志担任园区党工委书记兼管委会主任的请举手。”

说着,他环顾四周,见刘梦媛、高远、杨跃东、张元栋和黄建军把手举了起来。

泉学忠心里那叫一个痛快啊,这段时间对刘毅的拉拢工作没白做。

刘梦媛皱起了眉头,目光如电死死盯住刘毅,对他的背叛,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

刘毅则低着头,显然意识到自己这个举动会引起刘县长的不满,干脆装起死狗来。

泉学忠呵呵笑道:“不同意由杨光同志担任园区一把.手的请举手。”

刷!

王宝华、夏云飞、钟广庆、统战部长王乃文迅速把手举了起来。

见状,泉学忠这才笑着举起了手,然后把目光定格在刘毅脸上,问道:“刘部长,你的意见是?”

刘毅仍旧低着头,闷声说道:“我弃权。”

弃权啊。

弃权也成,愿意当墙头草,没人拦着你。

怕是今后你小子在刘梦媛那里一点支持都得不到了,到时候不怕你不乖乖倒向我这边。

泉学忠笑眯眯说道:“五票同意,五票反对,一票弃权,由杨光同志担任园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的表决不通过。”

看着泉学忠志得意满的样子,高远越发觉得常委会这帮人有意思了。

一个会议开得让他热血沸腾、斗志重燃,同时他也看清了泉学忠的嘴脸。

这家伙,安分了一段时间后贼心不死啊。

嗯,泉书记,请继续你的表演吧。

还有刘毅,之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脑袋后面有反骨呢,居然是个二五仔。

就是不知道泉学忠许了他什么好处,让他叛变革命队伍的。

不着急,慢慢观察慢慢玩就是了。

牛粪有的是!

不对,时间有的是!

会议结束后,刘梦媛气呼呼往外走。

高远赶忙追上来,对她说道:“县长消消气啊,不至于的,本来就是个松散的联盟,早散了早好。”

刘梦媛脚步匆匆,低声说道:“大意了,我也没想到刘毅会投弃权票,看来,他的工作被泉书记做通了。”

两人来到县长办公室,落座后高远说道:“杨光本就不符合任职条件,这事儿会前我也跟您说过了,咱们把杨光拿出来试探一下泉书记一方的反应,也达到了咱们的目的。

再者说,我对这个生物制药工业园区的定位,原本就不是正科级架构,是由市政府监管下的副处级机构,杨光就算被破格提拔使用了,依然达不到任职标准。”

闻言,刘梦媛有点惊讶了,“原来你打得是这个主意啊,副处级园区,能实现吗?”

高远说道:“得获得省里的批准才行,我这不是打算去省里活动活动么,只要省政府同意,下个文件咱这园区就摇身一变,成为由市政府监督管理的副处级单位了,到时候,由谁来担任园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就不是县里说了算的了。

另外我还有个想法啊,县长您给参谋参谋。”

刘梦媛笑容满面道:“你说,我帮你出出主意。”

高远笑道:“咱们的泉书记最近很活跃啊,拉拢这个联合那个的,心思没放在工作中,净顾着争权夺利了,这苗头不对。再任由他这么搞下去,凡是上了会的议题都被他否了,咱今后的工作就很难开展了。

所以我又想搞事情了,他能策反一个刘毅,我就能挖他一个王乃文。”

刘梦媛揉着脑门儿说道:“王乃文是从陵城区副区长的职务上调过来的,据说是常务副市长吕新江提拔起来的干部。”

高远一听就乐了,“原来是吕市长的人啊,那就好办了,我跟吕市长多少有点儿交情,麻烦吕市长给王乃文做做思想工作呗。”

刘梦媛苦笑道:“老弟,你想简单了,这个事情你还真不能直接跟领导说,你说了,让吕市长怎么表态?支持你在县里搞团团伙伙?领导会很为难的。”

点了根烟抽着,高远一想刘梦媛说得是对的,这事儿不能这么干,想了想,他说道:“是我没往深处想,把事儿想的太简单了。”

皱着眉头抽完一根烟,他摸出手机来,当着刘梦媛的面给陈宁打过去,接通后直接问道:“王乃文的底细你了解多少?”

陈宁的话跟刘梦媛如出一辙:“多少知道点,王乃文是吕新江的人,来梧桐县之前是陵城区的副区长,还是靠边儿站的那种,跟陵城区长很不对付,再加上年龄也不小了,就被安排分管宗教那个口子。

要不是这次梧桐县发生了贪腐大案,怕是这个县委常委、统战部长的位子也轮不到他。

对了,他儿子王非跟我是高中同学,因为老爸不被重用,那货参加工作快四年了,现如今还只是个街道办上的办事员。

我差不多能猜到你要干啥,要不,我试着拉拢一下他儿子?”

高远笑道:“这家伙我多少有点儿印象,好像一起喝过两次酒来着,哎呀,还是自己兄弟配合默契啊。”

“废话,你一撅尾巴我就知道你拉什么屎!”

“粗俗!这事儿你有把握吗?”

陈宁撇了撇嘴,低声说道:“王非那孩子受他爹牵连,在单位上不被领导待见,连个女朋友都找不到,这两年估计憋的不轻。明天不就周六了么,这事儿我让刘岩操作一下,干脆今晚把他约出来弄到红磨坊去,给他安排俩小妹伺候一番,不怕他不屈服。”

高远琢磨了一下后问道:“他在哪个街道办?什么科室啊?”

“旅游路街道办公共事业科。”陈宁说道。

“这样,光让他玩儿好还不成,想办法提一句把他调到哪个局里去吧。”高远说道。

陈宁嘿嘿笑着建议道:“这事儿对你来说不成问题啊,把人调到招商局去就是了,反正你跟齐采菱早就不分彼此了。”

高远心虚的看了眼刘梦媛,见梦媛县长眼观鼻鼻观心如老尼入定一般心无旁骛的想着啥,咳嗽了一声后说道:“待会儿回市里,你来接我吧。”

陈宁心领神会地说:“好,我这就给王非打电话,过十分钟过去接你。”

说完,挂断电话,想了想,找出王非的手机号码,用座机拨打过去。

在单位上待得无聊的王非整卖力的蹬着自行车往家里赶,打算回去后上网打会儿游戏,排解一下被领导臭骂了一顿的郁闷心情。

手机响了,他捏了车闸单腿撑地,摸出来一瞧,是个座机号码,立马切断。

陈宁有点傻眼,怎么给挂了?

难不成以为哥们儿是卖保险的?

嘁了一声,陈宁再次顽强的打过去。

这次王非接了,语气非常不耐烦地问道:“谁啊?”

陈宁哈哈大笑道:“王二愣子,你哥哥我啊,这才多久没见啊,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王非懵了一下,能叫出自己外号来的肯定不是外人,想了想,他反应过来了:“我靠牲口!是你啊,我还以为是卖保险的呢。你怎么想起来联系我了?听说你混得不错,都当上县局局长了,怎么,打算抬举抬举我这个老同学?”

妈的,真被这货当成卖保险的了。

陈宁黑着脸说道:“也不是突然想起来联系你的,这不是跟你爹在一个县里待着呢么,今儿偶然听高远提起你爹来,我就说有日子没跟你喝一顿了,正赶上周末,高远就提议大家出来聚聚。”

王非眸光闪亮,随即又黯淡下来,沮丧的叹声气,说道:“牲口,我家的情况你是知道的,我爹面临的状况也挺艰难,到家后就黑着脸,我倒是想跟你们聚聚,可是不太容易请假啊。”

陈宁笑骂道:“你特么还真是一点没变啊,怂的一批。我跟你说啊,你回家后直接跟你爹说,今晚要跟高远一起吃饭,他指定能放你出来。”

王非也是个脑子转得快的,马上问道:“这里面是不是有啥说道?莫非高远那厮需要我爹在常委会里那一票?”

陈宁嘿嘿笑道:“你可以啊王二愣子,这都被你猜到了,得嘞,这事儿在电话里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你痛快点儿,就说来不来吧?”

一梗脖子,王非说道:“我来!妈的,反正我爹在梧桐县也不怎么被领导待见,连带着哥们儿现如今的日子也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你们兄弟俩愿意拉我一把,我要是再不识抬举,那就不当人子了!”

陈宁笑着说:“那就这么说定了,晚上六点半,鱼米之乡见。”

王非说好,挂断电话。

与此同时,高远也在跟刘梦媛交流另一个话题。

“万一拉拢王乃文不成,那就得想其他办法了。”高远说道:“总之我还是那句话,不能因为争夺话语权耽误了我县的经济发展进程。”

“你还有其他办法?”刘梦媛笑着问道。

高远一笑,说道:“既然园区的一把.手被明定为副处级,进常委会理所当然吧?这么一来,常委会的组成人数就成了双数,是不符合组织规定的,那么,再增加一个常委名额也是应当应分的吧?我县还缺一个县委常委、副县长呢,老大姐,您觉得这个常委名额,由谁来递补最合适?”

刘梦媛眼睛亮了,“我认为,真要是能够实现增补常委,张存晓同志就很合适嘛。”

她心里太明白不过了,高远这是把一个落人情的机会递到了自己手中。

这个常委名额由她来提名并且通过的话,被提拔的人就是她的左膀右臂了。

在常委会中增加了她的话语权。

高远站起身,笑道:“我争取把这事儿办成,跟县长请个假啊,我提前翘个班,回市里一趟。”

刘梦媛也站了起来,把高远送到门外,说道:“辛苦你多跑跑吧。”

高远说道:“应该的。”

回到办公室拎了电脑包,高远跟林宇打了声招呼,让他和袁野趁周末多关心关心运输公司的业务情况,自个儿下楼,钻进陈宁的车里,向市区进发。

陈宁开车很野,用时三十分钟就抵达市区。

车子往鱼米之乡门口一放,两人上了楼梯走进包厢。

王乃文五十出头的年纪了,仕途不是很得意。

他被调往梧桐县任职,除了在陵城区待不下去这个因素外,多少也有点儿运气成分。

市委领导们对梧桐县的班子调整是花了心思的,这一点从王宝华、夏云飞和钟广庆的调任就可以看出来,别看这几位都跟泉学忠走得很近,但本质上说,都是王宏伟的人。

王书记在加强对梧桐县的控制。

加上泉学忠担任县委书记后,向王书记汇报工作的频率在增加,从这点上来说,泉学忠也是王宏伟战线上的一员。

但是王宏伟也不能不考虑其他常委的需求,所以,统战部长这个位子就成了热门。

王乃文当然眼热这个位子,思来想去找到了吕新江门上,跟老领导进行了一番深刻地思想汇报。

老领导慎重地表示,努力试试看吧,成了最好,不成你也别懊丧,还得专注于当前的工作。

权利的游戏》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权利的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