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群雄争霸之蚁王 > 第二百三十一章:安居山水

第二百三十一章:安居山水

文王听后道:“老乡在前面带路,我们一起进村吧。”它们一起进入这个村庄。文王在村头搭建起一个医馆,为村中的百姓治病。前来看病的百姓很多,长长的队伍从堂内一直排到堂外。文王望向站于身前的老者,道:“老虫家,你先坐下吧。”老者这才坐下,与文王相对。文王问道:“老虫家,你那里不舒服?”老者道:“我就是肚子发胀,尿液发黄。”文王伸出手来抚摸它的肚腹,问道:“是这里吗?”老者只是“嗯”了一声。文王望向老者道:“老虫家,你的年龄大了,肠胃的消化功能自然的就有些不好,不如壮年,饮食一定要清淡。切记不要吃一些油腻的食物,平时要多饮水,适量的运动,可促进肠胃的消化,借此饮食的调理无大碍。”老者呆呆的望向文王道:“就这些。”文王点头道:“嗯,就这样。”老者又问道:“医师不开药吗?”文王道:“只需用饮食调理就可以恢复健康,你无病无需用药。”文王给百姓看病是分文不取。走访民间了解民情。

赵国境内的旱情很快得到缓解,百姓的生活恢复正常,又出岗下村,其远山朦胧,如诗如画。站于山头,有清风徐来。商辅站于文王的身后,道:“先生。”文王转身道:“商辅啊!我们是该要离开这里啦。”而后它们一起下山。

城中的百姓听闻文王要走,都来相送,因为文王是它们心中的圣贤之王,齐聚于城楼之下。这个时候,文王与商辅在这些官吏的陪同之下走出衙署大门。文王转身面向这些官吏道:“你们有政事要忙,大灾之后百业待兴,你们都回去吧,就不用相送了。”这些官吏都跪于文王的身前,仰望之道:“大王。”文王扶起一个州官,望向它身后的官吏道:“你们都起来吧。”紧紧的握住州官的双手,轻轻的拍了两拍,道:“漳水的百姓就拜托于你们了,民为重,君次之。”州官望向文王只是默默的点头。文王退后几步面向它们叩首行礼,上身后的马车,商辅坐于前为文王驾车。文王探出头来向后望去,望向跟随在马车之后的地方官,道:“你们就不用相送了,都回去吧。”这些地方官只有停于马车之后,望向文王驾车离去。

在它们出城之时马车突然的停下了,见城下有百姓聚集为它送行。文王掀开帘子探出头来。商辅回首道:“大王。”文王这才走下站于这些百姓之前,这些百姓都一起跪下呼道:“大王。”文王站于它们的身前道:“你们都起来吧。”这些百姓是跪步上前在文王的周围道:“大王,你救了我们这些百姓,我们这些百姓终于有了盼头,你就是我们百姓的青天啊!”在这些百姓之中,一个老者望向文王,对于周围的百姓道:“大王是我们这些百姓的大恩虫,我们快给恩虫磕头啊!”这些百姓是不停的磕头。文王面向这些百姓道:“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你们都起来吧,快起来。”又面向站于一旁的商辅道:“商辅,快扶老虫家起来。”商辅走上扶起这个老者,又面向老者周围的这些百姓道:“你们都起来吧。”这些百姓这才站立而起。文王走上问道:“老虫家,你的身体还好吧。”老者只是咧嘴而笑,露出几颗残缺不全的牙齿,满脸的褶皱,道:“我照大王的吩咐,吃的很是清淡,平时还可以下地干农活,肚子也不胀了,吃的香睡的好。”文王点头的笑道:“好,只要注意饮食就对了。”又面向身后的商辅道:“商辅,你驾车先走。”这些百姓都让开一条道路。商辅驾车出,在城外十里等待。文王走在这些百姓之中是有说有笑,它们是一起出城。文王转身望向这些百姓,面向走在一旁的老者道:“老虫家,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来邯郸找我,我在邯郸等你们。”老者点头道:“好。”又站于文王的身前道:“大王,你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啊!”文王点头道:“我会的。”身后的这些百姓道:“大王,我们都很想你的,你一定要回来看看我们呀。”文王点头道:“我会回来的,你们都回去吧。”文王向前走去。这些百姓站于城门之前,望向文王离去的身影。文王转身望向站于城门之前的这些百姓,叩首行礼,退后几步,转身继续的向前走去。

在十里之外上马车,驾车向北奔去。荒山之下,有杂草丛生。在旷野之处有一座孤冢。曹爽跪于孤冢之前,烧一些纸钱祭奠,很显然这就是涉县县令曹斌之墓。曹爽很是冷静的跪于墓碑之前,很久才道:“父亲,灾年已过,我们这些百姓的生活已经恢复正常,你现在可以瞑目了。”文王驾车从林间出,停下来,远远望去。文王探出头来,道:“商辅,怎么又停下来了?”商辅向远处望去,道:“先生,你看,是曹爽。”涉县县令曹斌屈死在狱中,文王的心中是有愧的。便走上前去,商辅跟随在后,道:“先生。”文王回首望向跟随在后的商辅,点了点头。文王站于曹爽的身后,曹爽跪于它父亲的墓碑之前,没有说出一句话,只是默哀。文王轻轻的拍了拍它的肩道:“是我的误判,害的你的父亲屈死在狱中。”曹爽并没有回应它,默默的望向自己父亲的墓碑,而后又起身鞠躬行礼。又面向文王跪下道:“大王。”文王扶起曹爽道:“曹爽,以后你就跟随在我身边吧。”曹爽依然是愣在原地。商辅站于一旁道:“曹爽,先生已经答应收下你为它的弟子,还不快拜师。”曹爽这才跪下,拜文王为师,道:“先生在上,请受弟子一拜。”文王扶起曹爽道:“曹爽,你起来吧。”走上看着它的父亲,曹斌之墓,深深的鞠躬,退后与文王一起上身后的马车,由商辅驾车离去,奔向晋阳。

晋阳令朱骇蚁与晋阳守将道焱将军出城迎接,它们站于晋阳城之外,等待文王的马车的到来。

文王的马车经过漳水,在子文之墓之前,停下了。文王从马车之中走出,前方就是子文庙。文王下车之后进入子文庙,站于子文之墓之前,打扫周围的落叶,清除坟头和周围的杂草。商辅走上道:“子文师兄,先生来看你了。”曹爽站于它们之后,文王望向眼前的子文之墓,眼神是异常的凝重,缓缓的走上,站于子文之墓之前,道:“子文啊!你常常的来到先生的梦中,责怪先生没有来看你。”不知不觉,眼泪是夺眶而出。子文的离世将是文王的心中无法抹去的痛,这痛是很沉痛的。就这样,文王一直望向子文之墓,连说话都有些颤动了,眼泪是情不自禁的滑落。在文王的晚年也时常的梦到子文,时常的在梦中哭醒。曹爽站于商辅之后,问道:“商辅师兄,它是谁?”商辅缓解了很久才道:“子文师兄是先生最心疼的弟子,先生对它是视如己出。我们在齐国的琅琊受困,这个时候可以说是我们最为艰难的时刻,子文师兄却在这个时候永远的离开我们,这对于先生来说打击 是很大的。”曹爽走上站于文王的身后道:“先生。”文王只是回了一句,道:“我们走吧。”文王望向子文墓,一起深深的鞠躬,都退出子文庙,上身后的马车。

文王坐于马车之内,头一直探出车窗之外,望向车窗之外的风景。此时的文王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望着外面的风景。山水虫家,烟雨朦胧弥漫于青山之间,村落于房舍,其门前的田园广袤,显得是异常的宁静。阡陌通幽,绿茵葱郁。恰有鸡鸣犬吠迎柴门,谁家溪水潺潺,翠莺的歌声从林间传来,清脆悦耳。

它们驾车一路北上,次日到达晋阳城之外。晋阳是赵国的北方重镇,又是赵国的旧都城,易守难攻,是一个军事重地。横跨太行山有中山国,中山国时常派骑兵来骚扰,晋阳并不是那么的安宁,这就是文王北巡晋阳的原因。文王走下马车站于城外,望向城内。晋阳令朱骇蚁与守将道焱将军迎上前,还有身后的地方官武将们都一起跪下道:“大王。”文王站于它们的身前道:“诸卿请平身吧。”晋阳令朱骇蚁与大将军道焱,还有身后的地方官武将们都起身站立,一起登上城楼观望。城上的守军一起跪下道:“大王。”文王望向这些兵卒道:“你们都起来吧。”随后走到一个兵卒的身前,寻问道:“你们坚守我北方重镇,苦不苦啊!”这些兵卒齐声道:“守土护民,为国君赴战场,不苦。”文王拍了一个兵卒的肩道:“好样的。”文王走上站于月台之上,面向月台之下的兵卒,很是欣慰的道:“你们都是好样的,我赵国有了你们在前线浴血奋战,我可以无忧也,我代表赵国之百姓感谢你们,感谢你们啦!你们是我赵国血肉之长城。”月台之下的兵卒一起跪下呼道:“大王英明神武,英明神武。”文王面向这些兵卒道:“你们都平身吧。”燕赵之地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这就是它们应有的血气方刚,我们华夏男儿应有的本性。英勇无畏,勇往直前。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文王很是欣慰的望向它们,走在城楼之上,地方官都跟随在后。文王道:“道焱将军,它们都是你带出来的兵吧。”道焱将军走在一旁道:“正是。”文王听后则笑道:“你为我赵国带出来的好兵呀!”道焱将军叩首上前道:“仰仗于大王之英明。”文王摆摆手道:“横刀立马者,道焱将军也,我自知道道焱将军治军有方,任重而道远啊!”道焱将军道:“大王。”正要跪下。文王立即扶起道焱将军道:“道焱将军,在此就不必行如此大礼了吧。”道焱将军也是一笑。文王望向道焱将军意味深长的道:“道焱将军,守护晋阳之重任就落在你的身上了。”道焱道:“请大王放心,末将定会守护好晋阳。只要末将镇守晋阳的一天,晋阳城定会固如金汤,定不让敌军越过晋阳半步。”文王用坚定的眼神望向道焱将军道:“道焱将军,我相信你。”

群雄争霸之蚁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群雄争霸之蚁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