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次元同人 > 四季只剩冬季 > 第11章 同死共殇

第11章 同死共殇

待三更后,众长老们带着众人到达均州的‘青冥玉上’广场,燃起正吉香。

正吉香具有逆转天下灵气的功效,正吉香一燃,金烟散于天,云色皆变,天下便可正吉三日。头一日,宜重大仪式;第二日,宜嫁娶动土;第三日,宜功名,事事皆顺。然,要燃正吉香,便要有百木陪燃。也就是说一旦要燃正吉香,便要寻来百种不同的木头,摆成堆,与正吉香一起燃尽,否则正吉香的功效便无法发挥出来。且,燃正吉香期间,不得于正吉香附近设结界,否则前功尽弃。

青冥玉上广场中心,放这一上好羊脂玉做成的玉香案,上置三足香炉,炉内焚起正吉香,玉香案的四周摆着百种木头,随正吉香燃起,百木亦皆燃,一时之间,整个广场香烟缭绕,香气四溢,使人振奋。

天未亮,宗主带着血卫及玉雪来到广场,玉雪一袭青绿色正装,微卷的长发,眉尖淡淡的冷清;随着宗主一步一步走向广场中央,等待晨曦的到来。

玉风在听道预言内容后,便急忙带领近卫队前往均州,生怕慢了半刻。玉书命令副将带领兵马前往均州,不得耽误后,亦迅速追上玉风。在离均州百里处,他们一行人皆看到均州方向火光冲天,顿时心急如焚,不禁加快速度赶往均州,在向前行近三四十里后,便闻到一股淡淡的木香。闻到这木香后,玉书面色立刻变得难看,见此,玉风沉声道:“玉书,这个味道是?”

“这个味道,我这辈子都忘不了,和当年火祭我父亲时的味道一模一样。”玉书眸中闪着沉重的杀意,冰冷的气息迅速在空气中散开。

闻言,玉风沉声道:“加快速度,快!”

待玉风一行人赶到均州城外时,一群血卫从天而降,不下数百人,一招一式皆致命,玉风一行人虽早有提防,但血卫个个功力高深,玉风的近卫大部分都接不了十招,更何况血卫中不乏有法术高深者,战况急转直下。玉风瞬发出冰刺,直击血卫,虽有血卫施法防御,但不少不会法术的血卫直接被命中,瞬间倒下。见玉风使出冰刺未能将血卫杀灭后,玉书施一结界,困住血卫,召唤出炎兽,对结界喷火,火术结合下,结界内外温度迅速上升,血卫们使出浑身解数都未能破除结界。玉书对玉风道:“快走,这结界能暂时将他们困住。”

留下炎兽镇守结界,其他人继续前进,只是近卫损失大半,已剩下不到三四十人。

天正亮,阳光柔和的照射着均州城。青冥玉上广场中心,宗主宣布继承仪式开始后,众长老皆施法向地面注入灵力,一波一波的浅绿色光波晕眩开来,宗主用天蚕丝将玉雪团团裹住,双手捧起冠冕戴在玉雪头上,开始对着玉雪输入灵力。此刻广场陷入肃穆的寂静,仪式要持续两个小时才能结束,期间不能有任何外界力量介入,否则仪式会被破坏,众人会被灵力反噬。但,一般而言,玉家的继承仪式,那是神圣的代表,仪式一开始,强大的威压下,无人敢来破坏。

一路被拦截诛杀下,近卫已全军覆灭,只剩玉风玉书二人,玉书重伤,且灵力几乎用光。玉风亦伤得不清,但在看到太阳出现的地平线上的那一刻,二人鼓足全部力气,飞向青冥玉上广场。

然,待二人到了广场便看到玉雪被天蚕丝捆绑住,她身后百木燃烧,宗主对着她施法的情景,这一刻,玉风心脏骤然紧缩,想也未想,便使出全力向宗主使出卸心术。

卸心术光波直直向宗主飞来,玉雪顿时像有感应般,跳着推开宗主,卸心术直接击中玉雪的心脏,将玉雪击飞数米远。就在那一刻,广场施法的众长老及宗主皆喷血,被灵力反噬,情节严重者更是直接昏迷。

见玉雪被击飞的那一刻,玉风心中紧绷的那根弦,顿时,崩裂。玉风迅速飞身欲抓住玉雪,但仍未能赶上。

眼睁睁看着绿色的身影重重的落地,却无能为力,撕心裂肺的痛,那种心如刀割的感觉,玉风颤抖着走过去,紧紧把她搂在怀里,小心翼翼地低声叫着:“小雪?小雪?小雪……”声音颤抖不堪。望着双眸紧闭,脸色惨白如雪,嘴角不停的流出血的玉雪,伸手不停地帮她擦去,可却怎么也擦不完,那一刻,心碎如尘,精神紧绷着,仿佛下一刻就会崩裂。

宗主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踉跄地走向玉雪,咆哮地怒喊道:“玉风你这孽贼,放下玉雪。”此刻的宗主,早就没了平时的冷凝,只剩悲沧与盛怒。

听到宗主的声音,玉风的杀意顿时迸发,理智早已被恨意吞噬,怒红了双眼,缓缓的放下玉雪,就在这一刻,玉雪的左手紧紧地抓住玉风的手腕,当玉风感受到手腕的被抓住的那一刻,杀意顿散,身子顿时绷直,动也不敢动,就怕这一刻是假的,颤抖这转过头,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玉雪,看着她双眼缓缓的张开,眉间依旧是淡淡的冷清,当她双眼睁开的那一刻,看见,她那双眸中,满了复杂之色。玉风小心翼翼地轻声叫道:“玉雪?”

“为什么……”玉雪话才出口,顷刻便被口中的血腥给淹没,双手无力的滑落。见此,玉风迅速伸手反抓住玉雪滑落的手,伸手抱起她,向四周呐喊;“来人啊,快来人啊,救救她,救救她。”

声音里掩不住哽咽,泪终于离开眼眶,挂在脸颊,满是绝望之色,在低头看着玉雪依旧紧闭的双眸,仿若刚刚只是幻觉。如果你生命知道这里,留我一人,我又该如何坚持下去。这在此刻,却见到一抹飘虚的身影漂浮在他不远处,眉尖淡淡的冷清;一双美眸漆黑得不见底,冰冷清澈。玉风顿时怔住,那是生魂?不不不不……

这时,宗主已迈着踉跄的步伐走到玉风身侧,低声道:“我来……”

听到宗主冷凝的声音,条件反射的使出气鞭,原本重伤未愈的宗主,此时又再已受重伤,完全抵制不得住气鞭的攻击,气鞭狠狠地刺穿他的心脏,立刻应声而倒。就在宗主倒地的那一刻,那抹虚影发出淡淡的蓝色光斑,逐渐消失在空气中。(未完待续)

四季只剩冬季》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次元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四季只剩冬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