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次元同人 > 四季只剩冬季 > 第17章 分离

第17章 分离

突然地想起,晓曦之前给她的空间种子,同样的都是容器,但空间种子似乎更加高级,不知道是否与这个世界的空间道具有什么直接联系。思及此,逼近微皱眉头。转头看了眼与自己并肩而走的顾宁,欲言又止。感受到玉雪目光的顾宁,转头对上玉雪冷清的双眸,笑道:“怎么了?又不懂的?问吧。”神色一如既往的温尔。

听到此言,玉雪踌躇半响,终究还是问出口:“顾宁,你可听说过空间种子?”

闻言,顾宁停下脚步,一脸震惊的望着玉雪:“知道是知道,但并不了解,空间种子早在百年前便已失传。”这空间种子是他在宗族的藏书中看到的,且记载的内容十分简练,只是短短几句。玉雪又怎会知晓空间种子?看来她的师父与宗族颇有渊源。

“哦,我只是听我师父谈起过,很好奇。”语罢,自顾自的向前走去,不再理会顾宁。

若是顾宁知道玉雪身上便有一颗空间种子,他岂不呕死。

为拜见月神,六皇马不停蹄地赶往清莲山,与天师汇合。

窗外杨柳依依,清潭水浅泥深,碧叶连天,白的、红的、粉的荷花争相怒放,夏日的微风徐徐吹来,一股凉爽纯净的雪山之气迎面而来。窗前一白衣娇影盈盈而立,眉间淡淡的冷清之色依旧。起身后坐着一身儒长袍,阳光下,温润儒雅之色尽显无疑。玉雪静静站在窗前,望着窗外碧天莲叶,思绪飘远。

算算时间,继承仪式应该差不多开始了,为何不见宗主派人来寻我回去?难道是出了什么差错?即使七哥的本领再如何高深,应该也比不过宗主,单单宗主的血卫就够七哥受的了吧?为何心中隐隐不安?总觉得宗主还是有点怪怪的,但又不像在撒谎,且一直以来没对我下手,他到底想做什么,肯定不会只是他说的那般简单,定然另有名堂,既然猜不透,那便静观其变。想来,离开这么久都没见到晓曦,似乎有点像她了,唉。

顾宁一边慢慢的品着茶,一边打量着玉雪,看着她眉间的冷清,不由得一阵烦躁。放下茶杯,微微一笑,轻声道:“玉雪,你看这是什么?”语落,手心发出淡淡的亮光,一只长毛的黄白色相间的,长约0厘米的猫形小兽。长长的体毛遮住了它紧闭的双眸,宽长的嘴唇抿成一条弯曲的长线,像是在微笑的,厚大的耳朵坚定的立着,偶有微微一动,睡姿甜腻可爱。看着这小兽,玉雪眉间的冷清之色微微柔和些许,嘴角微微勾起,问道:“这是什么?猫?”

猫?呵呵,要是这小家伙这时醒着,不知道会不会暴跳如雷,但能让她开心又何妨,“不是猫,不知道是什么品种,我估摸着是杂牌品种,过来摸摸看。”说着,用另一只手轻轻抚摸了下那小兽的小脑袋,看似在轻抚,实际上下了禁制,瞬间小兽的呼吸,变得越加的绵长,完全进入昏睡状态。

玉雪伸过手去,轻轻地抚摸那小兽的腰身,在碰触那柔软的细毛的那一瞬间,内心似乎有一块地方,慢慢坍塌掉,那毛的触感很像布鲁,很像很像。呼吸紧然一滞,轻声问道:“它叫什么名字?”声音飘渺如烟。

“还没给它取,不如,你给它取个名字如何?”看着她微有触动的神色,心中有种莫名的冲动,想向前狠狠的拥著她,不想看到她如虚影般梦幻的表情。也许最初便是被她的这股神色所吸引了吧,又似不是。

“那便叫它,小布鲁吧。”看着顾宁温和的笑脸,心中微暖。“以前,我也有养过一只宠物,跟这小家伙很像呢。”说着,嘴角的微勾,眼角淡淡的笑意,顿时整个人都明亮起来,日月争辉不过如此吧。

闻言,顾宁伸手将怀中的小兽,轻轻地递过去给玉雪,示意她接过去。而后,清然一笑;“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就当是见面礼吧,虽然有点寒酸,但请不要嫌弃。”听到此言,玉雪面上的笑瞬间凝固,而后有瞬间明媚起来,耀眼的笑容,微微发亮的双眸,嘴边的小酒窝越发明显,“真的要送我么?”

“嗯,一直想给你,又不好意思,怕你嫌弃,没想到你会喜欢。”说着,脸上浮起淡淡的晕红。

“谢谢你,我很喜欢。”看着顾宁微红的脸,心情顿时大好。

清莲小城外百里处,青木林内,六皇及众侍卫,停在此处休息整顿。安月命侍卫放信鸽通知天师,后天到清莲山脚集合。信鸽是天师亲自喂养的暮云鸽,无论天师身处何处,都能寻到他的气味,而后顺着那气味瞬移到天师身边,消息的传递不过片刻之间。

夕阳西下,玉雪抱着小布鲁与顾宁回了清月小筑。晚间,接到消息的顾宁命替身假影先行赶往清莲山与六皇汇合。替身假影是由顾宁影子和眉间血炼化而成,类似与分身术,但更甚于分身术,拥有与真身的气息和思想,与真身心意相通,他人根本无法辨别真假,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谁真谁假。其中,最大的优势是替身毁而真身不损。

与顾宁才离开不久,玉雪右手腕上的镯子开始发出亮光,那是与量子转换器的储藏仓相连通的信号器,红色是异常警报,紫色是系统启动提示,青色则是待机模式。一直处于待机状态的镯子,现下闪动着亮光,虽然玉雪无法分辨那亮光的颜色,但深灰色的亮光,令她略有兴奋,不可置否,她一直等着宗主派人来接她,时间越长,心里越没底,没有任何消息的感觉十分差劲,有种被遗弃的绝望,现下闪烁着的信号灯,瞬间抹消了她内心的焦虑,喜悦不言而喻。信步前往花庭寻找顾宁,庭院中,奇草仙藤穿石绕檐,牵藤引蔓依旧,但却无顾宁的人影,见此,停下脚步,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去何处寻找顾宁,似乎一直以来都是顾宁安排好了一切,主动出现在她面前,然,相处这么久,她竟对顾宁毫无了解,是她太过松懈了么?假若是在那个世界,这般松懈的状态,不知会死得如何难堪。

顾宁安排好假影前往清莲山与六皇汇合后,算算时间,已到了玉雪切磋棋艺的时间,便快步前往花庭,却见一白色身影盈盈立于花丛中,周身散发着冷清之气,气势逼人,相较之下,姹紫嫣红的百花如今竟全然失了颜色,那遗世独立的身影,令人有种遥不可及的感觉。见此场景,顾宁停下脚步,顿时不知是何滋味。良久,便听到玉雪那清冷的声音,“来了,怎么也不出声。”声音飘渺如尘,仿若来自遥远的天边,空荡轻灵。(未完待续)

四季只剩冬季》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次元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四季只剩冬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