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次元同人 > 四季只剩冬季 > 第18章 何以面对惨淡的真相

第18章 何以面对惨淡的真相

闻言,顾宁轻轻一笑,“看着这花间美人图,不觉已痴了,生怕唐突了这美景。”说着,边向玉雪走去,面上温润如风的笑容,轻浅醉人。

听到此言,玉雪面上依旧清冷之色,静静地看着顾宁走越近的身影,卿然道:“我是来辞行的。”精短简练的语言,令顾宁陡然停下脚步。虽然知道她早晚会离去,但没料到竟是如此之快,她离开之后,恐怕会很快便忘记有一个叫顾宁的人吧,思及此心中瞬间疼痛不已,面上流露出深深地不舍之意,静静的回望着玉雪,沉声道:“那,你还会回来么?”沉重的语气没了平日的温煦。

回来么?会有机会么?既是未知数,又将何以回复。看着顾宁眼中蕴含深沉的不舍,心陡然一抽,微有不忍,微有不舍。

“会的吧。”语落,身体发出浅蓝的微光,瞬间消失,徒留满园春色。看着玉雪消失在院中,心似乎也随之离去,沉重的走向方才她站的地方,踩着随风飘落而下的铺满地面的花瓣,心有如千斤压顶般沉重。

回到量子转换器内仓,立即感到有血卫的气息,便寻着气息的来源。出了内仓,便发现山洞中多了一台与量子转换器十分相似的机器,但却比原有的量子转换器大三倍不止。玉雪走到那机器前,开启那机器的舱门,门一开,便见一排血卫整齐有序的站在舱门口,齐声道:“见过少主。”语气恭敬凝练,气势如虹。

见此,玉雪轻浅的点了点头,面上冷清依旧,未待他言语,领头的血卫,便上前将一光碟呈递给玉雪,恭敬道:“少主请过目。”玉雪接过光盘,走进舱内,到播映室,示意血卫播放光碟。

播映室瞬间陷入黑暗,只余屏幕上的荧光,照得满室蓝光。看着屏幕上的那一幕幕,心沉不堪。玉雪身上的肃杀之气瞬间加重。

满室寂静,屏幕上得蓝光随画面的转换,一闪一闪。只见屏幕中玉风手起掌落,对着假玉雪奋力一击,毫不留情,假玉雪直接被击飞数米远,就在那一刻,广场施法的众长老及宗主皆喷血,被灵力反噬,情节严重者更是直接昏迷。重伤的宗主踉跄的走向假玉雪,几欲施法救假玉雪,皆未果。不久,假玉雪的生魂飘出,玉风拉起假玉雪,而后对宗主使出气鞭,动作冷凝、迅速、毫不留情。毫无防备的宗主直接被击中,倒地。至此,屏幕黑掉,播映室的灯已亮起,然,室内杀气依旧冷凝,肃然。

看到此处,玉雪紧握的双拳已是血迹斑斑。沉默半响,清冷的声音响起:“你们主子呢?”

“已殇。”血卫恭敬的声音里掩不住沉重的悲伤。

“我要回那个世界。”冷清的声音,听不出情绪,然手心滴落的血,已暴露出她此刻的情绪。

听到此话,领头血卫跪下,恭敬道:“主上,送小主来此前,对小主施了束魂咒,现如今主上已殇,小主之魂受损,身体已承受不起量子转换的粒子分化过程。”语落,众血卫齐齐跪下,匍伏于地,齐声恭敬道:“望小主三思。”

束魂咒是通过燃烧施咒者自身的灵魂之力,进行保护被施咒者的加持法术。当被施咒者受攻击时,所有伤害都会转接到施咒者身上;然而,相对的,当施咒者还没接触此法术便死去,也会对被施咒者的魂魄造成一定程度的伤害。虽魂魄可以进行修补,但未愈之前不能参与或使用任何与魂魄相关的法术。

闻言,玉雪静静看着跪了一地的血卫,紧握的双拳,微微松开,血丝瞬间滴落。良久,转身,向门口走去,一步一步沉重如巨石落地。走到门口,停下脚步,沉声道:“你们主子都死了,你们还来这里做什么?”

“属下主上奉之命,誓死保护小主。”声音依旧恭敬如初。

“告诉我所有真相。”说着转身,一眨不眨的看着血卫,沉声道:“千万别告诉我,宗主是因为我是唯一月蚀术的继承者,所以对我这么好的,这样的解释,我不接受。”

语落,满室寂静,只留众人轻浅的呼吸声。不知过了多久,领头的血卫,缓缓起身,与玉雪对视半响,犹豫道:“小主,这是上一代的恩怨,依属下看来,小主还是不知道的为好,再则,在我们那个世界的势力已被铲除殆尽,想要复仇恐已无力回天。主上已安排好一切,小主且安心在这里住下,不要在参与那些纠葛,属下等人定然誓死追随小主,护小主一生安定。”

听到此言,玉雪轻手一挥,将他移出舱内,布下结界,而后对其余血卫冷然道:“他不愿说,那你们说还是不说?”说着,强大地威压直逼众血卫,承受不住此威压的血卫,皆喷血倒地,浑身抽蓄不已。见此,玉雪收回威压,再次沉声道:“难道你们都不想为你们的宗主报仇?说吧。”冷清的语气,不容拒绝。

闻言,众血卫皆低头不语,良久后,其中一血卫抬头,望着玉雪,恭敬道:“小主,若真相只有他才清楚,我等不是宗主的近侍,知道的并不多。”

“那便把你们所知道的说出来。”

“主上之所以对小主这么好,除了您是唯一继承人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小主是主上的亲生女儿,当年,主上之所以对各直系家主痛下杀手,是因为他们联手杀了您和夫人,小主还不满一月便已惨死他们刀下,是夫人拼尽全力才保下了小主的魂魄。后来主上为小主重造肉身,与玉明雄的女儿对换,才令小主安然成长。”语落,众血卫皆低头,不敢与玉雪对视。

听到此话,玉雪满脸的不敢置信,转身,飞快的出了舱门,抓起舱外领头血卫的衣领,低沉道:“宗主是我亲生父亲?是不是?”

闻言,他沉重的望着玉雪,郑重道:“是。”

得到肯定的答案的那一次,心下不知是何滋味。似喜似悲,但终归是沉重不堪。

玉上穹才是我亲生父亲?玉上穹才是我亲生父亲……玉上穹才是我亲生父亲!所以,他才对我这般照顾?所以我认贼作父几十年,甚至几十年来视亲生父亲为眼中钉,更甚的是爱着那不共戴天的假父母几十年,这算什么?只有我被蒙在鼓里么?(未完待续)

四季只剩冬季》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次元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四季只剩冬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