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次元同人 > 四季只剩冬季 > 第20章 江湖骗子

第20章 江湖骗子

天师见他们如此紧张的神情,不禁觉得好笑。莫非是平日对他们太恶劣了,以至于……唉,没办法,谁叫他们那么笨,又那么好骗。要不是为了他们日后出门不被拐走,我才没那闲工夫去搭理他们。要不是日子太无聊,谁愿意和他们这堆笨蛋有一腿,除非脑残了。

“安月,这是雪山,天寒地冻的,你还给我扇风,莫非是盼着我早点升天?唉,那真是有劳你了。”天师似笑非笑的对着正给他扇风的安月说道。

闻言,安月王停下扇着扇子的手,看看手中的扇子,看看天师那似笑非笑的脸,再环顾了下周边环境,差点忘了这里是雪山(是完全忘了好不好)……接着回头,看着天师身上单薄的衣裳,这个家伙功力高深,明明严寒,这不是存心给我下绊子么?可恶,没想到自己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思及此,连忙谄媚道:“嘿嘿,顾宁啊,我们都几百年的兄弟了,我怎么会有那种龌鹾思想呢?肯定是你想多了,呵呵,嘿嘿……”安月忙脱下身上得雪狐皮质披风,小心翼翼的戴在天师身上,一脸狗腿样。

“嗯,看你如此有诚意,我便宽容大量的原谅你吧。”温和的笑脸上,一脸理所应当,看得安月心中惴惴不安,通常他笑了,旁人就要倒霉了。正欲继续讨好他,便听见他继续道:“你们也不要都围在我身边了,分头行动,准备好祭祀事宜,别错过了吉时。我还有点事要办,你们有什么不懂得就问祈叔。”说着,身后一中年男子上前向六皇鞠躬见礼。

待六皇见过祈叔,天师安排好祭祀前的相关事宜后,便翩然离去。待六皇他们忙完手头的事,得了空闲才发现天师早已不见踪影。

清月小筑,顾宁听完玉雪话后,嘴角情不自禁的上扬,笑得像个傻子,温雅之气荡然无存。

“我愿意,我愿意陪你浪迹天涯。”语落,便见到玉雪冷清的眉眼中微带笑意。

“那,以后你便安心得当我的导游吧,酬劳方面我不会亏待你的。”冷清的话语中,带着淡淡的笑意。

导游就导游吧,旅途漫漫,有的是机会勾引你。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至少,我这也算抢的先机,想到这里,顾宁便忍不住沾沾自喜。

正在此刻,假影刚好从清莲山回来。被顾宁召唤回来的假影,翩翩然飞至顾宁身侧,对着玉雪微微一笑。玉雪见到他,眼底闪过一丝讶异,双生子?长得如此相似,就连气质都一样,跟照镜子似的,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见到玉雪眸中的那抹讶异,顾宁轻轻一笑,指着假影道:“玉雪,他是我的影子分身。我不想瞒你,我除了书生这个身份,还有一个身份是天师,请不要介意。”

“天师?呵呵,那你是政治骗子、经济骗子、文化骗子,江湖骗子还是闯荡江湖靠卖假药、算命等骗人谋生的人或招摇撞骗的人?”冷清的声音带着淡淡戏谑。

要是让六国人民知道了他们心中如神祗一样存在的伟大的天师大人,被说成招摇撞骗的算命师,不知道会多呕血。但某天师本人对“招摇撞骗”这样的形容词却颇感认同。听到玉雪如此说后,便轻笑出声,“呵呵,招摇撞骗这词真是说到我心坎里了,但大家都相信,我也很无奈呀。”

“这么说你是专门进行占卜的江湖术士?那种满街招摇撞骗的江湖骗子,还经常自称‘半仙’家伙?”哪有人听到别人说他招摇撞骗还那么高兴的,这人还真怪,“那么,江湖骗子先生,教我观星象如何?”低沉的声音里掩不住笑意。

“玉雪姑娘,在下十分乐意效劳,不过,在此之前,我带你去个地方,保准你有所得。”说着,施法收回假影,伸手拉过玉雪的手,飞向清莲山。

清莲山下,六皇见顾宁走后,皆松了口气,赶忙聚到一块,开始吐槽。众人皆不明白刚刚顾宁怎么就没有收拾安月,竟然那么轻易的放过安月,实在百思不得其解。当然,安月则是暗自庆幸。

按照惯例,顾宁应该是狠狠将安月羞辱一番,让他颜面尽失,然后在罚他端茶送水,做粗活,干尽所有粗使奴才该干的事,再扒光他的衣服,令他躺在雪地上,感受大自然的力量才对。

然而这次,竟是如此轻易的放过他,不可思议,再见他离去时脸上那抹笑,莫非还留有后招,是要给安月杀个措手不及。

正当众人对顾宁诡异的行为思无可思,抓耳挠腮,苦思冥想的时候,顾宁带着玉雪翩然而至。待顾宁落地后,发现六皇等人围成一圈,正不停地讨论着什么,便轻笑一声,道:“好兄弟们,你们这是在讨论什么事情,如此热闹,不知小弟可有幸参与。”

话音一落,六皇等人转过身,见了鬼似的看着顾宁,下一秒,便惊叫一声,顿时兽鸟作散,消失在原地,纷纷隐入人群中。可惜,他们这明显是自欺欺人之举,他们那明晃晃的白色西装,在一群黑色西装的下人群中,形成了鲜明对比,想装作没看见都难。

见此,顾宁无奈的扶额,轻叹道:“好孩子们,你们要躲也该躲在雪堆后,才能稍微藏得住,在一群黑衣人旁,不是在暗示我赶紧过去和你们打招呼么?噢,但是,你们为什么要躲我呢?难道是又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啊,我想起来了,刚刚你们聚在一起,莫非是在讲我的坏话,然后做贼心虚了,嗯?”

说道最后,声音越来越轻柔。

隐在人群中的六皇等人,听到此话,身子忍不住抖了抖,一脸的便秘,片刻后,安月除外的五人齐齐转身,脸上挂着谄媚的笑,讨好的走到顾宁面前,齐声说道:“怎么会。我们这么铁的关系,怎么说坏话也说不到你头上,是不是?我们刚刚是在责备安月,对对对,责备安月不懂事。”动作出奇的一致。

而传说中被责备的安月听到此话后,迈着河蟹步,慢慢向停车场移去。顾宁眼角瞥着安月的动作,嘴角挂着似笑非笑的笑,轻声道:“哦,我怎么看安月安月还好好的,一点也不像被责备了的样子啊。”(未完待续)

四季只剩冬季》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次元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四季只剩冬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