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次元同人 > 四季只剩冬季 > 第22章 到此为止吧

第22章 到此为止吧

祈叔顺着顾宁的眼神看过去,在看自家少爷这气势冲冲之势,心下不禁为那双贱蹄的主人司武同志,祈福祷告。不忍的闭上眼,几乎可以想象下一秒那血肉模糊的场面。

半响,耳边仍未听到预想中的哀嚎声,颤颤巍巍的睁开眼偷瞄,却见自家少爷面上一派和乐之色,正与六皇等人说着什么,越说脸上越是温和,如沐浴春风般。诶?少爷这是刺激过度,导致神志不清,不然怎么会还这么的……还是说还有后招?

但再仔细看那笑,似乎又不像是平日即将发怒的趋势,真是怪哉!

祭祀内场,用土石及雪堆堆砌成一个高出地面的圆坛,坛内放置着一月牙状的玉牒,发着淡淡亮光,竟与天上那轮明月无异。坛前置一玉案,案上两边各放着紫韵花,百香果,中间置放一香炉,香炉内燃着六支上好的封灵香。

玉案两边各跪坐着两名身着法帽法衣的侍童,手上皆执法扇和法杖,一脸恭敬肃穆之色。玉案前摆放着「九鼎八簋」——九鼎所盛牛、羊、豕、鱼、腊、肠胃、肤、鲜鱼、鲜腊等各类祭品。六皇等人依次列成一排,皆双手握香,方才面上那嬉笑之色依然全无,只余恭谨。顾宁站在六皇前面,领导他们祭拜月神。

玉雪则与祈叔皆站在祭祀内场边沿,观看祭祀场景。祈叔虽未参与祭祀,但面上的恭敬之色不比他们少分毫。而玉雪依旧一脸冷清之色,眼底的深沉幽暗,让人看不清情绪。

风动云涌,一时之间,天地骤变。顷刻,天地再次恢复清明,然,祭祀的紫韵花逐渐凋零,侍童身上法衣俱裂,法杖已是暗淡无光。

见此,众人皆惊,顾宁急忙收回气息,上前查看。却见玉案从中间裂开,九鼎所盛牛、羊、豕、鱼、腊、肠胃、肤、鲜鱼、鲜腊等各类祭品,已全部化为白骨。种种现象表明,此次祭祀失败。失败原因不言而喻,是神未受祭。众人心中皆讶然,月前天师才宣布天卦已显,有神相助,如今这祭祀本就是还神,神又怎会不接受。

顾宁查看完祭品,确认无误,便退回主位,启动幕祭,结束这场祭祀。待祭祀结束,众人忙围上顾宁,询问何因,却见顾宁眉头紧锁,一言不发,顿时气氛冷凝。在一旁观看的玉雪见此,便上前,冷声道:“怎么了?”

听到玉雪的声音,顾宁脸色微微缓和,回头沉声道:“这雪山中无神居住,所以祭祀失败了。”他静静的望着雪山,神色严肃。

“你们来之前没有进行占卜么?”声音依旧冷清,令人听不清情绪。

闻言,众人神色怪异的看向玉雪,祭祀一事早便公诸天下,下至三岁小儿,上至百岁老人,无不知晓。即使是常年隐居深山的的居士亦一清二楚,若没集合天下之力,此次的祭祀便是大不敬。而她竟然不知晓此事……玉雪见众人都盯着她看,不禁感到莫名其妙,难道自己不知道这件事很另类?

见此画面,顾宁似笑非笑的看着玉雪道:“玉雪瞧你这记性,占卜结果月前才公布的,天下之人皆知,在现场的你又怎会不知晓?”听此众人露出一副了然的样子,而后便听到顾宁继续道:“卦上显示神便是在此处显身,但今日的祭祀结果却与挂上截然相反,着实令人头疼。”

听到顾宁为自己掩饰之言,玉雪眸中快速闪过一丝情绪,神色依旧一片冷清,静静的看着顾宁,淡然道:“既然如此,便用灵识搜山,定然会发现些蛛丝马迹。”语落,顾宁紧锁的眉头骤然疏开,浅笑道:“这个主意甚好。”语落,便招来侍卫,退下祭祀用品,而后命众术士搜山。

十二术士连成一片,皆一手执盘罗,一手搭住命脉,灵力源源不断的涌现,呈网状向雪山蔓延而去。众人皆紧张的看着,唯恐错过一丝一毫。假若神并未落座在雪山,那定然是卜卦出了错,但天师府的卦象一向是百分百的正确,又怎会出错?若二者皆不是,那便更是离奇,若无神来相助,这世界的灵力定然会过于充足而引爆,怎会自行恢复到正常水平?

当众人注意着搜山情形时,玉雪静静的看向雪山,神色冷清依旧。山内的机器和血卫定然还在,若是被搜出来,定然不妙。虽然有设结界,但不知这个世界的法力如何,实在不敢保证,会不会发现。思及此,玉雪微眯眼,握紧拳头。神不知鬼不觉的施了离魂咒。肉体依然站在原地,静静的望着雪山,灵魂却已回到山中。

然,在玉雪的灵魂离开的那一刻,顾宁偏过头,看着玉雪灵魂离去的背影深思。待其灵魂完全没入山中后,走到玉雪肉身旁,静默的看着玉雪,神色略微不安。伸手紧紧的握住玉雪左手,不安的颤抖着。

待玉雪进入山洞便发现,量子转换器及血卫都已不见踪影。洞内只留有一颗余音草,拾起余音草,注入灵力,血卫恭敬的声音传了出来,告诉了玉雪,已转移阵地一事,另留有两名血卫前往清莲小镇寻她。听完留言,不着痕迹的将余音草销毁,在岩壁上施下结界后,迅速撤离山洞,回归原位。

待玉雪回归原位不久后,众术士的搜灵网将整个山搜遍,未果,无奈之下只好收回灵网。待他们收好气息,顾宁便上前,唤上祈叔,席地而坐,摆卜卦,列龟甲,施天术。良久,龟甲上散出一息绿光,直指雪山半山腰。至此,顾宁收起术法,起身,对众人道:“虽未找到月神仙踪,但却寻到山腰之内,有一强大地灵力结成的结界,许是月神留下的足迹,我们不妨上去探查一番。”说着,便向雪上行去,众人随之跟上。玉雪尾随于后,眼神幽深陈静,神色依旧冷清,但紧握着的双手却已露出她此刻的情绪。

顾宁一路向雪山行去,脚步越发沉重。千万不要是你,玉雪,如果你是月神或是与月神相关,那又叫我情何以堪。莫要叫我怅望江头江水声。雪花飞舞,寒风瑟瑟,似玉叶银花,纷纷乱乱,落了个一片白茫茫,此刻无声,却胜有声。(未完待续)

四季只剩冬季》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次元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四季只剩冬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