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次元同人 > 四季只剩冬季 > 第23章 城门失火

第23章 城门失火

看着众人越来越接近山洞,心明显不受控制的加速着,双手的指甲几乎要没入手心的皮肉中。若是被发现,想来我与血卫的行踪定然也会被查出来。本以为那个世界的术法已非常高明,没想到,他们这里的术法更上一层。在月蚀术未大成之前,绝对不能和他们硬碰硬。再则,即使杀了这群人,难保他们的族人会怀疑,待查到我等的头上,定然藏无可藏,那个世界是回不去了,要是前有狼后有虎,那时,处境必然十分艰难。

一步一步地随着众人行至山腰,进入山洞。越是深入洞内,行动越是谨慎。全身凝气待发。待顾宁在龟甲绿光的指引之下,来到那岩壁前时,玉雪双目紧紧注视着顾宁的一举一动,袖内灵符隐隐待发,平神静气,月灵之力积聚到灵脉之中,蓄势待发。

顾宁静静的望着结界良久,伸手触在结界表层,陡然之间,结界上纯净的月灵气窜入他的灵识中,冰寒彻骨。那一刻,脑海中迅速闪过一双美眸漆黑得不见底,冰冷清澈,眉间淡淡的冷清。

放下手,静默片刻,回头对众人笑道:“这不是月神界的结界,想来月神并不想让我们知道他的行踪。这祭祀便到此为止吧,我们的心意,月神已经明白了。”

说着,顿了下,眼神穿过众人,直直望向洞外,继续道:“我们且下山去吧!今日,大家辛苦了,在下已在望月楼备下水酒,若蒙不弃,便让在下为大家洗尘吧。”说着,向洞外走去,见此,众人纷纷让出一条道,恭敬道:“谢天师大人,我等之幸。”

顾宁走出人群,行至玉雪面前,淡笑着拉过她的手,轻声道:“雇主大人,我们忙了一整天了,该吃饭了,小的囊中羞涩……”未等他说完,玉雪便挥开他的手,自顾向前走去,冷言道:“别妄想我给你付钱,没钱还敢夸下海口。”

看着玉雪渐行渐远的背影,顾宁清然一笑,道:“雇主大人,小的以为,钱不是问题。”

闻言,玉雪停下脚步,回头似笑非笑的看着顾宁,讽刺道:“钱不是问题,问题是没钱。”说着,向顾宁的方向往回走。见此,顾宁也向她走去,不消片刻,便听到玉雪道:“要我给你付钱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得给我打工还债,如何。”

听到此言,顾宁顿时双眼放光,如溺水之人遇到浮木般,大步向前拉住玉雪的衣角,猛点头。有表情的玉雪看起更像活生生的人,冷清淡然的她看起来虚无缥缈,似是随时会消失。此刻,如此这般的形象与他平素温文尔雅的形象着实相差太大。

身后的术士及六皇等人,远远的看着顾宁如此不堪,神色顿便,各有不一。深知他恶劣行径的六皇,脸上的幸灾乐祸之情不言而喻。而景仰顾宁天师的雄韬伟略,出类拔萃多年的术士们,则一脸膛目结舌。

杯光酌影,灯烛荧煌,肴膳交陈,酒筵罗列。众人列坐在酒席前,齐齐举杯向顾宁敬酒,酒轮三遍后,众人一改之前的拘谨恭敬,拿起杯快刀叉,狼吞虎咽,风残云卷。桌上美食迅速见底,看得玉雪目瞪口呆。像这样正式的酒宴,不是应该细嚼慢咽,言笑晏晏……

但是,这种感觉却不令人讨厌呢。相较之那种气氛严谨,不乏逢场作戏,觥筹交错的场景,这样风卷云残的画面更真实。

不一会儿,服务员鱼贯而入,换上新的菜式,干锅娃娃菜,茄汁版糖醋里脊,蒜蓉粉丝蒸扇贝……各色珍馐美味,皆不与第一轮的菜色重复,可谓色味俱佳,令人望眼欲穿。

满桌的美味佳肴,香气四溢;RICARD(里卡尔)的酒香掺杂着美味的菜香,浓郁而奇妙的香味,沁人心脾。青衣侍女,曼纱飘飘,盈盈上前,为众人斟酒侍茶。

安月举杯来到玉雪面前,倾然一笑,朗声道:“玉雪,在下明日便要回京了,不知在下是否有幸能邀请玉雪到安月天城一游?”

闻言,顾宁斜睨着眼看着安月,眸中火焰正盛。正欲开口劝阻玉雪,便见玉雪举杯与安月碰杯,仰头一口饮尽,而后轻言道:“荣幸之至。”放下杯子,抬眸轻声问道:“安月天城有什么好玩的么?”

安月直接无视顾宁眼中的怒火,笑道:“安月天城是六国最大的都城,齐聚天下四大名胜古迹,七大美酒的出产地,美食肴膳自是不必说。”语落,其他五皇也前来搭话。一番下来,直至酒宴结束,六皇才自觉散开离去。如此良辰美景奈有那六大万伏灯泡照着,徒留顾宁一人在灯泡照耀下火冒三丈。

是夜。酒宴散,玉雪与顾宁回到清月小筑,清朗月光,二人对坐在棋盘前,对弈。晚风吹拂,两侧花海,花瓣冉冉飘飞,墨绿的叶子左右摇摆,不远处的湖面,波光粼粼,蓼花苇叶迎着湖水,翩然起舞。

“顾宁,不如我们去完安月天城,便东上去斯里兰卡吧。”冷清的声音轻灵悦耳。

顾宁右手执子,悄然而落,微皱眉道:“怎么会想去斯里兰卡?依我看,不如先去苍朔天山,那里山顶四季如春,山腰四面仿若四季,东夏西秋,南冬北春,景色怡人。”一身儒雅的白袍,目若朗星,声音轻柔温雅。

“不,还是去斯里兰卡,去完再去苍朔吧。刚刚听那个叫什么的说得我很是心动。很想去领略下斯里兰卡的风光。”落下棋子,抬头道:“你输了。”

听到玉雪说到“那个叫什么的”时,顾宁双眼放光,顿时容光满面,此刻对于输赢已没有什么感觉,兴奋道:“好,就去斯里兰卡。”哈哈,玉雪连他的名字都没记住,这证明司武对玉雪没什么影响力,很好,不必顾虑他。

玉雪其实并不是记不住他们的名字,而是介绍时根本认不出他们衣服的颜色,这才没能将名字对号入座。倘若,顾宁知晓了,不知又该作何感想。

醉心城,一座年久失修的简陋农场主人居室内,原木色的木石墙壁上悬挂着一幅高山流水图,图上题词“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未完待续)

四季只剩冬季》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次元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四季只剩冬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