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次元同人 > 四季只剩冬季 > 第9章 预言

第9章 预言

玉雪的大姑爷至五姑爷听到宗主的话后,面如死灰。

宗主自离开玉家大宅后,便直接前往玉雪之前就读的预言高校。

刚到校门的晓曦便被前来寻她的血卫碰了个正着,未等晓曦惊呼,血卫便带她瞬移回晓曦的宿舍。宗主站在客厅内,满面慈祥的看着,刚被血卫带进门的晓曦,轻声道:“你就是晓曦?我家玉雪经常提起你,老夫此次前来想请你帮一个忙。过来吧,好孩子。”

闻言,晓曦目光呆滞的看着宗主,脚下一步一步向宗主走去。

东石崖顶。一片血雨腥风,血卫带领的人马虽有死伤,却实力犹存。木石阵大开,被击裂的木屑,飞散在空中,阻隔了众人的视线。玉风带领的精兵皆陷入木石阵中,在他们头顶的上空,许许多多巨大的石块迸裂开来,石头如暴雨般,倾盆而下。玉风设下的结界在石头的撞击下,青光四射。后方结界薄弱的地方,已经被穿透,石头不停地滚落。尖锐的木桩随之飞射进来,顿时一片哀鸣起。玉风所带领的五千精兵,到如今仅剩两千不到。局势胜败一眼便可看出。

就在此时,崖顶正上方出现一道白光,来人逐渐显现在众人眼前。一袭白色,微卷的长发。眉尖淡淡的冷清;一双美眸漆黑得不见底,冰冷清澈,这人赫然是——玉雪。

只见玉雪双手结一结印挥向血卫及三名带队青卫,他们一时不察,胸口直接被穿透,心脏直接飞落至阵内,被接连掉下的石块击碎,抑或压成血酱。血卫一死,木石阵缺乏强大地灵力支持,瞬间无法运转,旁系的子弟兵,见此,自知抵不过,四处串逃。

木石阵一散,玉风便带领人马杀向旁系子弟兵,一时间杀气冲天。两千人马围殴一百八十不到的旁系子弟兵,一人一口唾沫以将这些子弟兵淹死。“玉雪”悬浮在半空,看着这场面,嘴角勾起冷冷的嘲讽。待旁系子弟兵死伤的差不多的时候,淡淡的开口,道:“玉风哥哥,玉书哥哥。”

闻言,本就在旁观察“玉雪”的玉风和玉书,身体皆一颤,瞳孔微缩。二人相视一眼,玉风用传音术对玉书说道:“我闻到她身上淡淡的梨花香,与玉雪身上的味道无异。”听到此言,玉书微微点头,不做言辞。玉风转头对玉雪微微一笑,轻声问道:“小雪怎会来此处?”声音一贯的温柔。

“玉雪若不来,岂不就再也见不到哥哥们了?”她依旧浮于半空,声音一贯的冷清。

玉风正要说些什么,身后传来晓曦的声音:“千万别相信她!”只见一名女子身着淡粉色**边长裙,青丝绾于脑后,宛如蝶翅,眉间有着明媚之色,水灵的双眸此刻充满着急之色,骑着流云虎向这边飞来。边向玉风等人喊着,边从怀中拿出一法器,甩向假玉雪,念着降服咒。假玉雪在法器的笼罩之下,逐渐变成一颗梨花树苗,树苗的枝叶上血迹斑斑。

晓曦落到玉书身边,激动地向他们说道:“昨日,你们宗主来学校找我,将我催眠,让我做出了这梨花假人。我今日醒来记起此事,便急急赶来,怕这假人对你们下手,还好来得及时。”说得气喘连连,可以想象出她赶来的速度对她而言已是超负荷。

玉风怔愣的看着那栽在盆状法器中的梨花树苗,轻声问道:“那,怎么可能和玉雪那么相像?”

闻言,晓曦低头咬牙,一脸泫然欲泣,气氛瞬间变得沉重。见晓曦这幅表情,玉风心脏骤然缩紧,语气冰冷:“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从上次分别后再也没她消息,这几天她家的也出事了,有重兵把守,还设有结界,我的探测器根本进不去,外界传言她的父母前天已遇害,具体的并不知情。”晓曦明媚的声音此刻变得低沉沙哑,“依这棵梨花树来看,玉雪此刻恐怕凶多吉少。”听到晓曦此言,玉风转头看着那梨花树枝叶上的血迹,眸中尽是杀意。

见这情形,玉书面上一愣,冷声道:“何出此言?”

未待晓曦回话,玉风便一字一句的为玉书解惑:“梨花术的施行需要人的心头血来作术引,心头血越多,假人变越像真人,在加上以血管为媒,便可以拥有施术者三分之一的法术,且与施术者心意相通。”

语落,便听到晓曦的抽泣声。晓曦用浓重的鼻音,向玉风哭诉道:“都怪你,要不是因为你,玉雪怎么可能会去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呜呜呜……你们要是没把玉雪救出来,我就给你们好看……呜呜。”

宗主阁议事大殿,众长老此刻正排列有序的坐在两侧,宗主坐在主位,玉雪站于宗主左侧,一脸冷然。

大长老先行出列,向宗主鞠躬,恭敬道:“宗主,最近的吉日便只有下月初五……”未待长老说完,宗主便冷声道:“不可。”

“这……”大长老一时进退两难。

这时,又听到宗主冷声道:“大后天,必须举行下任宗主的继承仪式,虽不是吉日,但也只好向真主借吉日了。”说着,点头示意血卫将正吉香端下给众长老过目。见此,众长老皆不敢妄言,纷纷赞成宗主的意见,待商榷好继承仪式流程后,便恭敬离去。等长老们都离去后,玉雪冷声向宗主问道:“宗主您又何必急于一时,现在……”未待玉雪说完,宗主便打断他的话道:“我自有我的考量。”说着,手中幻化出一木匣子,递给玉雪,语重心长道:“里面是《蚀月术》的中下卷,你好好练,日后我不在了,你至少要有自保的能力。”

闻言,玉雪惊讶不已,怔怔的看着宗主,问道:“你怎么会……”

“因为,我练的也是蚀月术,自然能感应到你身上的气息。”说着,手上幻化出无数缕蓝光,与玉雪发出的蓝光无异,只是更加清澈,明亮。

这一刻,玉雪迷茫了,难道是自己的猜想错了么?

均州是宗主的所在都城,而景州是沧州通往钧州的必经之城。玉风一行人,此刻正好出了景州城,在景州城外十里处扎营,主帅营内,晓曦盘腿而坐,身前放着卜算甲壳,右边的桌案前置有七盏莲心灯,忽明忽灭。三更一到,她便开始施法。(未完待续)

四季只剩冬季》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次元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四季只剩冬季最新章节。